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

  刚果屡次要求有关各方进行对话与合作,其唯一动机是鉴于5月5日《达尔富尔和平协定》中规定的协调要求,需要有效满足这样一个联合国行动的要求。

  非洲联盟的7 000名武装部队一直在严阵以待有关部署政策的决定,旨在促进有关实地部队和遭受痛苦折磨的平民的实际解决办法方面的进程。

  在9月5日所作的最近一次声明中,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重申其关于加强非盟驻苏特派团及其与联合国合作的立场。它特别重申其3月10日、5月15日和6月27日的决定;重申支持非盟驻苏特派团;并呼吁各方恪守停火、保障对非盟驻苏特派团人员的保护及其安全以及不采取可能损害和平进程或执行《达尔富尔和平协定》的努力的任何行动。

  洲联盟很清楚达尔富尔-达尔富尔对话和协商作为旨在澄清政治和体制利益的内部机制的重要性。因此,它赋予该对话和协商一个安理会也最好予以支持的角色。这也将是苏丹政府和国际社会促进合作、旨在建设一个和平与民主的苏丹的有益工具。

  正是铭记这一根本目标,才呼吁苏丹政府施加影响与权威,其方式应合乎其促进开发与管理达尔富尔资源和处理其他社会问题的愿望。

  由苏丹提交的计划虽然反映了苏丹领导人对其人民的责任意识有所增加,但仍然不够。如果由非洲和国际社会显示出的严重关切引起苏丹政府——《阿布贾和平协定》的签字方——的妥当回应,我们本会注意到这一点的。

  然而,实地武装派别的行为不符合该协定的精神或文字。局势变得如此之糟,人道主义机构和组织的活动受到似乎故意的阻碍乃至阻挠。平民的处境正变得日益不稳定,其健康、安全乃至生命受到他们自己的苏丹同胞针对他们犯下的虐待和令人发指的罪行的威胁,对他们来说,每过一天,就失去一次机会。

  达尔富尔局势在几个月之前就本该已经引起明确、具体的回应,鉴于国际社会特别在5月16日第1679(2006)号决议和8月31日第1706(2006)号决议中所表达的意愿。尽管安理会和非洲联盟与联合国联合在喀土穆进行了接触,但期待苏丹政府给予的决定性同意仍未到来,这起码说是令人遗憾的。喀土穆最近甚至采取了显然拒绝联合国行动的态度。

  然而,安全理事会干脆放弃将是不明智的。我们敦促安理会进一步完善其对达尔富尔的办法,并在恢复与可对推动者发挥影响的各区域组织和各国政府的亲善方面作出进一步努力。

  安全理事会最好将必须探索由《宪章》,特别是根据第八章所赋予它的行动的可能性。它应该能够利用由涉及联合国与会员国、或联合国与政府间或非政府间组织的双边或多边外交所提供的其他资源,以便将其全部能力用于预防或行动。

  通过进一步发展这样一个不排除在实地行动的办法将能够尽量扩大消除误解的所有机会。为了这样做,安理会必须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讲话,保障执行其决定——特别是要使这些决定可以运作的话——并动员局势的主要推动者支持其看法。

  如果加强非盟驻苏特派团是现阶段评估国际社会对达尔富尔的承诺程度的最佳途径,那么借此机会加强非盟驻苏特派团将是明智的。非洲联盟将欢迎这样一个事态发展。

(节选自:安全理事会第5520次会议逐字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