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抗击毒品·预防青少年滥用药物计划
预防青少年滥用药物计划
为何要监测与评价
 采取正确的行动
什么是监测与评价
监测与评价哪些内容
应该涉及到哪些人
监测与评价规划框架
收集监测与评价信息
数据分析与信息的使用
联合国抗击毒品
联合国主页


为何要监测与评价

  你可能对监测与评估不感兴趣,可能对你是一种苛求,好像距离你很遥远。“监测”与“评估”(也许我们不这样说)实际上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我们就从证实这点开始吧。

  如何来判断所做的事情是有效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依靠从自己的行动中得出的反馈来判断这一点。婴儿摇拨浪鼓时得知通过手的某些动作,拨浪鼓会发出使她感到愉悦的声音。同样,在学习爬和走的过程中,肢体反馈使她知道哪些动作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

  她还会从其他人那里得到反馈。在学习说话的时候,她进步了,改正了错误以及提高了交际能力的时候,大人会表扬她。在学校里,老师会通过表扬、批评以及批改作业的方式给她提供反馈。通过这些和其他更多的方式,她可以学会评价自己的表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外部评价变得越来越正式。例如,如果想当一名老师,她就必须参加考试,接受对她的学问与理解力方面的评估,然后才能被允许去执教。这些正式评估保证了一个社会专业人员的工作能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水准。一个人一旦成为专业人士,就需要接受监测与评价,从而确保他能保持较高水平。例如:许多国家的教师都要受到监督,从而保证孩子们能学到他们应该学的东西。

  预防滥用药物领域里几乎没有正式的标准可循。那么,你如何才能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有益的?如何确定你的工作成果与预期的目的和目标相吻合?

  有人反对进行监测与评价。说他们不需要正式标准,他们自己可以判断事情进展是否良好。是的,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假设你在为卫生工作人员开办训练课程,帮助他们熟悉滥用药物方面的问题。你自己可以断定一切进展顺利,因为这些工作人员都来上课了,没有早退,看起来喜欢这些课程。你可以询问他们对课程的看法,他们会说“很好”,而且学到了许多东西。

  这种主观的反馈可能是有用的,但是否已足够?可能不够。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实际上学到了什么东西,能否将所学付诸实践。你也往往容易欺骗自己。参加培训的人员也许看起来是在学习,当着你的面(出于礼貌或畏惧)说他们在学习,但是如果你进行匿名询问(例如通过书面匿名调查表或由独立评价者来调查),你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甚至可能是在一定程度上是负面的反馈。

  要了解除了主观以外的更多意见,你需要更加正式和系统地收集信息。需要事先规划好如何收集信息。你可能还想再向前迈一步——请外部评价者来评价你的项目。参加本手册草稿讨论会议的一位与会者在谈到对她的项目进行外部评价时说:“这些评价者走了进来,然后和孩子们交谈——这就是我们所做的。”一个外部评价者可能比项目工作人员在评价方面经验更为丰富:他们可能掌握了评价方法和工具。因此,他的评价更加客观,更有“距离感”,从而他的评价更具有权威性。如果你说自己的项目很不错——哦,你会这样说的,对吧?如果一个外人说你的项目很好,那才可能算是真好!

  监测和评价需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一个教师如果能够听取反馈意见并且能够付诸行动就会成为一个好教师。有些反馈意见可能听起来让她不舒服,但她不得不承认,“我没把那件事做好”。但是,如果她能够接受这种暂时的难堪,采纳反馈意见来改进工作,她会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

  对于我们的项目和活动也是如此。监测和评价意味着用批评的眼光来审视我们的所做、提出难题以及准备好解决问题。承认自己做错了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只有能够面对失败(或者让我们称之为“我们尚未达到目标的时候”)才可能有提高。有些时候,“后退一步是向前迈进的惟一途径”。这就要求我们审查项目的进展过程、项目的价值以及执行项目的方法。

  因此,监测与评价在一定程度上是专业人士所采用的一种更加正式、系统的方法。他们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反思,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从而改进以后的工作。这些主观见解和个人专业技能可以与在正式监测与评价中获取的数据相结合。这并不是说正式监测与评价在某种程度上“优于”个人见解,这是看待事物的另一种方式,是一种不同的信息。正确利用所有信息会对我们的工作及其效果做一个更加全面详尽的记录。目的是改进我们的工作,使其更加有效。



回到顶端

英文 俄文 联合国主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