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众国

  今天,大会庄重召唤奥林匹克休战精神。联合国曾为数次奥林匹克运动会提倡奥林匹克休战精神,以期尽可能保护运动员的利益和体育运动整体,促进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冲突的努力。

  今天,我们十分荣幸地欢迎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先生率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奥委会)成员,包括资深美国成员安尼塔·德弗朗茨(Anita DeFrantz)女士和詹姆士·阿斯顿先生,出席见证我们今天上午的工作。而且,美国代表团高兴地看到,以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关系负责人Robert Fasulo先生带队的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代表团出席今天会议。这些领导人和其他无数志愿者的杰出服务,确确实实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建设一个和平的更美好世界。让我仅补充,作为曾有幸两度主办冬季奥运会的纽约州前任州长,我感到荣幸能够起立向这一代表团致敬。

  比赛期间宣布实行奥林匹克休战,让参赛者能够安全通过冲突地区参加比赛,是人类记录上最古老的做法之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76年。历史显示,每当人们相遇在竞赛场上公平比赛时,奥林匹克休战精神便超越分歧。

  同1993年以来八次一样,美国荣幸再次加入今天题为《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建设一个和平的更美好世界》决议草案提案国行列。

  大会今天的行动,本质上与其说宣布休战,不如说是确认每当各国在奥林匹克运动场上竞技,自然产生休战般的气氛。在这层意义上,使奥林匹克休战复活的不是1993年的联合国大会,而是1896年开始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本身。古代,奥林匹克休战的中心目的是让所有参赛者安全通行和参赛。事实上,历经数百年的战争与和平,它对此目的确有贡献。

  历史解读略有不同。古代先有比赛,交战国间宣布休战在后;抑或为了原先敌对各方能够过境参赛而需要实行奥林匹克休战?但可以肯定的是,源于特尔斐神谕的奥林匹克休战立于奥林匹克原则和宗旨的顶峰。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休战遗产,奥林匹克历史学家们目前正在更仔细地查明古代休战的原文。他们知道,这些文字记在奥林匹克古运动场旁赫拉神庙中庄重陈列的一个铁饼上。

  在这种神庙旁,世界曾目睹人类非凡的成就,不仅数百年前,而且就在最近数月。烈火横冲直撞,相隔数米,几乎烧毁奥林匹克古迹遗址,但被超人的努力控制。勇敢无畏的消防员保住了吹响让所有参赛者安全通行号角的遗址。凶猛的烈火威胁到奥林匹克运动的心脏地带,但终被克服。被制服的火焰,现在将点燃奥林匹克火炬,从古代竞场传到现代北京。

  今天的决议草案恳请世界克服类似的威胁——地域政治的威胁,以同样的精神制服这些威胁,用以点燃人类,像《联合国宪章》憧憬的那样,追求国际谅解、安全与繁荣的目标和理想。

  今天,会员国在联合国通过奥林匹克休战。明年8月,参赛者将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宣誓公平竞赛。让这些壮举鼓励其他所有人平息在其生活中妨碍他们追求自己的目标和理想的冲突。进一步实践奥林匹克休战精神,将使我们从卓越比赛的旁观者,变成实际参加者。让今天的决议草案落实在所有各级,落实在政府间、国家、社区、家庭和个人上。

  在政府间,奥林匹克休战将继续带动联合国在实践中通过体育促进和平的各种形式的合作。在国家一级,奥林匹克休战可进一步解释为,在每一个国家支持本国参赛者的同时,社会动乱暂停。社区和家庭可以从奥林匹克成就的榜样中汲取极大的力量,并在此激励下,下决心在日常生活中追求卓越。观众可以看到公平比赛,受到感动而决心抵制妨碍他们实现其目标和理想的种种诱惑。

  因此,我们今天在这里的讨论,提醒世界要从精神和体力上为即将到来的奥运会做好准备。体育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教育世界青年促进人类和睦发展的一种手段。

  为了用具体行动落实奥林匹克休战,国际奥委会已经在雅典设立国际奥林匹克休战基金会。基金会方案促进全球支持和遵守奥林匹克休战,逐步塑造一个和平文化。为了促进对话,基金会每两年在奥林匹克举行一次享有声望的通过体育促进和平与奥林匹克休战国际论坛。

  通过这些举措促进奥林匹克休战,需要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国际和国家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伙伴合作,促进和平事业。归根结底,奥林匹克休战及其种种举措是世界人民的举措,是为世界人民的。

  美国代表团肯定并支持诸如今天的决议草案这样的机会,通过体育和奥林匹克理想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世界。

节选自:A/62/PV.40《大会第六十二届会议第四十次全体会议正式记录》

奥林匹克休战呼吁


大会第六十二届会议决议


各方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