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和平协定

  《全面和平协定》(英文全文: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附录)于2005年1月9日签署,至今已两年,执行进展效力不如预期。虽然协定设想的基本宪政框架已经建立,一些政治和安全机构已在运作,全国大会党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人运)仍然表示,他们承诺充分执行协定,但实际上,双方不愿意采取实现可持续和平所需要的困难步骤,《协定》一些关键规定仍未执行,远远落后于预定时间。最令人关切的是,《协定》关于政治包容和“使统一具有吸引力”的原则尚未完全实施,双方仍然需要作出许多努力,才能实现在《马查科斯议定书》及其后各项议定书中制订的宏大目标。

  安全问题

  与此同时,联苏特派团行动区内的安全局势总体上依然稳定。2006年11月曾发生激烈战斗的马拉卡勒镇的局势一直平静,但比较紧张。在上尼罗州和过渡地区部分地方发生了几次内乱,主要问题是没有支付公共部门人员的薪水。不法分子继续在朱巴周围的主干公路沿线进行抢掠和伏击活动。2007年1月26日,一个人道主义排雷小组在赤道州东部的Magwit附近遭到袭击,一名联合国维和人员被打死。在赤道州其他地方,据报告上帝抵抗军(上帝军)3月份的活动继续对安全造成危害。

  各方调出武装部队的进程目前处于关键阶段。最近,苏丹武装部队在撤出苏丹南部方面取得了明显进展,从上尼罗州的冲突多发区Phom el-Zeraf撤出了军队,并从马拉卡勒地区调出了一支防空部队。然而,要达到7月9日离开苏丹南部的最后期限,苏丹武装部队还需要完成从一直集结有军队的马拉卡勒和其他重要地方(其中包括石油资源丰富的本秋地区)调出部队。与此同时,苏丹人民解放军(苏人解)从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两个州调出部队的进程尚未开始。

  尽管双方都坚称承诺履行《全面和平协定》规定的调出期限,但由于执行《全面和平协定》明确规定的安全安排的其他部分长期拖延,该进程正面临压力。就《全面和平协定》而言,可通过实际调动部队、把部队转变为一体化联合部队或者复员等办法实现调出目标。根据这些标准,苏丹武装部队现在已经调出71%部队。然而苏人解依然对留在苏丹南部的部队数目表示严重关切,其中包括现在调拨到一体化联合部队的前民兵成员。苏人解还对大约7 747名“自愿复员”士兵的身份表示质疑,这些士兵在被纳入长期拖延的复员和重返社会方案之前继续从苏丹武装部队领取薪水。

  尽管在组建一体化联合部队方面有一些进展,但这一领域的延误也继续对执行安全议定书造成危害。苏人解的调动依赖于一体化联合部队的组建情况。一体化联合部队迄今已经达到预计总兵力的77%,预期调拨39 000人,现在已经调拨30 112人。在一些地区,一体化联合部队两个构成部分驻扎在一起,已经建立了良好工作关系。但在其他地区,指定部队依然停留在与一体化联合部队计划地点有一段距离的集结区。在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州,这一领域的进展特别缓慢,部分原因是苏人解有严重的后勤问题。从总体上看,苏人解依然对苏丹武装部队在部队内进行的军事情报活动持怀疑态度,但苏丹武装部队却说,苏人解应该加速调动,以便跟上一体化联合部队的组建步伐。

  2月份出现重大发展,双方就一体化联合部队的共同军事原则和行为守则达成协议,设在朱巴的联合行动总部现在将把这些转变为实际活动。迄今为止,一体化联合部队职能上依然处于分裂状态,每一方都保留各自的行政、指挥和控制机制,这一发展变化为这些部队迫切需要的一体化带来一些希望。

  另外一个相关方面是,与双方结盟的其他武装团体的一体化,目前这一方面也依然存在问题。曾经与苏丹武装部队结盟的一些武装团体转而效忠苏人解,并且依然留在苏丹南部,而其他团体则已经纳入一体化联合部队的苏丹武装部队部分。预计许多武装团体将开展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进程,但这方面规划工作的进展缓慢。要克服不信任情绪,双方必须制订一个管理其他武装团体的联合战略,允许对其成员进行透明的核查。迄今,进行透明的核查相当困难。

  报告所述期间,在联苏特派团第六区(包括有争议的阿卜耶伊地区),梅兰和代巴两个地方没有纳入一体化的武装团体,又不断改变效忠对象。这一地区总体上非常密集的军事存在依然令人关切,特别是双方于2月28日再次对联苏特派团的行动实施限制,从而影响到特派团的监测和核查能力。

  与此同时,停火联合军事委员会已经作出有效努力,在例会中解决安全问题,而停火政治委员会则于1月25日举行2006年11月初以来的第一次会议,商定就安全问题举行一次特别会议,包括其他武装团体、调动和一体化联合部队等相关问题。这次会议于3月5日举行,然而有关一体化联合部队的议程项目却两次被推迟。总之,依然需要进行高级别政治接触才能推动安全议程。

  政治问题

  尽管各政党正开始集中力量筹备《全面和平协定》设想于2009年举行的中期选举,但创造立法框架和其他投票必备条件却远远落后于计划。国家宪法审议委员会现正准备就选举法草案进行磋商。全国人口普查规划工作将确定选区划界,因预算困难依然陷于困境。试点普查项目现在定于4月底以前完成。

  报告所述期间通过的最重要的立法是《政党法》,对政党的登记、运作和解散进行管理。国家宪法审议委员会与反对党和民间社会进行了广泛磋商。然而,反对派民族民主联盟退出了最后讨论,对允许解散政党的一个条款表示抗议。全国大会党随后提出一项修正案,对政党登记提出了更多要求。法案在民族民主联盟缺席的情况下获得通过。反对党继续公开对《全面和平协定》各方创造自由、公平选举环境的承诺表示关切。

  报告所述期间,在建立《全面和平协定》规定的其他机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制订了《国家公务员制度法》和《国家公务员制度委员会法》,并根据总统令任命了国家首都保护非穆斯林权利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与《全面和平协定》有关的一些关键立法尚未提交立法机构,特别是新的《国家安全法》和《国家警察法》,而边界技术委员会预计到10月把最后报告提交到总统府。

  在此期间,各方继续重申对伙伴关系的承诺。3月25日,全国大会党-苏人解联合高级别政治委员会设立了一个小组委员会,负责制订伙伴关系战略,解决有争议的问题,其中包括阿卜耶伊、《全面和平协定》某些委员会的运转情况,以及其他武装团体的一体化。同时,苏人解临时全国委员会于2月8日至12日在耶伊举行会议,这是第一副总统约翰?加朗博士于2005年7月去世以来的第一次,会议再次申明要使团结具有吸引力。苏人解还决定作为其重振全国和国际办事处网络计划的一部分,把全国总部从朱巴迁往喀土穆。

  在苏丹南部政府一级,苏丹南部政府总统萨尔瓦?基尔继续任命和调动现已成立但能力严重受限的苏丹南部政府和南部州政府的人员。缺乏合格人员继续阻碍着各机构特别是司法机构的发展。

  苏丹南部政府基尔总统还发起一次重大的反腐败运动。包括苏丹南部政府财政部长在内的一些高级官员被解除职务,接受贪污和受贿的指控,包括据称贪污《全面和平协定》签署后不久由全国大会党转给苏人解的6 000万美元的问题。

  在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两个州,新成立的政府机构发挥了一些作用。南科尔多凡州2月27日任命了一个新的宪法政府来取代看守行政当局。两个州现任州长的任期很可能延长到7月1日。尽管两个州最近在执行《全面和平协定》方面取得一些进展,但两个州内的苏人解控制区却违反《全面和平协定》,依然保留单独的行政机构,拥有自己的教育和警察系统。

  在阿卜耶伊地区,由于没有一个民政管理当局,寻求持久和平的过程依然困难。于1月14日接管前民政管理当局办公室的民间社会团体——阿卜耶伊发展委员会,尽管缺乏合法地位,继续临时开展业务活动。奥马尔?巴希尔总统3月初对南科尔多凡州和6区的梅泽利亚地区的访问,以及3月晚些时候对青尼罗州的访问,为在开发这些边缘化地区方面取得进展带来了希望。

  分享财富问题

  在3月19日至21日召开的第二次苏丹联合会会议上,苏丹南部政府和民族团结政府都乐观地介绍了执行《全面和平协定》中分享财富条款的进展情况。然而,事实上,上次报告所述期间以来没有什么新活动。尽管石油联合技术委员会定期开会计算石油收入和份额,但缺乏透明度继续造成不信任,苏丹南部政府和产油各州都断言自己没有得到全部权益。在此期间,国家石油委员会自2005年以来一直没有召开过整届会议。人们依旧对石油勘探给人民造成的严重影响表示关切,包括环境恶化以及给流离失所者的补偿不足。

  财政和金融分配监测委员会在执行任务,确保迅速、透明地向下面各级政府分配和划拨经费方面还继续面临挑战。委员会发现,没有强有力的政治支持,就难以改变现有的资源分配机制,包括各州在签署《全面和平协定》后本应结束的支助基金。

(节选自:S/2007/213《秘书长关于苏丹问题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