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教育内容:机构改革、教师培训和教育质量

  普遍提高入学率和提供适当的教育服务本身还不足以保证教育的有效性和成功,教育的成功还取决于教育质量(见框注4.5)。长期以来人们反复议论的一些质量因素与支出、特别是国家对教育的支出密切相关,即学生人数与教师人数之间的比例、对教育工作者的培训、现有的基础设施的质量、可供学生和老师使用的硬件等等。即便是在那些最富有的国家里,尽管原则上已经达到普遍入学,但人们依然认为,不具有充分参加社会生活和就业所必须的技能者可能达到四分之一。

框注4.5 免费的代价

  许多国家和国际机构大量承担义务,要实现“基本和基础教育”免费,以落实《世界人权宣言》第26/1条的内容,这激起了人们美好的希望,但这种希望今天却黯然失色,原因是学校人数爆炸,特别是在非洲大陆。十几年来,许多非洲国家,如马拉维、莱索托、乌干达、喀麦隆、坦桑尼亚、赞比亚,最近还有肯尼亚,已经实行了小学免费。2002年,在1990年代曾鼓励家庭购买课本的世界银行现在已经改变了立场,原因是世界银行意识到课本费成为那些最贫困家庭不可逾越的一道障碍。

  小学免费引起学生大量涌入学校,这显然在短期和中期内给这些国家的教育体系造成许多问题。教科文组织《2005年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强调指出,目前就总体而言,注册激增带来的是超员班级教学失败增加。一些专家质疑,他们认为入学人数迅速提高会有损于教育质量。从长远考虑,怎样才能使数量不损害质量呢?

  各国政府在落实提高教学质量的改革措施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尽管如此,全民教育取得成功离不开国际协商,并以持久的财政支持为前提。应该做的不是限制接受教育,而是免费和保持质量标准两者兼容,因此必须持续加大国际援助,以及相关国家坚持努力并在财政预算上做出决断。

  由雅克·德洛尔领导的二十一世纪教育国际委员会在1999年建议将发展援助的四分之一用于教育。在这一主张的范围内,在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举办的全民教育国际论坛上提出的一项建议已经被采纳,即将穷国的债务转为人类发展投资,这些投资优先关注教育。

教育与质量

  这是已建立的教育体系和机构遭到严重失败的一个信号,人们已经就基础教育提到了失败的几个方面。应消除造成这种危险的原因。许多人指责教育体系面对社会和经济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存在着惰性,因为人们看到一方面是教育需求大幅度递增,另一方面传统的转播知识的机构其效率却在递减,这两者间相距甚远。一些专家认为,一方面是载体数量少,特别是书本载体少,而常规教育仍然大量依赖这种载体,另一方面是与信息和传播技术进步相关的媒体供给多样化(电影、广播电台、互联网),这两者间存在着差距。这种不对称越来越加重着现实教学机构的落后程度,使老师教学所教的内容和学生每天自己认识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由此产生了一种严重的怀疑主义,一种普遍的消极情绪,一种不再承认目的和动机的“理由危机”。更多..

教师的培训

  对未来教育最具有刺激性的社会展望学观点是创造新的人文科学,以此恢复被一些陈旧的文人传统逐步放弃的地位,目的是弥补科学知识和人文科学之间的鸿沟,使现代知识能够融会贯通。这些新的人文科学与这种复杂的思想体系齐头并进,Edgar Morin正是憧憬着这种思想体系的到来,并认为这种思想体系关系到一种必须,即“必须促进一种知识,这种知识能够抓住全面的和根本性的问题,以便将局部的和当地的知识纳入其中”。特别是,为了不使某一学科堆积数据,变成死知识,至关重要的是求学者知道他要学习的知识所出自的场所是怎样运作的。科学家怎样工作?他们出自何种动机?人们在实验室里做些什么?为什么人们要写文学作品?在人文科学中人们寻求的是什么?这样一些关键性的问题经常被目前的教育所忽视,而与相关职业人士互动可以使这些问题引人入胜,激发情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