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触到参与:迈向全民知识社会

  明天,是否每个人都能在知识社会中立足,不会因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它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而受到区别对待?拥有知识的人比缺少知识的人占有优势,独占知识的诱惑因而更加强烈,或者知识将再次成为非常有杀伤力的排斥原则?

  从十九世纪末起,有远见卓识的人就已断言,知识的意志中存有权力意志。今天,知识的重要战略意义已经在南、北半球国家极度失衡的经济对比中得到充分说明,南半球国家的“人才流失”既是不平衡的结果,也是原因所在;而“秘密”的重要性不断增加,甚至在民主社会内部亦是如此(国防机密、工业或商业秘密、协议秘密、机密报告或保密记录),成为知识重要战略意义的另一个注脚。

  知识在许多领域业已成为最宝贵的资源,在二十一世纪,权力和利润的取得将日益取决于知识水平。我们能否这样假设,对这种已经具有战略意义的资源,今后会不会展开越来越激烈的争夺?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某些国家会不计代价地将知识据为己有?将来会不会爆发“知识战争”,就像以前曾有过鸦片战争或石油战争一样?与此相反的是众人努力实现知识的共享,而这需要思考,需要取得相互理解,需要有敢于置疑固有的信条,或者是探索未知和不排斥异见的能力,需要有合作精神和团结意识。

  以前的知识社会大都建立在各种排斥体制之上,绝大多数的知识为一小部分特权阶层所垄断。二十一世纪的知识社会必须超越这种精英观念,在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知识”,以及知识社会的全民参与的前提下,进入社会的人性化发展或称为可持续发展的崭新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