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信息社会迈向知识社会

  信息和传播新技术的突飞猛进为知识社会的崛起创造了新的条件。当然,处于孕育阶段的世界信息社会只有成为更高、更理想的服务工具时才有意义,即在世界范围内打造知识社会,因为知识社会是所有人,首先是最不发达国家发展的源泉。为此,信息革命提出的两个挑战显得特别突出:人人享用信息和实现表达自由的前景。实际上,在接触信息源、信息内容和信息基础设施上存在着不平等,这种不平等难道不是正在损害着信息社会真正的世界意义吗?如果信息自由流通受到阻碍,或者信息本身受到审查或操纵,怎么能谈得上世界信息社会呢?

知识社会,发展的源泉

  知识社会的核心是“为了创造和应用人类发展所必需的知识而确定、生产、处理、转化、传播和使用信息的能力。而人类发展所必需的知识其基础是与自主化相适应的社会观,这种社会观包括了多元化、一体、互助和参与等理念”。正如教科文组织在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第一阶段会议上所强调指出的那样,知识社会的概念比技术和连接概念更加丰富,更加有利于自主化,尽管技术和连接概念常常是人们在讨论信息社会中的中心问题。技术和连接问题所强调的是基础设施和全球网络管理:这些问题当然极为重要,但不应被视为是问题的全部所在。换言之,世界信息社会只有促进知识社会的飞跃,并以“促进以人权为根基的人类发展”为目的才有意义。这个目标之所以特别关键,尤其是因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新技术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化新阶段推翻了许多标准,加剧了富国和穷国之间的鸿沟,加剧了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鸿沟,甚至在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因此教科文组织认为,只有建设知识社会才能“铺就通向世界化进程人道化的道路”。更多..

数字互助

  今天,仅有11%的世界人口能够进入互联网。而这些“被连接者”中有90%来自工业化国家——北美(30%),欧洲(30%),亚洲/太平洋(30%)。猛一看,这个数字正确反映了新技术革命在世界上的影响,实际上,人们所谈论的是世界信息社会,是铺向“全世界”的“蜘蛛网”(world wide web)。可就事实而言,82%的世界人口仅占世界联网人口的10%。这个“数字鸿沟”首先是一个能否享受基础设施的问题。至关重要的是应想到迄今仍有近20亿人与电力网无缘——就目前而言,这仍然是普遍接触新技术的一个基本条件。此外还存在一个支付能力问题,这个问题特别尖锐,尤其是因为南方国家与北方国家相比,电信费用仍然极高,不论是从绝对值还是从购买力上来看均是如此。计算机也很昂贵;至于互联网服务的提供,在城市中仍然是一项极高的投资,而渗透到农村的微乎其微。此外,对于那些每天都得首先为吃饱肚子而奔忙的人来说,熟悉信息工具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这些上网问题以及上网所引起的相关经济问题,是联合国系统的相关组织应负责解决的问题,这个组织专门负责信息社会的基础设施,它就是国际电信联盟。更多..

表达自由:知识社会的试金石

  我们已经看到,如果世界信息社会不是建立在表达自由的基础之上,那么谈论世界信息社会的到来几乎没有什么意义。在本章伊始我们提到了普遍宣告的国际文书中的相应规定,根据这些国际文书,表达自由涉及到言论自由、言语和写作自由、新闻自由、接触信息自由和数据与信息流通自由。没有表达自由,就没有信息社会。因为表达自由是与必不可少的科研与创造自由相辅相成的,唯有表达自由可以保证世界信息社会不是一个世界假信息或伪信息社会。此外,《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所宣告的自由也保证不论是在世界哪个角落,个人不会使自己淹没在信息革命制造的大量模糊数据之中,因为正是通过寻找相关的信息、交换、共享、讨论、民主辩论和自由的科研和创造活动,信息才能变成知识。因此,表达自由不仅是能否实现真正的知识社会的第一保证,也是真正的知识社会长久存在的第一保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