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

  根据本篇报告提到的观察结果和探讨的思考方向及行动途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希望提请各级政府、国际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私营部门及民间社会注意采取以下建议的必要性,因为这些建议突显了知识社会的伦理框架,并为推动知识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具体的尝试手段。

1.加大对高质量的全民教育的投资,保证机会均等

  促进知识社会发展的意愿是全世界共同的一件大事。减轻贫困、确保公共安全和人权的有效行使是必不可少的。这项意愿不仅意味着世界各国应更加努力,根据自己的能力,将自己的经济增长成果重新用于提高知识生产力,而且还意味着要通过发展中国家、捐赠国、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间更有效的合作,为全民教育筹集更多的资金。尤其是:

  各国应该把国民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投入教育,并确认执行以下原则——任何致力于发展基础教育的国家都将不会因资源缺乏而放弃努力;  

  捐赠国应以有效方式提高官方发展援助中教育经费的比重,并通过与受益国合作,使这种援助落到实处,更为灵活、持久。捐赠国尤其要为这些国家提供实现全民初等教育必需的补充资源;

  国际社会同样应该提倡实行新的教育及科研资助方式。这些方式包括重新分配债务(债务交换)、取消债务及利息,从而保障基础教育所需资源;

  政府、私营部门和社会合作伙伴应该在未来几十年尝试建立“教育时间信贷”,个人在义务教育结束后可以根据自身爱好、职业规划、工作经历及时间安排选择什么时候开始下几年的教育;

  通过安排多样化的教学进度、设置恰当的教学形式与阶段,继续发挥高等教育机构在全民终身教育方面的贡献;  

  所有措施应该首先让最贫困最边缘化的人群及包括孤儿和残疾人在内的弱势群体受惠;

  教育的普及和教育的质量应被视为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需要和权利。教育应该培养可以面对二十一世纪挑战的学习者,尤其是要鼓励他们发展创新能力、公民与民主意识及日常生活和职业生涯中必不可少的本领。教育投资重在改善学习环境,提高整个教育工作和教育职业的地位。(见第一、二、三、四、五和第十章)。  

2.增加公众获取信息和传播技术的场所

  为了方便大众上网,有必要借鉴目前此方面的成功经验:在全国范围内——这一现象在发展中国家尤为明显——增加公共上网场所,特别是“公众多媒体中心”,它有利于知识的传播与共享,使得信息和传播技术成为社会化的新载体。为了熟悉并熟练运用数字工具,同样应该在没有足够财力支持的社区或国家推广免费软件和便宜硬件的使用,鼓励软件开发者和入网提供者创造与文化相适应、能促进表达自由的内容(见第一和第二章)。

3.扩大现有的内容,鼓励知识的普及利用

  知识公共领域的发展必须以最大多数人能确实并方便地获取知识为前提。主要的知识场所,如高等教育机构、研究中心、博物馆和图书馆,应该通过自身改善了的资源联网和借助便宜的高流量连接,在知识的生产和传播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自由获取和传播属于公共领域、尤其是科学方面的知识应该得到政策和立法的支持。在获得出版社或版权所有人同意的前提下,鼓励创建有关市场上无法求购的珍藏书籍的网站,任何对此感兴趣者——图书馆、企业、行政机构、国际组织或非政府组织——都可以筹建(见第三和第十章)。

4.为更好地共享科学知识携手努力

  创建不同国家和地区、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研究人员都可以联上的科技合作网,并集体管理。事实上,这种连接可以让彼此相隔甚远的科学家在一些具体项目上实现合作,比如对人类基因的探索,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的研究,因此为更好地分享和传播知识(相互操作准则、元数据标准、设备、数据库、庞大信息中心、或许更为重要的基础设施)提供了一种带有特权性质的手段。合作的实现有利于在全球不同区域间——尤其是“南北”“南南”轴线间——建立知识共享、长久创新的平台(见第六和第八章)。

5.为实现可持续性发展共享环境知识

  实现可持续性发展要求工业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享环境知识。应该设计融合当地知识和科技知识的全球环境监测器,并创造仪器使用相应的条件,比如联合国在2005年1月建议:需要建立全球预警系统,以应对各种自然灾难。为了保证国际上有关环境的重大提议得以执行,这种设备将是必不可少的,它也将有助于“地球信息公共空间”的落实,无论是对现在还是对将来,地球信息都是安全的源泉。我们同样鼓励共享环境知识时,遵循约翰内斯堡可持续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上提出的新的合作类型(见第八章)。  

6.重视语言多样性:多语的挑战

  语言多样性是文化多样性的重要表现之一。知识社会也将建立在“双重多语”的基础上:个体的多语和网络空间的多语。一方面,自初等教育起就应该鼓励学习双语,条件许可的话,甚至是三语。另一方面,应该支持多语数字内容的创建,尤其是在教育领域。另外,可以借助因特网和其他信息及传播技术在网络空间推广语言多样性,比如依靠相应的科技设备储存、转化及利用小语种,这些需要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加大研发投资的设备包括:单代码,自动翻译软件,国际域名在非拉丁字母语言中的发展,等等(见第二和第九章)。

7.逐步实现网上知识的认证:向质量标签迈进

  为了确保用户取得一定数量确切可靠的内容,尤其是科学信息方面的内容,研究设立知识认证标准的技术与法律可行性是十分必要的。今后,网络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因此,为方便上网者,应该设置公平公正的规则和标准,确认哪些网站提供的信息尤其可靠、质量可以放心。这种跨学科的规范工作需要汇集多方努力,除了教育、科学和文化领域的公共或私营机构,还要有相关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参与。比如,可以引入能够涵盖一系列知识的质量标签这个概念(见第一、二和第八章)。

8.为数字团结加紧创立伙伴关系

  为了实现数字团结,应该加紧各方代表间新型伙伴关系的建立,对象包括国家、地区、城市、相关的国际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私营部门及民间社会。这项优先考虑普通民众提议的工作将建立在工业国家、新兴工业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甚至不同国家内部的团结机制的基础上:城市之间、各个地方行政区域之间的“数字伙伴关系”,工程“赞助”,信息公园的更有效利用(见第一、二和第六章)。

9.增加女性对知识社会的贡献

  性别平等和妇女自主应该是知识社会的核心原则之一。知识的公共领域必须包括女性特有的文化。同样,方便女性获得发展特需的才能也是十分重要的。应该通过以下措施努力消除性别歧视:给女童发放助学金;发展中国家妇女可以自主安排时间,从而利于接触网络;增加女教师的数量;提升妇女接受继续教育的机会,这些措施都有利于妇女从事科学研究或技术工程。通过在全国范围内设置女子监察员,追究歧视案例,监督目标的按时实现,可以保障妇女在参与领导(无论是在国内、国际公共机构还是在私营部门中)方面取得的进步(见第一、二、四、六和第十章)。

10.衡量知识:拟订知识社会指数?

  相关行为人可以研究一下拟订知识社会指数的可行性,这些指数有助于在缩小国内或国际认知鸿沟方面确认需要优先考虑的对象。对各种政策、各种行动(不管它们属于公共领域、私营部门还是民间社会)而言,可信的测量工具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应该尽可能地打造统计工具,通过搜集包括经济系数在内的各种数据,对知识进行衡量。这种追踪体系需要政府、国际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私营企业及民间社会的合作,才能从质量上和数量上提高统计能力。除了设立科技指数——这项工作尤其要在对科技认识还不够完善的发展中国家中进行,衡量工作还要着眼于知识社会的其他构成部分,如教育、文化和传播(见第六和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