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议题

|| 贩卖妇女和儿童|| 移徒和歧视||反土著人民的种族歧视||
||保护少数民族的权利||


反对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有关不容忍行为世界会议

南非 德班

2001年8月31日至9月7日

在性别歧视与种族歧视的交叉路口

种族歧视和有关不容忍的受害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尽人皆知:就业机会有限;隔离;以及普遍贫困,这些只是不公正待遇中的少数例子而已。人们同样熟知全世界妇女在社会中面临的劣势:同工不同酬;文盲率高;较难获得医疗保健。虽然种族是不平等的一个原因,性别又是一个原因,但它们并非相互排斥的歧视形式。它们往往交织在一起,形成复合歧视或双重歧视。

对许多妇女来说,与种族、肤色、族裔和来自的国家等社会身份有关的因素成为“造成差别的不同因素”。这些因素可以造成某些妇女特有的问题,或与其他人相比不成比例地影响到一些妇女的问题。

想一想生活在东欧的罗姆人妇女面临的社会障碍吧。她是罗姆人中的一员,很少有人会倡导她们的权益,而且她们经常成为敌意的目标。由于她是少数族裔人,她在社区中受到排斥;由于她是女性,她在家里地位低下。澳大利亚的女性土著居民、印度的达利特妇女、英国寻求庇护的女性等等莫不如此。这些妇女生活在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交叉路口。

即便不考虑种族因素,有关世界妇女状况的统计数字也表明,妇女要走过很长一段路才能取得与男子之间的平等。根据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妇发基金)最近的一份报告,在衡量实现两性平等和赋予妇女权力进展情况的许多主要指标方面,妇女都落在后边。

全世界妇女的识字率是71.4%,而男子识字率却是83.7%。在9.6亿文盲的成人中,三份之二是妇女。收入方面的性别差距持续存在,在工业和服务业中就业的妇女,其收入往往仅为同一部门中男子收入的78%。1990年代,妇女在决策位置中占有的份额仅在28个国家中达到30%。此外,13亿人生活在贫困中,其中70%是妇女。

如果将妇女的种族因素计入其经历,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双重负担以及有关的不容忍愈加明显。特别令人关注的领域包括,少数族裔妇女在劳工市场中面临劣势、贩卖妇女以及对妇女的基于种族的暴力。

许多社会中的少数族裔妇女、女性移民和土著妇女的就业机会有限,并往往处在劳工市场的最底层。这些妇女有许多在自由贸易区、非正规经济部门或未受管制的部门就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代形式的种族歧视问题调查员兼报告员莫里斯·格莱莱-阿汉汉佐在1995年访问巴西时,研究了少数族裔妇女在劳工市场中的处境。他得出结论认为,“黑人妇女所得的报酬最低(比白人男子的工资低四倍),大部分受雇于一些最不利健康的地点,每日从事三倍的工作,面临三倍的歧视。”

对妇女的暴力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拉迪卡·库马拉斯瓦米在向人权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谈到了复合歧视的另一个严重方面,即贩卖妇女。她在报告中指出,人口贩子对移民的剥削“使妇女处于在法律方面得不到或者只得到微不足道的保护的境地。对争取行使迁移自由权的妇女的暴力形式明显的有强奸、酷刑、任意处决、剥夺自由、强迫劳动和逼婚,但不只局限于以上几种”。

库马拉斯瓦米女士将反移民政策、妇女缺乏平等机会与贩卖妇女现象直接联系起来。她在报告中指出,“限制和排斥移民的政策是贩卖人口持续存在和蔓延的重要因素。”如果妇女无权或这种权利得不到国家的保护,如果她们没有平等的受教育和就业机会,她们就比男子更易受到伤害。

对妇女基于族裔或种族的暴力被视为交叉歧视最明显的例子。在波斯尼亚、科索沃、布隆迪和卢旺达发生的强奸事件,就是以种族为基础针对妇女的明显基于性别的暴力。此外,由于族裔冲突,产生了大批女性难民,她们就受害于性暴力和与性别有关的问题。强奸有不同民族血统或宗教的妇女,现已被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和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确定为战争手段,并给予相应的惩处。

直到最近,还没有人详细研究过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交织在一起的问题及其影响。人们认为,这些问题不是这种歧视、就是那种歧视的体现,并未把两者放在一起考虑。因此,无法全面分析这个问题,从而导致只会采取无效或不充分的补救措施。目前这一切正在发生改变。例如,联合国通过其“将性别观点纳入主流”政策,确认性别作用和性别关系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妇女和男子获得权利、资源和机会。最终的目标是实现平等。

将于2001年8月31日至9月7日在南非德班举行的反对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有关不容忍行为世界会议将直接处理许多这些难题。会议秘书长、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鲁滨逊在去年10月于斯特拉斯堡举行的为德班会议进行筹备的欧洲区域会议上说,“令人不安的是,现代的种族主义以不同的模式呈现。我们需要特别注意性别问题和种族主义,并认识到可能发生的双重歧视”。

在最近为筹备世界会议而召开的亚洲-太平洋专家研讨会上,与会者特别注意到复合歧视的两种影响:非正常移徙和贩卖妇女。研讨会指出,“种族、族裔和性别歧视是移徙和贩卖人口的根源”。建议在世界会议期间,“特别注重性别问题和性别歧视问题,特别是当性别、阶级、种族和族裔问题相互交织之时而出现的多重危险”。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月份在纽约说,她相信德班会议可能成为“受害人的大宪章”。“希望让种族主义和复合歧视受害人积极感受到人权议程可为她们做些什么”。她还说,受双重歧视的妇女期待会议提出具体、现实的建议,以处理她们的问题,这是可以接受的最低要求。

 <新闻资料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