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知识和土著知识,语言多样性与知识社会

  文化多样性正遭受威胁。正如2001年11月教科文组织成员国通过的《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所指出的那样,这种威胁不仅仅局限于最巨大和最明显的威胁——文化统一化倾向,长久以来许多人把这种倾向归咎于“进步”或发展,而今天舆论往往把它归咎于“全球化”。事实上文化多样性的削弱有各种表现形式:在世界各地某些语言无人继承,一些传统被人遗忘,一些弱势文化被边缘化,甚至正在消亡。

  知识社会的兴起难道不会加强这种文化统一化的倾向吗?因为人们在谈知识社会的时候说的是什么知识呢?难道只是主要集中于工业化国家的科技知识吗?信息社会科技方面的决定性因素不大可能会促进教科文组织视为己任的“繁荣文化多样性”。科技知识是信息社会的支柱,那其他知识系统能起什么作用呢?尤其是地区知识,特别是本土知识或“土著”知识情况将如何?重要的是,着眼于将来知识分享的社会,保证把地区知识作为活的知识予以有效促进,必要时,要保证地区文化不受各种“生物掠夺”之害。

  此外,应该指出,同时使用多种语言,尤其是在学校里,十分有利于获得知识。所以,正当信息革命和全球知识经济似乎使有限的媒介语言取得了支配地位,并似乎成了获得越来越“格式化”的文件内容的必经之路时,知识社会应该考虑语言多样性的前途和维护语言多样性的办法。这种标准化的危险难道不是知识社会应该接受的一种挑战吗?当然,促进和维护语言多样性并不足以保证知识多样性蓬勃发展。知识不能与语言混为一谈,它有自己的,经常超越语言壁垒的特点。在教室里,双语和双文化主义是两种有明显区别的现象。但是语言是知识的一种重要载体,例如,在网络空间促进语言多样性可能是导致维护知识系统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漫长道路上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阶段。

  最后,现在舆论一般都认为,分享知识是为了谋求真理,这已成为一种共识,那如何能把所有人都参与知识分享和价值观多样性及表达自我方式的多样性协调起来呢?在保护和促进多样性的同时,在世界信息社会作为一种可能是尺度统一的榜样的地方,知识社会必将兴起。只有技术革新能更新“翻译的奇迹”(Paul Ricoeur的这一说法十分确切)时,知识社会的建设才能持久,“翻译的奇迹”证明了人类历来拥有以差异为基础创造共同和共有感觉的能力。翻译协调了语言的普遍性和多样性,锻造了各种语言的共同之处,从而维护和丰富了语言的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