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经常账户差额的不同

  《世界经济展望》第六章探讨了各新兴市场之间经常账户差额的日益不同。在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2007年的平均经常账户顺差相当于GDP的大约5%,而在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2007年的平均经常账户逆差相当于GDP的10%(见图6)。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的差异更大,某些经济体持续产生庞大的顺差,也有几个经济体出现庞大的逆差。此外,1997至1998年危机之后在韩国和亚洲小龙经济体出现的经常账户顺差最近有所减少(马来西亚除外),中国从2003至2004年开始积累庞大的经常账户顺差。

  图6:不同经济体平均经常账户差额

不同经济体平均经常账户差额

  第六章发现,结构性变量,特别是金融自由化的程度,是导致地区趋势互不相同的主要因素。在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庞大的经常账户逆差与国内金融市场和资本账户的迅速放开有关,因为放开吸引了大量资本流入,并促使银行中的外资成分迅速上升。通过加入欧盟,改善了经济和政策稳定的前景,从而也加强了外国资本的流入。而在亚洲新市场经济体,资本账户通常没有那么开放,国内金融市场放开也落后于其他地区。

  然而,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顺差仍有很大一部分得不到解释。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这些经济体的汇率定值过低,而且有一些证据支持这一论点。但是,难以明确地断言,低汇率到底是反映了有意的政策行动,例如在亚洲危机之后争取积累大量的国际储备,还是由于1997年之后推动经常账户出现顺差的其他不明因素。但这样的因素不容易被查明。

  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历史经验相比,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户逆差不仅更为庞大,而且持续时间也比较长。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常账户逆差平均而言已经持续了9年半,大约比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长3年,而且多数这样的逆差仍在持续。逆差持续时间较长的部分原因是经济因素,例如很高的期初净外国资产头寸、增长机会和开放的资本账户,但该章的估计数字显示,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很多逆差时期处于或超过了它们的预期持续时间的上限(见图7)。

  图7: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逆差时期

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逆差时期

  尽管欧洲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基本特点是促成长期逆差的原因,但并不排除硬着陆的可能。第六章通过分析解决经常账户逆差问题的经验,指出了若干导致资本流入嘎然而止的风险因素。这些因素包括固定的汇率制度和放开的资本账户,这是若干国家的两个特点。虽然选择固定汇率制度的动机可能包括很多因素,特别是希望加入欧元区,但作出这一选择的国家必须保护自己,以防对外脆弱性,为此应使产品和劳动力市场具有灵活性,建立强有力的金融管理和监督框架,以及使宏观经济政策与国内和对外差额保持一致。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

世界经济展望


全文下载

封面

《世界经济展望》概要
(2008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