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要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超过2000年的巅峰……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经过四年的连续增长,2007年再增30%,达到18,330亿美元,远远高于2000年创下的历史最高水平。尽管2007年下半年开始出现金融和信贷危机,但在三大类经济体――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转型期经济体(东南欧国家和独立国家联合体)中,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量都在继续增长。外国直接投资的增长主要反映了世界许多地区较快的经济增长和强劲的公司业绩。由于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外国子公司的利润增长,收益再投资约占外国直接投资总流入量的30%。在某种程度上,以美元计算的外国直接投资水平创下新高也反映了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大幅贬值。不过,即使以当地货币计算,200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仍然增长了23%。

  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达到12,480亿美元。美国仍然是最大的接受国,其次是联合王国、法国、加拿大和荷兰(图1)。欧洲联盟(欧盟)是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最大的地区,几乎占发达国家总流入量的三分之二。

2006年、200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居前20位的经济体

  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创下新高(5,000亿美元),比2006年上涨21%。2007年,最不发达国家吸引外国直接投资130亿美元,也达历史最高水平。同时,主要得益于亚洲跨国公司的海外扩张,发展中国家作为外国直接投资来源的重要性继续增加,流出量亦创2,530亿美元的新高。2007年,东南欧和独联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也激增50%,达到860亿美元。至此,该地区已经历了七年的连续增长。该地区的外资流出量同样激增至510亿美元,高出2006年的水平一倍。在发展中国家和转型期经济体中,流入量位居前三甲的是中国、中国香港和俄罗斯联邦。

  ……推动因素是跨国并购金额达到破记录水平。

  通过跨国兼并和收购(并购)继续进行的整合大大推动了外国直接投资的全球增长。2007年,此类交易的金额达到16,370亿美元,比2000年的创记录水平增长了21%。因此,从整体上来看,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对2007年全球跨国并购没有产生明显的削弱影响。相反,2007年下半年出现了一些很大的交易,包括银行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苏格兰皇家银行、富通银行和西班牙国际银行组成的银团以980亿美元收购荷兰银行控股公司,以及力拓矿业集团(联合王国)收购加拿大铝业集团(加拿大)。

  顶级跨国公司进一步寻求海外扩张……

  大约79,000家跨国公司及其790,000家外国子公司继续加大商品和服务生产,2007年它们的外国直接投资存量超过15万亿美元。贸发会议估计,跨国公司的销售总额达到31万亿美元,比2006年增加21%。2007年,全球外国子公司的附加值(总产值)约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1%,雇员人数增加至约8,200万。

  跨国公司涉足的领域正在扩大。在贸发会议的非金融跨国公司世界25强排名中,制造业和石油公司,如通用电气、英国石油公司、壳牌、丰田和福特汽车,仍然位居前列。不过,近十年来,服务业跨国公司,包括基础设施跨国公司的地位越来越显著:2006年100强中有20家是服务业跨国公司,而1997年仅有七家。

  2006年,最大的100家跨国公司的活动显著增加,国外销售和国外雇员人数分别比2005年增长9%和7%。发展中国家最大的100家跨国公司的增长尤为迅速:2006年,它们的国外资产估计为5,700亿美元,比2005年高出21%。过去十年中,这些公司的原籍国几乎没有变化,此类跨国公司25强中大多为东亚和东南亚的公司。

  ……同时,主权财富基金作为新生力量登上外国直接投资舞台。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一个新特征是主权财富基金作为直接投资者的出现。得益于近年来储备的迅速积累,这些基金(管理资产达5万亿美元)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预期收益往往高于货币当局管理的传统官方储备。虽然主权财富基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但是直到近几年参与了一些大规模的跨国并购,并向发达国家某些窘迫的金融机构注入大量资本后,主权财富基金才引起全球关注。

  虽然主权财富基金以外国直接投资形式进行的投资金额相对较小,但是近年来持续增加(图2)。2007年,主权财富基金的总资产中仅0.2%与外国直接投资有关。然而,主权财富基金二十年来在海外投资390亿美元,其中310亿美元是过去三年投资的。贸易顺差使储备迅速增加,全球经济基本面发生变化,结构上变弱的金融公司带来新的投资机会,这些都推动了主权财富基金最近的活动。

1987-2007年主权财富基金的外国直接投资流量

  主权财富基金约75%的外国直接投资投向发达国家,迄今为止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投资都非常有限。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集中在服务业,主要是商业服务。

  鉴于其对金融市场的稳定作用,2006至2007年主权财富基金对银行业的投资普遍受到欢迎。然而,这也引发了公众的一些负面情绪,人们要求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实施监管限制,特别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国际机构,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基金)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正在制定针对主权财富基金外国直接投资的原则和指导方针。

  大多数国家的政策变化继续鼓励外国直接投资,而限制性措施亦变得习以为常。

  尽管保护主义的抬头引发了愈来愈多的担忧和政治辩论,但是总的政策趋势仍然是对外国直接投资更加开放。贸发会议对可能影响跨国公司进入和运营的国家法律和法规进行的年度调查表明,政策制定者正在继续努力,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2007年,贸发会议确认的近100项对外国直接投资具有潜在影响的政策变化中,有74项旨在使东道国的环境更加有利于外国直接投资。然而,近几年来,不利于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变化的比例持续上升。

  如同2006年一样,大多数新实施的限制措施集中在采掘业,特别是拉丁美洲(如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的采掘业,但是对其他产业也有限制。一些国家的政府,包括美国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均实施了更加严格的规定,限制对国家安全具有潜在影响的项目投资。政府似乎对某些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以及国有企业经营领域的投资也感到担忧。

  国际投资协定的数量继续增长,截至2007年年底,总数达到近5,600项。其中,双边投资条约2,608项,双重征税条约2,730项,载有投资条款的自由贸易协定和经济合作安排254项。缔约活动继续从双边贸易协定转变为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现有双边贸易协定的趋势亦在继续。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对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影响有限,但2008年将会开始显现。

  2007年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对许多国家的金融市场造成影响,引发了流动性问题,导致信贷成本上升。然而,对公司海外投资能力造成的宏观和微观经济影响迄今为止似乎较为有限。从较高的公司利润可以看出,大多数行业的跨国公司拥有充分的流动性为其投资提供资金,因此受到的影响小于预期。在宏观经济层面上,发达国家经济体可能受到美国经济减缓,以及金融市场动荡冲击流动性的双重影响。因此,这些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可能会双双下降。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相对活跃的经济增长可能将抵消上述下降的风险。

  除了美国的信贷危机,全球经济还受到美元大幅度贬值的影响。虽然很难从决定外国直接投资流量的其他因素中分离出汇率变化的影响,但是美元的急剧贬值的确刺激了外国直接投资流向美国。欧洲投资者相对财富的增加和美国投资成本的下降,刺激了欧洲对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此外,汇率变化还影响到对美国出口的公司,促使它们扩大在美国当地的生产。欧洲的一些跨国公司,特别是汽车制造商调整战略,筹划在美国新建或扩建生产设备便是证明。

  世界经济放缓和金融动荡导致许多发达国家的货币和债券市场出现流动性危机。因此,并购活动明显减速。2008年上半年的并购交易金额比2007年下半年下降了29%。公司利润和银团贷款也有所下降。根据现有数据,预计2008年全年外国直接投资年度化流量为16,000亿美元,比2007年下降10%。同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受到的影响可能较小。贸发会议《2008-2010年世界投资前景调查》虽然显示中期将会呈现上升趋势,但是也指出乐观程度不及上次调查,而且跨国公司的投资支出计划比2007年更加谨慎。

  非洲初级商品价格上扬和利润率的上升吸引了外国直接投资。

  2007年,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达到530亿美元,创下新高。初级商品市场的繁荣、投资利润率的上升(2006-2007年为发展中国家中最高的)以及政策环境的改善促进了投资流入。2007年,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也继续增长。2007年,非洲地区大部分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均与自然资源开采有关。较高的初级商品价格也使非洲维持相对较高水平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2007年达到60亿美元。

  尽管流入量上涨,非洲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量的比例仍然只有约3%。非洲的主要投资者是美国和欧洲的跨国公司,其次是非洲,特别是南非的投资者。亚洲的跨国公司主要集中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及基础设施领域。鉴于初级商品价格维持高位,已经公布08年的大项目,以及之前达成的跨国并购交易即将付款,2008年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的前景光明。这意味着外国直接投资连续第四年出现增长。贸发会议的调查显示,几乎所有跨国公司均保持了甚至提高了目前对非洲的投资水平。

  南亚、东亚、东南亚和大洋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双双创下新高。

  2007年,南亚、东亚、东南亚和大洋洲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也创下新高,达到2,490亿美元。除大洋洲以外,大多数次区域和经济体的流入量都有所增长。该区域的成绩归功于积极的商业洞察力、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的提高、投资环境的改善、以及各国的具体情况。中国和中国香港仍然是该区域内,也是所有发展中经济体中最大的两个投资目的地。与此同时,印度(南亚最大的接受国)和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大多数成员国,以及冲突后国家和亚洲的最不发达国家,如阿富汗、柬埔寨、斯里兰卡和东帝汶也吸引了较往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

  总体而言,该区域吸引新的外国直接投资的前景仍然十分乐观。该区域2007年的良好效绩主要归功于持续的经济增长、人口变化、有利的市场氛围和新的投资机会,而这些因素将在近期继续吸引外国直接投资。

  南亚、东亚和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也创下1,500亿美元的新高,说明发展中国家已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对外投资者。区域内和区域间的流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但是公司也投资于发达国家,主要是通过跨国并购。该区域的主权财富基金成为重要的投资者,促进了该区域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迅速增长:从2006年的1.1万亿美元猛增至2007年的1.6万亿美元。

  西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西亚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12%,创下710亿美元的新高,也是连续第五年增长。超过五分之四的流入量集中在三个国家,依次为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能源和建筑工程数量的增加,以及2007年商业环境的明显改善,吸引了外国直接投资流向海湾合作委员会(海合会)成员。例如,卡塔尔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大幅增长,达到2006年的七倍。

  2007年,该区域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连续第四年增长,达到440亿美元,约为2004年的六倍。海合会国家(按流出量大小依次为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巴林和阿曼)占该区域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的94%,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它们希望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投资摆脱单一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愿望。区域内的外国直接投资,特别是产油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非常重要,绿地投资项目数量的渐增和跨国并购金额的膨胀均成为证明。

  由于西亚国家基本没有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而且大量的区域间投资项目正在进行中,因此2008年西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有望增加。

  ……流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外国直接投资激增,主要是由对自然资源的需求推动的。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了36%,创下1,260亿美元的新高。南美洲的增长幅度最大(66%),720亿美元的流入量大部分集中在采掘业和基于自然资源的制造业。尽管美国经济减缓,但是中南美洲和加勒比国家(不包括离岸金融中心)的流入量仍然增长了30%,达到34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采矿、钢铁和银行业外国直接投资的繁荣,这类投资主要不是面向美国市场。

  该区域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下降了17%,降至520亿美元,主要反映了巴西的对外投资回到较“正常”水平。拉丁美洲,主要是墨西哥和巴西的跨国公司继续国际化,争夺石油和天然气、金属开采、水泥、钢铁、食品和饮料等行业的领导地位。此外,拉丁美洲许多新的公司开始在软件、石化和生物燃料等新领域崛起。

  采掘业的外国直接投资因商品价格高起而增长,但是石油和天然气与金属开采的情况有所不同。在金属开采领域,除了智利国有铜业公司Codelco外,该区域内没有其他大的国有公司,因此外国直接投资流入的潜力较大。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则恰恰相反,国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占主导地位,甚至是独此一家,这就限制了外国投资者的机会。2007年,包括玻利维亚、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和厄瓜多尔在内的许多国家都调整了政策,提高税收,进一步限制或禁止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外国投资,因此上述现象更为明显。

  2008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有望进一步扩大。外资流入主要依靠南美洲推动,南美较高的初级商品价格和强劲的次区域经济增长将继续推高跨国公司的利润。但是,由于美国经济减缓和美元疲软可能对中美洲和加勒比的出口导向型制造业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此中美洲和加勒比今后的外资流入水平不确定。巴西和墨西哥的跨国公司有望推动外资流出,它们已经公布了2008年的宏伟投资计划。

  东南欧和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保持上升趋势,并刷新了记录。

  与其他大多数区域一样,东南欧和独联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也攀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连续第七年增长,达到860亿美元,比2006年增长了50%。流入独联体的外国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迅速增长的消费品市场和自然资源领域,而流入东南欧的外国直接投资则与私有化联系在一起。俄罗斯联邦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了62%,达到520亿美元。

  东南欧和独联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量达到510亿美元,是2006年的两倍多。2007年,该区域的主要流出国――俄罗斯联邦的对外直接投资激增至460亿美元。俄罗斯跨国公司的势力已经延伸到非洲,以增加其原材料供应和战略初级商品的获得。这些举措是支持这些公司加强在能源产业下游的势力,并且增加在发达国家金属行业增值生产活动所必需的。

  虽然2007年大多数转型期经济体的国家政策对外国直接投资更加开放,但是一些独联体国家仍然对采掘业及其他一些战略产业实行限制。俄罗斯联邦批准了讨论已久的《战略产业法》,列明了外国投资者只能拥有少数股权的行业。哈萨克斯坦新批准了一项《自然资源法》,当合同对国家在石油、金属和采矿业的经济利益产生负面影响时,允许政府单方面修改现有合同。尽管如此,这两国及乌克兰的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仍然有望增长。

  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似达顶峰。

  尽管对某些发达国家面临的经济不确定性存在担忧,2007年流入发达国家整体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增长了33%,达到12,480亿美元,再创新高。这一增长主要由跨国并购推动,然而外国子公司高利润率收益的再投资也是一个推动因素。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接受国。欧盟国家共同市场扩大进行的重组和集中过程引发了新一轮跨国收购浪潮。外国直接投资大量流入联合王国、法国、荷兰和西班牙,使欧盟的全部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增长了43%,达到8,040亿美元。日本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首次大幅增长。

  发达国家保持了作为最大的净对外投资者的地位,对外投资增长4,450亿美元,创下16,920亿美元的新高。最大的对外投资国依次是美国、联合王国、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它们占发达国家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64%。

  许多发达国家关于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更加开放,但也有一些例外。不过,然而对主权财富基金、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的跨国投资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日益关注。

  由于金融市场危机的打击,以及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减缓,预计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均会下滑。与2007年下半年相比,发达国家2008年上半年跨国并购的金额大幅下降。贸发会议《2008-2010年世界投资前景调查》显示,作答的跨国公司中,只有39%预计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将会增长,而去年的调查中有50%的公司曾预计增长。

资料来源: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网站

外资流量

  •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超过2000年的巅峰……
  • ……推动因素是跨国并购金额达到破记录水平。
  • 顶级跨国公司进一步寻求海外扩张……
  • ……同时,主权财富基金作为新生力量登上外国直接投资舞台。
  • 大多数国家的政策变化继续鼓励外国直接投资,而限制性措施亦变得习以为常。
  •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对外国直接投资流量影响有限,但2008年将会开始显现。
  • 非洲初级商品价格上扬和利润率的上升吸引了外国直接投资。
  • 南亚、东亚、东南亚和大洋洲,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双双创下新高。
  • 西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 ……流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外国直接投资激增,主要是由对自然资源的需求推动的。
  • 东南欧和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保持上升趋势,并刷新了记录。
  • 发达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和流出量似达顶峰。

全文下载

封面

《世界投资报告》概要
(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