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困境之中的政策制定者

  今天,全球的政策制定者们都面临着稳定金融状况的艰巨任务,同时又要使其经济渡过一个增长放慢的时期并控制通胀。在当前情况下,多边努力尤为重要,包括采取补救金融动荡的政策举措,缓解初级商品市场紧张,以及支持背负着高粮价进口负担的低收入经济体。

  国家当局正积极寻求旨在稳定金融状况的政策。要实现这一艰巨任务要求做出全面回应来解决系统性问题,即解决陷入困境的资产、培养重建银行资本金以及恢复融资市场的流动性,同时要注意考虑纳税人利益和道德风险。国家层面所采取做法应在国际层面予以协调,以解决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并避免产生不利的跨境激励机制。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购买与房地产相关资产的举措,应减少问题资产给银行带来的压力,从而支持恢复稳定的融资来源和信心。然而,也可能需要动用公共资金来帮助银行重建其资本基础。在西欧,现在恢复信心需要对一致和协调的努力作出果断承诺,以便促进对问题资产及银行重新注资的及时认可。一个主要的任务将是制订合作性协议,使其适用于广泛的环境,包括解决大的跨境机构面临的压力,确保在扩大存款保险方面的一致性。

  先进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应旨在支持经济活动,以打破实体经济与金融形势之间的负面反馈链,同时不忽视通胀风险。

  • 迅速放慢的经济活动和增长的产出缺口应对控制通胀压力有所贡献。在某些情况下,通胀压力缓解以及经济前景恶化为放松银根提供了空间,特别是在欧元区和英国,这些地区的短期利率很高。
  • 关于财政政策,自动稳定器在缓解冲击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方面发挥了有用作用,应让自动稳定器自由运作,前提是调整路径与长期可持续性保持一致。在经济下行风险转变为现实的情况下,只要刺激计划及时、有针对性以及不破坏财政可持续性,相机抉择的财政刺激可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在目前情况下,可获得的财政空间应重点用于支持金融和住房部门的稳定,而不是更广泛的刺激。在适当的时候,对财政政策的抵消性调整对于保证中期整顿目标来说是必要的。

  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政策优先顺序会存在相当大的不同,因为政策制定者必须平衡增长与通胀风险。

  • 在越来越多的经济体,伴随外部状况恶化以及总体通胀开始缓和,风险平衡现在转向对经济活动放慢的担忧。这一转变将证明停止货币政策紧缩周期是正确的,特别是在那些初级商品价格第二轮效应较为有限的国家,而且,如果前景继续恶化,则需转而采取宽松政策。在面对急剧的资本流出的情况下,各国必须迅速做出回应,确保充足流动性,同时利用汇率来吸收部分压力。而且,它们应更加努力提高预防、管理和解决金融压力的能力,包括通过紧急计划。

  然而,在其他一些国家,由于粮食价格急剧上涨、持续的强劲增长、紧张的供给制约以及工资上涨加快,特别是公共部门,通胀压力仍在增加。虽然近期国际初级商品价格上涨缓和可能会缓解部分压力,但近年来在降低通胀方面的获益正在受到危害;一旦信心受到侵蚀,重新树立信心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和漫长的过程。在这些国家,仍须进一步紧缩货币政策。

  • 那些实行严格管理汇率体制的国家现正面临巨大挑战。更加灵活的汇率将有助于为银根调整提供更大的空间,从而有助于控制通货膨胀压力;在资本外流的形势下,还可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当然,在汇率体制选择方面,还要考虑其他因素,包括例如,金融发展的程度和出口基础的多元化程度。
  • 财政政策可在宏观经济管理中起支持性作用。在一些面临经济过热担忧的国家中,更严格地控制财政支出有助于缓解通胀压力。这对于那些拥有经常账户逆差、实行钉住汇率的国家来说尤为重要。在那些货币钉住美元的石油出口国经济体中,支出可集中用于缓解供给瓶颈问题。与过去相比,在面临经济前景恶化的情况下,虽然新兴经济体在运用逆周期财政政策方面具有了更大的空间,但第五章的分析告诫,除非人们对可持续性树立牢固信心,所采取的措施是及时的且有的放矢,否则可能不会有效。更广泛地,一般性粮食和燃料补贴的代价越来越大,且从内在看是无效率的。那些帮助贫困家庭满足日益增加的生活开支的有针对性计划则是优先选择。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

背景信息


《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值


  2007 2008 2009
非洲 6.3 5.9 6.0
中东欧 5.7 4.5 3.4
独联体 8.6 7.2 5.7
亚洲 10.0 8.4 7.7
中东 5.9 6.4 5.9
西半球 5.6 4.6 3.2
世界 5.0 3.9 3.0

查看完整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