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人享有更美好生活而开放我们的思想

徐明源

  人人生来都是以我为中心的。但是,从幼年开始,每个人就逐步认识到他或她要继续生存就应与他人共处。由这种根本性的自我中心引起的种种约束导致许多困难、冲突、失望,甚至是仇恨,包括在一个家庭内部,但是,每个人仍应学会与他人一起生活。对动物世界的日常观察充分证明了这一事实。

  以下是就世界各地教育系统使我们敞开思想并帮助我们与自己的同类以及与自然界和睦相处为什么十分重要这一问题进行的若干思考。

  I.和睦相处应是21世纪教育的最后目标

  遗憾的是,不论是在家庭还是在学校,在社区还是在国家内部,我们的日常生活所显示的并不是这种景象。在国际范围内,形势甚至还要困难.。一般说来,教育制度都是民族主义的。当教育制度变成具有挑衅性的民族主义时,它就会使全世界的和平共处处于危险的境地。现在全球处处存在的种族中心主义是世界和平最大的障碍之一。

  科学和技术的迅速进步使我们成为世界大家庭的成员,成为唯一的同一个“地球村”的居民。然而,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些人又往往热衷于自己日常事务中那微不足道的细节,特别是热衷于得到或保护个人的声望。

  在韩国,大学的入学考试是最有害于“健康教育”的障碍。它不仅有害于各级教育,而且不利于世界和平事业。教育部已尝试了各种纠正措施来减轻它所造成的有害影响,但是迄今毫无成效。每一种新的制度都会立即引起新的反击。

  II.为变革现实而改革教育

  就高等教育在校生与总人口的比例而言,韩国名列第三,位于美国和加拿大之后。但从质量角度看,在培养能够在21 世纪和睦相处的世界公民方面却存在着不少弱点和欠缺之处。更确切地说,今日教育中的伦理方面或道德方面比过去的教育制度贫乏得多。虽说现在的大学生拥有更多的真实知识,但他们的道德行为却使其长辈们难以接受。然而,在激烈批评大学生行为的同时,舆论仍认为应该帮助年轻人准备好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换言之,舆论没有看到现行的高等教育制度固有的矛盾。本国各大学均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存在,最近开始从根本上修改教学大纲,重新确定教育内容:从现在起,教育已把重点放在经济增长方面(即侧重于科学和技术),并进一步强调在数百年人文价值观基础上的人的发展或社会发展。目前,在韩国,我们开始认识到,以各领域经济增长为纲的政策使我们在道德方面因忽略传统价值观而付出了很大代价。

  III.开放社会及其引起的忧虑

  根据我们的预测,韩国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个开放社会。但是,不少朝鲜人对接受这种想法还未做好充分的准备,一些人对这种社会变化不定感到担心。在多少个世纪中,朝鲜人长期任凭周围强国的摆布,而且适者生存这一老的法则可能仍然适用。因此,舆论,特别是朝鲜农民并不怎么欢迎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由于担心教育和文化事务会成为世界经济列强“新的文化帝国主义”的牺牲品,有识之士对智力和文化领域的世界化均持保留态度。一般舆论对取代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世界贸易组织也持保留态度,因为美国、欧洲联盟和日本有可能在该组织占主导地位。

  在进入21世纪之前,我们清楚地看到,应在全世界范围对公众舆论刻不容缓地.进行建设性的教育和宣传,以便消除他们的忧虑。这种忧虑是未来世纪使其产生的,其根源在很大程度上是各国过去实行的(包括在教育领域实行的)固步自封的政策。韩国在这方面也不例外。可能由于它过去深受外国列强之苦,在这方面甚至还会表现得更为强烈。

  IV.地球村的共同命运

  我们强调东西方相互了解促进世界和平的重要性已经有些年了。但是坦率地说,西方人对东方人的了解不如东方人对西方人的了解多。然而,在东方各国,人们对其近邻几乎一无所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宁可从技术先进的西方学习如何摆脱自己的不发达状态。

  然而,东西方之间的这种相互了解今后完全可以成为全世界文化发展和经济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依靠这种相互了解并通过与西方进行合作的组织,东方各国可为世界和平以及与近邻的共同繁荣做出贡献。

  可以说,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不再有国界的世纪。世界各国人民不管愿意与否都应一起生活。我们每个人都应意识到这一点并应对未来的世界公民进行相应的教育。因此,各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应当强调政治和教育方面开放的重要性。

  V.东方对西方文化的误解

  直到最近一个时期,东方还非常普遍地认为西方文化是追求物质享受的,而东方文化才是讲伦理或精神的,而且总的说来优于西方文化。因此东方国家应只限于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知识,但要提防西方文化中的其它方面。这绝不是韩国所特有的看法:在中国著作和日本著作中很容易见到此类看法。

  但是,这种普遍存在的设想是错误的。只有了解西方的逻辑、批判性的思维和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发现真理的试验方法和处理问题的客观态度,我们才能正确评价它的文化。尽管东方对西方文化有某些偏见、但是在西方文化中,不难找到西方人毫无私心地热爱真理(尤其是科学真理)、伦理学和逻辑学的许多实例。

  VI.与西方人的态度恰好相反

  科学技术大大改变了世界,西方又如此迅速地发展了科学技术。在这一领域里,西方科学工作者曾经趋向于把自然界看成一块应通过人的智力和才干加以征服的土地。这样做的结果确实出现了一些重大发现和重大发明,从而出现了先进的文明。但是,对人类福利作出的所有这些贡献在其问世过程中也带来了一些重大问题:空气、水和士.壤的污染对自然界造成的损害已很严重,而且还会越来越严重。保护和保卫我们的环境,成了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面临的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

  在东方,我们的祖先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征服自然,因为他们认为与自然界和谐相处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还认为人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没有什么需要去斗争、控制或征服的。这种态度时兴了好些世纪,从某种程度上说,由于自然界演变的速度过慢,也延误了我们的物质进步,而西方则毫不犹豫地充当自然界的主人,从而实现了比较迅速的变化。到21世纪,保护和保卫环境对于所有人的福利(包括动物),都将是一项根本的任务。因此,世界各国人民应该积极投身于这一极为必要的事业中。尽管上面提到每个人在人生之初都是以我为中心的,但是我对人类的未来抱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我们拥有的智慧和经验构成的共同财富,能够使我们,也毫无疑问地将使我们找到增加精神和物质福利以及与他人和睦相处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