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抗击毒品·预防青少年滥用药物计划
预防青少年滥用药物计划
有关药物的各种情况
全球滥用药物趋势
 非洲
 亚洲及太平洋
 西欧
 中欧和东欧
 北美洲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
 南美洲
 大洋洲
使用麻醉品的原因
新出现的问题
政策和战略
联合国抗击毒品
联合国主页

全球滥用药物趋势

  总体而言,在许多国家,青年的药物滥用率高于普通人。这种情况是由几乎所有国家共有的各种因素造成的。主要原因仍然在于,青春期是进行试验和寻求认同时期,青年人比成年人更有可能试验各种事情,包括毒品。因此,青年滥用率可能是普通人的三或四倍。

  过去十年,青年滥用药物格局和趋势因区域而不同。在发达国家,并且越来越多地在其他地方,某些形式的药物消费常常与特定的青年亚文化和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一些亚文化群的信仰和价值观有助于使药物消费在其成员眼中合法化。过去十年,在许多发达国家,这导致药物滥用成为少量但也为数不小的青年人生活方式的必备内容,相应地,1990年代初药物滥用现象普遍增加。

  然而,最近有了一些稳定的迹象,某些情况下某些药物的滥用率甚至出现下降。一个重要因素是持续开展更加有效的预防和减少需求措施。其他因素也可能产生影响,包括易受影响人口饱和及经济和社会条件改变。尤其是在发达国家,有证据表明,与艾滋病毒和后天免疫机能丧失综合症(艾滋病)和注射毒品使用有关的预防努力已产生影响,造成青年人注射现象和有关的危险行为下降。 根据1999年进行的调查,1990年代初在许多欧洲国家逐步增加的摇头丸滥用现象已有稳定和下降的迹象。在美国,1999年监测未来研究2表明,已经第三个整年滥用药物现象没有大幅增加,某些药物的滥用率甚至正在下降。

  在其他区域,没有这么多数据,然而,1990年代开始的药物滥用率上升趋势似乎在继续。在中欧和东欧,自1989年以来,药物滥用率迅速上升,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达到类似西方发达国家的滥用率。

  在拉丁美洲,滥用率仍远远低于美国和西欧登记的水平,但总体上青年人的药物滥用率有所上升。在非洲,可得到的有限数据表明药物滥用率有所上升,尤其是大麻,并出现各种合成药物以及可卡因和海洛因。

  在亚洲,利用现有资料不可能详细评论儿童和青年的滥用率。在很大程度上,在大麻之后,安非他明类兴奋剂是东亚和东南亚几个国家主要的非法滥用药物。海洛因滥用在一些地区仍是一个问题,但较少在青年人中发现。在南亚和西南亚,大麻也是青年人最广泛滥用的药物,某些情况下排在药品之后,另一些情况下排在海洛因之后。

  总之,许多国家青年人中间按一生至少一次统计的大麻滥用率很高,其滥用现象在一些地区呈扩散之势,在另一些地区已经稳定下来甚至有所下降。安非他明类兴奋剂滥用在亚洲很普遍,而摇头丸滥用虽然在一些西欧国家有所稳定或者有所下降,但在东欧却在上升,并正扩展到其他地区。可卡因滥用率有很大不同。在1980年代末期有所下降和1990年代初期有所上升之后,美国青年的可卡因滥用现象似乎已经稳定下来。在西欧,可卡因滥用率有所上升,虽然水平大大低于美国登记的水平。发达国家的注射海洛因现象迅速下降,但在东欧青年中间却在增加,同时有迹象表明美国以吸食方式滥用海洛因的现象有所增加。滥用不受国际管制的鼻吸剂现象很普遍,这对全世界许多儿童和青年来说仍是一个严重问题。

(节选自:E/CN.7/2001/4《药物滥用特别是儿童和青少年中药物滥用的世界形势》



回到顶端

英文 俄文 联合国主页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