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是否死灰复燃?商品价格和通货膨胀

  世界经济正在经历的商品价格高涨是自70年代初以来最广泛和持续时间最长的。商品价格繁荣是全球经济强劲增长、一些部门缺乏剩余产能及在繁荣开始阶段库存较低以及供给反应迟缓共同作用的结果。此外,与具体商品相关的因素导致近来粮食价格飙升,包括需求因素、补贴诱导的生物燃料生产、主要农作物供给中断和贸易限制。最后,商品价格间的联系起了重要作用,能源价格上涨影响了粮食价格(图1)。相反,商品作为替代金融资产作用的提高对商品价格的系统性影响微乎其微。

  图1:石油和主要粮食作物市场近来的发展

世界半年期石油生产能力和产量

主要粮食作物价格上涨的主要贡献因素

  尽管商品价格近来有所回落,但支持价格高涨的基本力量依然存在。近来商品价格回落反映了以下因素:2008-2009年全球增长将减速、今年一些主要粮食农作物与天气有关供给制约因素的消除以及石油供应增加,然而,供给制约和低库存可能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同时,大型新兴经济体的需求增长势头仍然强劲。因此,商品价格可能将继续保持历史高位,且价格波动幅度会相当大。

  除非商品价格急剧下降,在将来的一段时期,通货膨胀风险仍将高于过去的水平,尤其是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许多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仍需针对前段时期发生的商品价格激增作出调整,核心通货膨胀受到二轮效应影响的风险仍然存在。本章的实证研究表明,发生第二轮效应的风险主要取决于货币政策能否稳定通货膨胀预期以及商品,尤其是粮食在最终支出中所占的比重。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在这两方面的得分都较低,因此,通货膨胀预期不能得到稳定以及产生第二轮效应的风险较高(图2)。此外,鉴于近来与商品市场有关的冲击比分析采用的冲击更严重,且持续时间更长,实际的通货膨胀结果可能比预期还糟糕,除非全球经济减速加剧。

  图2:实际通货膨胀变化引起的通货膨胀预期变化

实际通货膨胀变化引起的通货膨胀预期变化

  在若干国家,进一步紧缩货币政策对于控制通货膨胀压力至关重要,在那些由于其他原因(主要是经济过热)而导致通货膨胀已经很高以及政策信誉较差的国家,尤其如此。虽然在近来商品价格回落之后,总体通货膨胀可能开始下降,但基本通货膨胀压力仍令人关注,在那些增长依然强劲和货币政策反应因汇率政策而受到限制的国家尤其如此。不及早对上升的通货膨胀作出反应将破坏信誉,最终将不得不采取更严格的货币政策来降低通货膨胀,从而造成更大的产出损失。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

世界经济展望


全文下载

封面

《世界经济展望》概要
(2008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