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公共空间的更新

  全社会的知识共享的好处并不仅仅限于创造新的知识、促进公共领域知识的发展和减少认识论分裂。知识共享的概念远远超过知识的创造者和知识的消费者所享有的普遍获取知识。知识共享是开放价值、信任、好奇心、交流与合作的载体,是独立和首创精神的源泉,知识共享呼吁每个人积极参与到社会中去。在这样的条件下,只有借助于所有人参加社会生活的更新,知识社会才能成为所有人的知识社会。现在我们已经从把知识作为共同财产来共享的问题发展到集体参与一个共同事业。知识社会的发展对公共生活,对治理和社交模式没有重要影响吗?有无可能在开放和尽可能透明社会中,在尊重自由可能成为由个人或者由个人组成的集体所组成的人类发展的源泉时,鼓励民主做法的更新呢?连接知识社会与民主的深厚联系不是正被民主生活中,知识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和受过在公共空间完全行使其责任和对政府的决定有自由评判权利的教育的公民的能力所诠释吗?

技术民主中的知识与权力

  知识并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它还促进人类的发展和个人的自我赋权。在这方面,知识是权力的源泉,因为知识创造行动的潜力和能力。知识社会的缓慢出现导致个人在现代社会中的行动能力的空前扩张,这种行动能力首先在所有人都可以参加的民主制度中得到行使。从雅典早期的民主开始,权利能力是公民身份的组成部分。参加选举,不管是历史上的纳税选举人制度还是或多或少的民主制度,一直要求满足某种能力为前提,这种能力的定义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迁也产生了很大的改变。普选只是在对所有人的教育普及、确定男女获得选举权的年龄以及取得公民资格、媒体自由与独立后才会成为有效的民主事实。知识因此成为引导为了共同财产和普遍利益进行的政治选择一个必要条件。更多..

知识社会中电子民主与电子政务的承诺

  伴随着知识社会而出现的新技术手段(这也是世界信息社会发展的一个信号)同样可以给民主参与提供前景广阔的新工具。很早以前,没有限制地和低成本地参与政治的梦想以及使政治活动理性化的意图都先后在技术民主和电子民主的承诺中有所体现。随着电子计算机的出现,理性主导社会的电子梦想诞生了,这个梦想同时在计划活动中得以体现,特别是在有国家干涉主义传统的国家。更多..

知识社会中走向民主做法的更新?

  那么在那些“联网”的国家,民主参与领域新技术的发展真的改变了民主行为和做法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应该先确定三个相互矛盾的阐明电子民主的概念:电子悲观主义、电子怀疑主义和电子乐观主义。最后一个现在正在成为批评的众矢之的,有些作家认为万维网并非推广文明讨论和论述并成为容忍和开放思维之源的空间,而是表现特异反应性的公共场所,它助长了个人观点的激进化。确实,新技术在某些国家大大改变了“政治报价”的性质,引起了选举人新的期待。因此,通过很多研究,人们可以看到新技术对民主参与的正面影响,特别是在重大问题防御方面的参与和以公民承诺为中心的参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