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平民

  绝大多数对村庄里平民的攻击是由苏丹政府武装和金戈威德民兵或单独或联合进行的。尽管反叛力量也发动过攻击,但委员会没有发现证据可证明这些行动是广泛的,或有计划有步骤地针对平民。反叛分子的攻击多是针对军事目标、警察或保安部队。然而,也发生过几次反叛者的攻击针对平民、平民设施及人道主义运输队的事件。以下各节描述了委员会关于达尔富尔三州发生的攻击平民的方式的真相调查。

  政府武装和金戈威德民兵进行的攻击

  整个冲突期间苏丹政府军和金戈威德民兵都在对达尔富尔的村庄进行攻击,在某些时期攻击的严重程度达到高潮。攻击最经常是发生在凌晨,日出之前的4时30分至6时。那时村民或者还在睡觉,或者在祈祷。在许多情况下,攻击持续几小时。有的村庄在几天或几个月之内反复受到攻击。

  许多时候,地面攻击开始时先是士兵乘越野车和其他车辆出现,后面跟着大批骑马和骑骆驼的金戈威德民兵,都装备着AK-47、G-3和火箭榴弹等武器。许多攻击涉及到杀害平民,包括妇女和儿童,烧毁房屋、学校和其他平民设施,以及破坏水井、医院和商店。攻击后一律发生掠夺和偷窃平民财产、特别是牲畜的情况。在许多情况下,每一件可移动的财产都被攻击者掠走或毁坏。这些攻击往往迫使平民流离失所。

  有几次对村庄的攻击是在苏丹政府武装的支持下进行的,包括空军的支持,涉及空袭轰炸和例行的空中侦察。委员会得到空袭村庄期间使用Mi-8直升机、Mi-24直升机和安东诺夫飞机的可靠证据。在进行地面攻击之前,往往有飞机在村庄附件或直接在村庄上空出现,或对村庄或周围地区进行轰炸,或在村庄上空盘旋,然后飞走。有时使用飞机是为了侦察的目的,或者为了控制和通知地面部队。有时则是利用空中支持来为地面部队供应更多的武器和弹药。有几个事件涉及空中轰炸村庄周围的地区,和/或轰炸村内的平民和平民设施。某些攻击得到空中支援这一事实明确表现出金戈威德民兵与苏丹政府之间的关系。

  对村庄进行反复攻击的效果以及攻击的方式,包括凌晨进行例行空中侦察、武装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以及经常轰炸,目的是恐吓平民,迫使他们逃离村庄。那些设法在境内流离失所者收容营或收容社区避难的人,常常出于害怕更多的攻击而拒绝返回他们的村庄。

  在大多数情况下,攻击的受害者属于非洲部落,尤其是富尔、马萨利特和扎格哈瓦部落。当问到他们认为自己为什么受到攻击时,有些证人说,“因为他们想要我们的土地和牛”或者“他们想要把我们从这些地区消灭掉”。其他证人提到侵略者在某些攻击期间所说的话,例如“你们是托拉博拉,苏丹解放军和你们是一家人”,“富尔Fur是奴隶,我们要杀了他们”,“我们到这儿来,是为了消灭黑人(努巴)”,“我们要让你们成为穷光蛋”,“这不是你们的土地,”“你们不是这里人”。当问到是否有武装集团在村里驻扎时,多数证人否认遭到攻击时他们的村里有反叛分子。有几次,证人说村民有武装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牲畜和家人。

  尽管在许多情况下目击者都明确指认攻击者是政府军士兵或金戈威德民兵,但行为者个人的确切身份却很难确定。多数情况下,攻击者穿类似部队军装的制服,或戴军帽,或缠包头,骑骆驼或骑马。至少有一个事件,目击者通过攻击者肩膀上戴的马型标识指认其是金戈威德民兵(据说是人民保卫部队的徽章)。有时受害人能够指认具体的行为人或者是邻居,或者是某一阿拉伯部落的首领。有几个事件似乎涉及警察与政府军和金戈威德民兵联合行动。向委员会报告的案例之一明确提到人民保卫部队与政府的正规军和金戈威德民兵一起参与了攻击。然而,在多数情况下,受害者分不清政府军、民兵和其他得到政府支持或据说得到政府支持的团伙。在问到行为人是政府军还是金戈威德民兵时,一位受害者说,“在我们看来,他们全一样。”

  对村庄的许多地面攻击和空中攻击导致滥杀平民。在多数地面攻击中,男子是直接杀害的目标,有时有证据表明行为人作出努力不伤害妇女的性命。然而,在许多攻击中,妇女和儿童也遭到杀害。有些攻击还涉及性暴力,包括把强奸妇女作为攻击平民的一部分。多数情况下,受害人说金戈威德民兵是性暴力的行为人,然而,在几个事件中,据称涉及与金戈威德民兵联合行动的政府军士兵。

2006年6月30日发生在乌姆西德尔井的武装叛乱
2006年6月30日发生在乌姆西德尔井的武装叛乱

  叛军的攻击

  委员会还发现叛军也曾发动进攻,多数是针对军事目标、警察和保安部队。例如,在西达尔富尔,叛军于2003年10月进攻了Tongfuka。在南达尔富尔,据目击者说,反叛分子于2004年1月在亚辛进攻并抢劫了一个警察局和政府的若干办事处。在北达尔富尔,叛军袭击了塔维拉警察局,杀害了28名警察。据目击者报告,攻打军事目标的叛军大多数是解运/解放军。他们或独立行动,或伙同正义与平等运动一起行动。

  委员会还收到证人关于叛军几次攻打村庄和单个老百姓的报告。在西达尔富尔,正义与平等运动的成员曾三次进攻库尔布斯镇。第一次进攻时,正义与平等运动的成员于2003年10月4日下午3时左右乘坐35辆越野车前来,令镇里的政府武装部队措手不及。他们中的有些人身着野战迷彩军服,另一些人则穿着便服。他们骑着马和骆驼,配备诸如火箭榴弹、Garanov、卡拉奇尼科夫式冲锋枪、GM4、卡秋莎Hawn 106, Hawn 120和机关枪等武器。他们打死了42名士兵和17名老百姓,均为男性。此外还有一名儿童被打死。受伤的老百姓有50人。2003年12月25日和26日,40多辆满载着正义与平等运动成员的车辆再次攻打库尔布斯。然而,进攻者遭到政府武装部队的阻击,无法进入镇里。此次有28名政府军被打死,还有4名男性平民。

  据说叛军还袭击民用车队,包括运送人道主义物资的车辆。委员会收到关于反叛分子袭击和抢劫商业车辆、运送人道主义物资的卡车、货车或载客公共汽车的报告。但委员会无法通过自己的调查证实这些报告。苏丹政府交给委员会一份文件,其中罗列了对人道主义车队进行的各次袭击。

(节选自:S/2005/60《达尔富尔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给秘书长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