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改革政策框架

  全球经济表现恶化引发了人们对宏观经济政策框架、以及影响金融和初级商品市场的政策适当性的担忧。

  “逆风而行”操作

  当前的特殊环境,提高了人们对制定出那些能够更好地避免资产价格波动、包括通过在经济繁荣时期采取更强劲政策回应的政策兴趣。一种可取的方式是将宏观审慎因素纳入监管框架,以减少信贷创造的内在顺周期性。还可考虑将货币政策框架延伸至对资产价格波动的进行“逆风而动”操作,特别是当资产价格变动迅速或似乎出现价格变动严重脱离基本面的时候,虽然这会带来复杂的问题。

  而且,人们在如何使财政政策框架更加可信,从而使财政政策作为一种逆周期工具发挥更有效的作用方面的兴趣越来越大。积极财政政策的要害依然是那种滋生短期决定的政治环境。因此,许多国家未能在经济景气的时候构建一个能够在经济下滑时期提供有效的相机抉择刺激计划的空间,或者正在为解决长期财政可持续性挑战而挣扎。第五章建议,转向更加以规则为基础的政策框架,即类似于有约束的相机抉择货币政策,以及我们所观察到的越来越多国家所采用的更强有力的财政治理机制,可以在应对经济下滑方面增强财政政策的有效性。

  填补监管基础设施缺口

  在解决眼下系统性威胁的同时,人们正在努力解决当前金融动荡所暴露出的多方面弱点。如在2008年10月《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制定的,中心目标是确保私人机构具备更有效、更具弹性的风险管理,包括通过制定更加稳健的监管资本要求,并坚持更强有力的流动性管理做法以及改进资产负债表表内及表外风险披露。另一项重要任务是强化危机解决框架。

  而且,金融动荡暴露出国家层面的金融稳定框架未能跟得上金融市场创新以及全球化的步伐,以有害的跨境扩散效应作为代价。必须提高国家审慎当局之间的跨境协调与合作力度,特别是以防止、管理和解决市场和主要金融机构面临的金融压力为目的。

  促进节能、增加石油和粮食供应

  虽然近期初级商品价格下跌,但不应该因此减少为缓解初级商品市场压力而付出的努力。很少有具体实例证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将兴趣转向初级商品,将其作为一种替代资产或直接投机,会对价格产生系统性和持久性影响。然而,市场情绪的异常波动加之更大的金融市场流动性,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影响短期价格变化。因此,应将重点放在鼓励长期供求平衡的政策上,避免可能会在短期内加剧市场紧张的措施。这可能包括将国际价格变动更多地传导至国内市场以及提高节能。降低先进经济体的生化燃料补贴也会缓解粮价面临的短期压力。总之,应将加强对价格上涨的供给回应作为优先工作。目前,对最贫困经济体给予更大的捐助支持是解决因粮价大幅上涨而带来的人道主义挑战的关键。

  调整全球失衡

  初级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已经导致全球失衡进一步扩大,石油出口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扩大,而石油进口国的经常账户逆差增加。当然,石油出口国打算节约部分额外收入是明智的:迄今为止,资金从顺差国向逆差国的回流情况良好。同时,美国非石油逆差已显著降低,部分反映了美元贬值并朝着与中期均衡大体一致的实际有效汇率变动。然而,美元贬值主要是对欧元以及其他一些灵活管理的货币。

  由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于2005年认可、在2006年就全球失衡问题开展多边磋商中详细阐述的多边战略仍很重要,但需灵活运用。美国财政整顿依然是一个主要的中期目标,但近期逆周期财政刺激和公共部门为稳定金融机构提供的支持是必要的。人民币进一步有效升值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将经济增长来源转向内需以及提高货币政策有效性的更广泛策略。中东石油出口国支出增长放慢将有助于减少这些经济体的经济过热,要将重点放在缓解瓶颈压力方面。同时,欧元区和日本的产品和劳动力市场改革将提升增长潜力。

  最后,贸易和资本流动方面日益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压力,反映出人们对预期复苏风险的担忧。打破目前多哈回合僵局将有助于加强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这是近年来全球强劲增长的一个重要基础。同时,主权财富基金继续发展,作为顺差国的投资工具。近期由主权财富基金同意的针对其治理、投资和风险管理制定的一套原则和做法(圣地亚哥原则),将有助于减少人们对这类型基金的担忧,担忧可能会造成对此类资金流入的非建设性的限制。而目前正在由经合组织制定的针对接受国的指南,将帮助确保对主权财富基金公平、透明以及开放的市场准入。如在第六章中所主张的,经济体在开放外国直接投资方面的持续进展,将有助于降低主要顺差经济体的经常账户顺差,同时促进其增长潜力。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

背景信息


《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值


  2007 2008 2009
非洲 6.3 5.9 6.0
中东欧 5.7 4.5 3.4
独联体 8.6 7.2 5.7
亚洲 10.0 8.4 7.7
中东 5.9 6.4 5.9
西半球 5.6 4.6 3.2
世界 5.0 3.9 3.0

查看完整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