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经济体

  美国次级房贷市场的信用恶化状况蔓延,导致提供定期融资的银行间市场于2007年8月全面爆发流动性危机。2007年10月,各主要中央银行开始采取强有力的政策行动,包括向遭遇困难的机构提供流动性,从而暂时使市场恢复平静。然而,接近2007年底,随着各主要金融机构开始报告重大损失,尤其是对次级房贷证券的风险暴露所引起的损失,市场压力又重新点燃并进一步加剧。美国经济放缓迹象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状况的恶化。由于资产信用质量恶化、结构性信贷产品价值下跌以及金融体系杠杆率大范围下降而带来的流动性缺乏加剧了系统性担忧,危机继续蔓延。

  虽然美国仍处在危机的中心,但其他发达经济体的金融机构也受到影响,其原因包括对结构性信贷产品的风险暴露,以及不同程度上存在的审慎监管和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体系当中的弱点。为应对不断展开的事件,美国和欧洲的主要中央银行开始在遏制系统性风险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当私人银行减少向银行间市场提供融资时,中央银行通过各种现有机制和新创立的机制向市场提供大规模短期融资;当非银行金融机构撤离市场时,中央银行成为定期融资市场上的主要交易对手。主权财富基金也在遏制市场压力方面发挥了重要和及时的作用,向主要金融机构提供大量资金。然而,在基金组织财年行将结束之际,由于银行间市场继续面临压力,信用利差扩大以及杠杆投资者在流动性较低的市场条件下出售资产,金融体系依然受到巨大压力(图2)。

三个月LIBOR与隔夜指数掉期之间的利差

  发达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发现自己不 同程度地夹在不断增加的通胀压力和进一步放慢的经济增长前景之间,如何正确地平衡兼顾二者,则取决于各国或各地区的具体情况。一些中央银行放松了货币政策,其中美国放松的幅度最大,2007年8月至2008年4月期间,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低了300个基点。2007年四季度,美国经济活动步伐急剧下滑,由于市场情绪低迷和贷款条件趋紧,造成消费和商业投资明显减弱。2007年的经济增长率从2006年的3%降至仅为2.2%。伴随美国房市调整导致住宅投资和家庭消费显著放慢,2008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长进一步降至1%。不断上涨的油价加剧了消费的减弱,促使12个月总体通胀率于2007年底和2008年初上升至4%以上。由于美国与其贸易伙伴相比,经济增长前景转弱,并由于降息预期,外国人对美国证券的投资减退,也给美元造成贬值压力。美元对欧元、日元及其他自由浮动货币,例如加拿大元和一些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刺激了美国的净出口,使出口成为美国经济中保持强劲的一个领域,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也有所减少,2007年占GDP的5.3%(图3显示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常账户差额占世界GDP的百分比)。

经常账户差额

  2007年大部分时间和2008年初,各发达欧洲经济体的经济活动继续以强劲步伐扩张。稳定的就业增长和活跃的投资推动了旺盛的内需。2007年,欧元区整体的经济年增长率为2.6%,接近2006年所取得的快速增长步伐。同时,虽然银行业面临压力,但英国经济仍实现了3.1%的强劲增长。2008年第一季度,尽管由于金融部门混乱、油价的不断上涨影响到实际可支配收入、欧元升值和出口市场减弱,造成消费者和商业投资情绪恶化,但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仍进一步提高至近3%。为应对经济增长前景的减弱,英格兰银行降低了利率,但欧洲中央银行仍保持政策利率的稳定。

  直至2008年第一季度结束,日本经济仍在很大程度上抵御了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2007年,日本经济增长2.1%,(2008年第一季度加速至3.3%,这主要由(.强劲的净出口和商业投资带动。日本仍保持巨额对外顺差。2008年第二季度,商业活动似乎有所放慢,然而,日本中央银行仍维持利率稳定。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

背景信息


《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值


  2007 2008 2009
非洲 6.3 5.9 6.0
中东欧 5.7 4.5 3.4
独联体 8.6 7.2 5.7
亚洲 10.0 8.4 7.7
中东 5.9 6.4 5.9
西半球 5.6 4.6 3.2
世界 5.0 3.9 3.0

查看完整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