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革新?

  人们能否想象那些科学技术没有得到优先重视的知识社会是什么样子?毫无疑问,科学领域要求成为主要的实验室之一,在这里,一旦数字技术的演进和科学发明的进步之间的关系紧密相连,就将会建成知识社会。相反,一些知识社会的兴起,改变了科学的主体和地点。随着知识经济的出现,我们察觉到市场日益出现在科技活动领域中。这种变化向知识社会的主角(主体)提出了一个重大的挑战,无论他们属于科技界、经济界或者政界:因为正是他们肩负着在科学、经济和政治的交叉处建立科研和革新体制的任务,该体制有利于持久发展的腾飞。

  但是,这种发展是否可以分享和真正普及?它将惠及所有人吗?实际上,在国际范围内,某种科技鸿沟在南北方国家之间,甚至在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内部任其加重的话,就会有风险。与科学技术是发展和扩张的源泉的认识相比,我们更加不能忽视这种科技鸿沟的长期存在或加重。如果对填补这种差距无所作为,那么,人们期待知识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利益也许只惠及少数国家。

新的研究场所

  一种真正的科技鸿沟存在着,它把“科技富国”和其他国家截然分开。科学有着通用的使命,但那些先进科技似乎只属于全球的一部分。世界许多地区在这方面存在着一种巨大缺陷,缺陷又阻碍了科技的发展。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反对这样不对称的持久存在,他强调指出:“兴许有两个科技世界的思想是一种反科学的诅咒”。更多..

科技新界限

  虽然不能肯定地预见明天的科学,但是目前确定的科研方向已开辟了几条能部分地设想未来有前途的路径。这些科研道路的实施必须谨慎:即便我们有时能预测科技大趋势,也很难预言人们用这些(信息)工具将会做什么,以及难以预料使用这些工具对科技活力有多大的影响。所以,这里借用的路径——信息搜索和切入之间——已经引起优先重视某些领域(信息论、生物学、纳米技术),其发展是以跨学科的某种强势整合为特征的,它构成知识社会别具一格的轮廓。更多..

研究与发展:未来的赌注

  科学出版物是重要的赌注,因为研究员之间的交流是其活动性质的内在要求。出版物代表了科技知识生产的关键时刻,因为它形成和公布研究成果。由于有了出版物,局限于实验室的非正规的知识通过同行的确认,进入公众的议论领域,从而得到检查和讨论。出版物保障了研究成果的传播和证实,因而,出版属于认识创作全过程的一部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