达尔富尔和平协议

  解决冲突的努力开始于2003年,当年9月3日政府与阿瓦派苏丹解放运动间签署了一个停火协议。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的报告说:“在9月《停火协议》后,政府与阿瓦派苏丹解放运动之间的战斗基本停止。然而,对平民的暴力活动有所增加。一个称为“金戈威德”的民兵组织的袭击对象就是据认为向阿瓦派苏丹解放运动与正义与平等运动提供支持的平民”。

  继续存在着暴力行为和对人权的侵犯,也同样存在着制止冲突的努力。2004年4月8日,阿瓦派苏丹解放运动与正义与平等运动签署了一项人道主义停火协议和关于在达尔富尔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议定书。停火协议要求在非洲联盟观察团支持下建立停火委员会监督敌对行动。向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发出了请求支持停火委员会的呼吁,以确保冲突各方“严格遵守”停火。

  在非洲联盟的调解和冲突各方的参与下,接着在亚的斯亚贝巴和阿布贾开展了实现达尔富尔和平的工作。但是在这一背景下,由于所有各方谋求在谈判过程中取得军事优势,因此达尔富尔的暴力行动再次升级。2006年5月5日,在第七轮谈判中签署了《达尔富尔和平协议》(英文全文)。但是,只有政府和苏丹解放运动的一个派别(即米纳维派)签署了该协议。阿卜杜勒领导的苏丹解放军与正义与平等运动没有签署协议。

  自从签署《达尔富尔和平协议》以来,该地区的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未签署协议的叛乱派别进一步分化。尽管在《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签字双方之间的敌对行动已经大大减少,但签字方与那些反对《达尔富尔和平协议》各方之间的战斗进一步升级,破坏了停火协议。这些派别为重新谈判《达尔富尔和平协议》而企图联合建立共同立场,但却遭到政府军的袭击和轰炸。自签署《达尔富尔和平协议》以来,冲突各方侵犯人权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都有所增加。武装匪徒和其他犯罪活动也有所增加。

  2003年初,人们开始从苏丹西部地区的达尔富尔逃离战火。到2004年底,大约20万苏丹人已经越过边界逃到邻国乍得,在达尔富尔估计约有160万人流离失所。自《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签署以来,安全状况的恶化已经导致了数万新的流离失所者。现在达尔富尔的流离失所者总数超过200万,在乍得的难民营有3万多难民,并且每天都有新的难民抵达。

  金戈威德民兵进入乍得的跨界攻击与叛乱团体和乍得军队的报复行动已经造成乍得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显著增加,从2006年6月的约3万增加到当年年底的11.3万多。今天,冲突也越来越影响到中非共和国。如果不能够在有意义地公平解决达尔富尔冲突,为其人民带来和平和安全,冲突便将逐渐吞没整个地区。潘基文秘书长已经呼吁在两条边界上都设立维和部队。

  自冲突开始以来,政府始终限制人道主义援助,延误颁发签证、去达尔富尔的旅行许可证、离开达尔富尔首府的每日旅行签证、在达尔富尔旅行的汽车燃料配额。但是随着《达尔富尔和平协议》签订后暴力活动的急剧上升,处于困境中的居民日益难以获得人道援助,而援助在某些地区已经完全停止。叛乱团体的活动近几个月来也妨碍了人道主义援助。

  在过去几个月中,对人道主义机构的袭击有了极大的增加。2007年1月17日,14个在达尔富尔活动的联合国机构以前所未有的行动,发表了一项关于紧急状况的联合声明。它们说:在过去6个月中,已经有12名援助工作者被杀,超过了前两年的总人数;30个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办公室受到了武装团体的直接袭击;在政府和叛乱分子控制下的三个达尔富尔省,400多名援助工作者被迫变换地点31次。在前5个月中,对援助工作者发生了三起性袭击――第一起是金戈威德民兵于2006年9月所为,第二起是米派苏丹解放运动于2006年12月所为,第三起是政府警察和国家安全特务于2007年1月19日所为。

(节选自:A/HRC/4/80《人权理事会达尔富尔人权状况高级别特派团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