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知识社会中的风险与安全

  知识社会是风险社会吗?许许多多的人接触到知识并应用知识,这可能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损失,潘朵拉盒子给人以希望,但同时又充满着危险,难道知识社会打开的正是这样一个潘朵拉盒子吗?或者相反地,是否应将加速知识传播视为增加我们社会自我调节能力的一张新王牌呢?我们的社会面临着风险,但能够生产出解毒药,使我们的社会化险为夷吗?正在威胁着我们的风险其新的特点主要并不是风险的范围,而是风险的错综复杂性难以应对。知识社会的崛起难道不正是应对这种新的复杂性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吗?知识不是被认为可以医治错误和愚昧的顽症、使我们从祖先的恐惧和大自然的限制中自我解放出来、减少不确定性并使我们能够控制风险吗?正因为知识是实现解放和自主的力量源泉,所以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的核心,特别是在《组织法》前言中指出:“战争产生于人的精神之中,而正是在人的精神之中应该培养保卫和平的思想。”

知识:化解风险的灵丹妙药?灾难的展望与预测

  知识社会将要迎接的挑战之一是应对不稳定和不安全,而不稳定与不安全往往是科学进步和技术革新带来的社会后果和政治后果。当然,没有不包含风险的技术革新和技术体系,即使是不那么先进的技术革新和技术体系也一样。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风险都是等值的,有些风险令人不能接受。怎样区别呢?有一些风险在政治上可以继续存在下去,确切地说是因为这些风险是人所愿意冒的风险。风险分为两类,人们自愿接受的风险和人们所承受的风险,将两者区分正是从伦理角度思考风险的不平等性的核心问题。更多..

知识社会,新风险的祸根?全球风险、战略风险和新刑事犯罪

  自然风险与技术风险之间的界线变得越来越难以划分,因为时至今日,所谓的自然灾害可以被视为是人类活动的产物。灾难出于自然,然而又改变着自然:灾难今后完全是人的杰作,是因为人类发展征服性的工业,自己建造出一个个系统而又不能控制系统的诸多因素,急急忙忙大规模使用未经考验的工艺和产品,没有警惕性或懈怠,甚至是失去理性。知识社会强加给自己的威胁可详见以下标题:重大技术风险、重大系统的脆弱性、恐怖主义、信息技术和多媒体污染、生物能力称霸的风险、探询人或人类的未来、质疑我们星球的未来。更多..

知识社会,人类安全、人权和与贫困作斗争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94年在《世界人类发展报告》中提出了人类安全议程(见框注8.4),自那时起《人类安全委员会报告》(2003年)和人类安全网又相继深入阐述了人类安全议程。人类安全议程正在促进将安全概念扩大到人类生活的所有领域(经济、社会、卫生、政治、法律、民主、文化等方面的安全),以防备针对和平的非军事和非武装威胁。更多..

迈向可持续发展社会?

  十分明显,科学研究和技术鉴定向我们提供着始终不断更新的知识资源,如果不充分利用这种知识资源,人们就不能同时促进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由此可见,可持续发展计划就其总体而言是一个既雄心勃勃又势在必行的计划:可持续发展方案假设有可能在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之间就共同持续增长议程达成一项协议,这一协议既能满足现代人的需求,又不会损害满足子孙后代的需求,由此保证资源的可持续性和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来预防目前发展模式带来的后果,我们将受到各种灾难的威胁,由此可见,急需就此达到一项国际共识,而且特别紧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