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主页
  
 
 


2003年国际淡水年

背景介绍

淡水:实地行动

水是生命必需品,饮用、沐浴、烹调、清洗、种植食品、给引擎加燃料、支助生态系统,无一离得开它。但并非人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水。对世界上一些最贫穷人民而言,喝一杯水或烧一锅汤意味着拂晓前起床,往往走几英里路,才能打到一桶水。面临这个不幸境遇的人在10亿以上。由于安全用水得来不易,穷人、尤其是妇女和女孩,得花大量时间找水。有些地方不仅缺水,水质也因污染和环境退化而恶化。不良的供水和卫生设备导致水媒疾病发病率高,经济发展的选择因而有限,并造成政治和民事关系紧张。简言之,没有水,便阻碍增长。

人们日益明确地认识到水对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但满足竞争性需求需要有协调一致的行动和大量资源。为因应需求,世界各地的政府、国际组织、地方社区、民间社会和企业界正协作展开创新项目,以证明这些障碍是可以克服的。面临的挑战往往是如何筹措资金和发明技术,在外部支持和当地参与这两方面的良好结合下,把这些工作推广到一定的规模。除充当一个提供政策指导、技术咨询和交流经验教训的论坛外,联合国还是许多此类项目的主要合作伙伴。以下是一些实地行动。

 

收集雨水:增强肯尼亚妇女的能力

马萨伊族妇女参加了一个开创性抗旱新倡议,有望大量减少寻找和收集足够的干净和卫生水源所花时间。该项目内容包括用低成本的特殊容器收集雨水及挖掘微型水库或“地盆”。使妇女可在家门口收集新鲜、未污染的水,而不必跋涉许多里路。

该项目是一个由瑞典政府供资的更大国际倡议的组成部分。倡议由关心地球非洲区域局落实,该局代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环境规划署)拟订了这一项目。正在尼泊尔、印度和不丹及太平洋岛国汤加实施类似项目。

迄今,已在肯尼亚三个地方安装了可储存520 000升雨水的设施。该项目今后可带来的附加效益包括菜园,因为微型水库周围有湿润的土壤,适宜于小范围种植作物。

该项目并强调了影响到诸如马萨伊族等游牧社区生活方式的那些土地保有制度的重要变化。在喀贾多地区,那里的居民主要为马萨伊族,他们传统上是牧民,土地多用于放牛。但如今正把土地一块块分给个人和集体。这些土地保有制度的变化意味着社区必须适应更多样化的生活方式,而这又给当地可靠供水增加了压力。

 

寻找更好的作物灌溉方法:从孟加拉国到赞比亚

孟加拉国是世界上最贫穷人口最集中的国家之一,面临严重的资源压力。在1980年代初期,孟加拉国有几千农民开始用踩踏水泵灌溉自家菜园内的小块作物,而不用提一桶桶沉重的水。踩踏水泵是一种简单、灵巧的脚踩装置,用于汲取井水、浅水层的水或地表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深信,如果使这一技术与地方条件相适应,并在当地生产水泵,可帮助非洲农民。1996年,与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合作,并在国际开发企业这一非政府组织的协助下,在赞比亚培训当地制造商生产和销售这种水泵。不久便在该国各地形成一个零售网,出售了1 000多个水泵,每个75至125美元之间。与布基纳法索、马拉维、塞内加尔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等国的制造商开展了类似项目。

水与农业:若干情况
  • 现有淡水资源有近70%用于农业
  • 世界各地农民过度汲取地下水超过自然补充速度,每年至少达1 600亿立方米
  • 作物生产耗水量巨大:仅生产一公斤稻米便需要一至三立方米水,生产一吨谷物则需要1 000吨水
  • 随着收入的增加,人们消费更多的猪肉、家禽、牛肉和鸡蛋,这就需要更多饲料。生产一公斤猪肉需要四公斤谷物,一公斤鸡肉需要两公斤谷物。需要更多谷物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水。

公共-私营部门共同筹资,为西非农村地区送水

西非水倡议所涉资金近4 100万美元,它是一个公私合作项目,旨在为加纳、马里和尼日尔农村地区提供饮用水和卫生设备。该倡议的合作伙伴包括康拉德·希尔顿基金会(在7年期间提供1 800万美元)、美援署、世界展望国际组织、儿童基金会、援水组织、国际狮子俱乐部基金会、沙漠研究所、温洛克国际、康奈尔大学国际粮食、农业和发展所及世界氯理事会。

各个合作伙伴期望到2008年为加纳、马里和尼日尔三国的150多万人提供最少825个新的水井、100个替代水源和9 000多个厕所。此外,将为几千成人、儿童和教师提供安全的个人卫生和卫生习惯方面的指导。

长江防洪

1998年,亚洲最长河流、绵延6 300公里的长江爆发严重洪水,泛滥面积2 578万平方公里,使3 656人丧生。洪水卷走570万户家园,另毁坏700万户家园,迫使近1 400万人迁移他处,农业等经济损失达310亿美元。环境规划署找出了严重加剧暴雨影响的三大环境因素:由于毁林和过度放牧,森林和草原的蓄水能力急剧下降;由于湖泊和湿地减少,长江中、下游的蓄水能力下降;侵蚀率不断上升,导致长江流域的河流和湿地淤塞。

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国家环保总局)与环境规划署正协调实施一个耗资1 000万美元的项目,目的是恢复几千个干枯湖泊和天然排水系统,以便长江更好地应付长时间大雨。长江两岸及其流域分布着4亿人的家园。该项目试验阶段已经完成,2003年年中将进入主要阶段。它还计划恢复长江中、上游的自然森林、草原和其他主要生境,以减少土壤流失和流入长江的泥土。专家认为,这些计划不仅可增加长江的蓄水量,而且可能有助于通过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制止全球升温。

水的消费:若干情况
  • 在用水方面,贫、富之间有很大差距。在工业化国家,每人每天平均用水400至500升。在发展中国家,如果在离家一公里的步行范围内每人每天得20升水,便被视为有淡水者。许多地区的人民能得到的淡水少于这一数字。
  • 在发达国家,厕所每冲水一次所用水量是发展中国家老百姓平均一整天洗刷、清洁、烹调和饮用所用的水量。
  • 生活在肯尼亚内罗毕基北拉贫民区的人民为一升水所花费用是美国普通公民所花的五倍。
   

埃及的湿地生成

在埃及,市政、工业和农业沉积物和污染物使尼罗河水质日趋恶化,威胁到几百万人的健康和生计以及地中海生态系统。曼宰莱湖生成湿地项目利用负担得起、相对简单和有效的技术,截留两公顷地区范围内的沉积物和污染物。这一耗资450万美元的项目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计划署)和全球环境基金支助。

墨西哥制糖厂的水再循环

甘蔗制糖耗水量大。在墨西哥哈利斯科省的圣弗朗西斯科阿梅卡糖厂,每生产一吨糖需用多达111立方米的水。按照由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工发组织)管理的干净制糖技术方案进行彻底审查后,采取行动进行水再循环处理,最大程度地减少浪费。净效益是将生产每吨糖所耗的水减至仅为5立方米,减少93%以上,另将水污染源减少20%。这有着重要影响,因为在每年的收获季节,该糖厂每天加工4 800吨甘蔗,生产约500吨标准糖。在非收获季节作了一系列技术改进,包括将污水与加工产生的废水隔开;减少流入排水道的油或油脂;安装冷却池,用于蓄水,以便再循环。

为了健康的未来提倡卫生:若干情况
  • 在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死于腹泻病的人数是死于艾滋病毒/艾滋病人数的两倍。
  • 过去十年死于腹泻病的儿童人数多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各类武装冲突中丧生的人数。
  • 世界上患有血吸虫病的2亿人中有约2 000万人承受着严重后果。74个国家仍有这一疾病。研究表明,通过提供更好的水和卫生设备,有些地区的发病率减少了77%。
  • 到2050年,地球上预期将增加50亿人,为此每天需要为新用户提供383 000个排污水设施。
 

马拉维的一个村庄投资于淡水

为支持强化地方施政这一广泛目标,联合国资本发展基金(资发基金)和开发计划署与马拉维政府协作,开发了地区一级资本投资参与式规划和筹资试点项目。马里扎尼村是米清吉西区的一个社区,该村的发展委员会决定把来自区开发基金的一部分资源用于一个新的淡水系统。除了能得到干净的水,该村村民生活在许多方面也有所改善。村发展委员会主席埃伦·桑加说,“我们这里的病少了,衣服更干净了,脸上多了幸福的笑意。”

南非的成功故事

1994年南非新的民主政府上台时,该国4 200万总人口中有约 1400万人缺乏干净饮用水。1996年宪法宣布,享有充足的水是一项人权,政府并为地方政府提供补贴,以确保平价水的基本供应。到2001年,得不到干净水的人数减至700万人。据南非水和林业事务部长认为,如果现有目标得以实现,到2008年每人都能得到干净水。

卫生方面的行动不是那么成功,2000年爆发的一场霍乱敲响了警钟。为40万人建造了约49 000个厕所,并订立了到2010年为每个国民提供卫生设备这一宏伟目标。订立了多部门办法,以协调保健、教育、住房、公共工程、地方政府和环境事务方面的工作,并为此大幅增加公共支出。还调动了妇女运动组织、非政府组织和地方企业。如今,人们已认识到,卫生宣传和公众态度的改变对预防水媒疾病蔓延至关重要。

南非的榜样促动其他方面尝试在整个非洲推行这一经验,途径包括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和区域机构。

 
分享水资源:若干情况
  • 世界上有261个流域跨越两个或更多国家的政治疆界。这些国际流域占地球陆地面积的45.3%,影响到约40%的世界人口,占全球河流量近60%。
  • 共有145个国家有部分领土在国际流域内。有21个国家全境都在国际流域内。
  • 有19条河流流域分布在五个或更多国家。多瑙河流域分布在17个国家。
  • 尽管有冲突的可能,但在过去50年中仅有37次涉及暴力的严重争端。在同一时期,谈判达成并签署了157项条约。争端通常发生于部落、用水部门或国家/省份之间。当代尚没有为水资源而爆发的战争。事实上,如果要找史例的话,必须追溯到4 500年前才能找到真正“为水而战”的唯一例子,即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流域的拉加什和乌姆马这两个城邦国之间的争端。
 

人人享有饮水、卫生设备和卫生的倡议

人人享有饮水、卫生设备和卫生运动(饮水卫生运动)是一项协调一致的宣传和交流运动,旨在调动政治宣传、支持和行动,结束得不到安全水的11亿人民和没有足够卫生设备的24亿人民的痛苦。饮水卫生运动注重对学生和社区的基本卫生和个人卫生指导,重点是对女孩的教育,以此作为水和卫生基础设施项目成就的必要补充。在30多个国家开展这一运动,由供水和卫生合作理事会通过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加以协调。

分享尼罗河的水

流经几个国家的河流的水资源如何分配,是非常复杂和政治上敏感的问题,涉及国家主权。以尼罗河流域各国为对象,开发计划署支助的项目旨在确定一个可接受的合作框架,为尼罗河的公平、合理利用扫清道路。这一耗资320万美元的现行项目始于1997年,活动包括一系列对话和讨论会。组成了两个研究小组,分别处理法律/体制和数据/技术问题,以便编写国家报告。在起草框架文件时作了重要妥协,但一些重要问题仍未解决。开发计划署认为,成功解决跨界水资源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分享资源的那些国家,应就所有权问题建立对话,并对相关外部机构建立长期信任。

欲知水和卫生项目方面更多情况,请访www.un.org.works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