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认知鸿沟到知识分享

  知识是赋权和提高能力的源泉,是获得发展的决定性工具,创建知识社会的雄心正是基于这一信念。事实上,在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中,人力资本成为财富收益增值的主要源泉。而且,知识同时也有助于从更广泛的意义上理解人性化发展或可持续发展。知识社会在全球的迅猛发展是最不发达国家利用知识普及,缩小与工业化国家差距的绝无仅有的机遇。

  这固然是一个美好假定,但我们也注意到两个事实,提醒我们要倍加小心。首先,我们已经注意到,富国和穷国在知识领域的不平等非常突出。发展中国家本身就知识贫乏,回过来又进一步加剧知识的匮乏,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第二个事实是,全球信息社会的发展使大量信息或知识1能够通过主流媒体传播开来。涉及到如何处理这股信息和知识洪流的问题,不同的国家和社会群体在信息的获取和理解能力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弱势社会经济群体不仅难于获取信息和知识(数字鸿沟),对于信息和知识的理解上也要逊于处于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群体。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有这种差距。所以,与知识的关系本身就是一种不平衡的关系(知识鸿沟)。

  即使能够平等地获取知识,拥有较高教育水平的人最终所掌握的也远较没有受过教育或者只受过少量教育的人为多。知识的广泛传播不仅没有缩小最发达与最不发达群体间的差距,反而将其进一步扩大。是不是可以说知识只能用于发展而不能用于追赶呢?这样一来,对全世界每一个国家和地球上每一位公民来说,发展知识社会的种种美好前景能否真正成为现实?

  在前面的章节里,我们谈到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研发潜力的发掘,创新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作用,成人识字率和教育体系的质量,以及收集数据或运用本土知识的能力。所有这些都能推导一个结论:每个国家在知识的挑战面前事实上是不平等的。在前面描述的所有鸿沟之上,横亘着另一条巨大的鸿沟,可以称作被全球信息社会遗弃者与“联网者”之间的“数字鸿沟”,或者称作“科学鸿沟”、“教育鸿沟”以及“文化鸿沟”(还有影响到某些特定群体,比如青年人、老年人,妇女,少数民族,移民或残疾人的鸿沟)。这里的断层就是“认知鸿沟”,它把能够获取知识、参与知识共享的人群和被知识社会遗弃的人群分隔开来。通过建立一个包含与知识生产、知识传播、知识利用或知识掌握相关的全部参数的综合指数,对每个国家在该领域的发展情况进行系统评估,或许可以准确地描述认知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