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信息:

2007年全球发展金融

 《2007年全球发展金融》报告是世界银行对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动的近期趋势和前景的年度考察。该报告本年的具体题目——低收入国家利用商业债务市场的机会和发展中国家的高增长法人部门——凸显了对新兴市场经济未来的增长和金融稳定越来越重要的两个方面。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与世界银行联系:

THE WORLD BANK
1818 H Street, NW
Washington, DC 20433 USA
1-202-473-1000
1-202-477-6391
feedback@worldbank.org


2007年全球发展金融

  世界银行最新《2007年全球发展金融》指出,2006年流入发展中国家的私人资本净额达到创纪录 的6470亿美元,虽然其增长速度从2005年的34%降低到了2006年的17%。欧洲新兴国家吸引私人资本在整体流量中所占比例不断增加,股权融资增速远远超过债务融资增速。尽管各援助国做出了承诺,但援助流量令人失望,融资来源从官方向私人资本转移的趋势仍在继续。

  世界银行年度报告《全球发展金融》预测说,利率提高和正在出现的产能紧张将会促使发展中国家在过去几年保持的高速增长放缓下来,全球增长率从2006年的4%到2009年降低到3.5%。这种调整可能也会影响到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过去四年普遍存在的积极的全球融资条件。

  报告发现,2006年股权投资流量超过4000亿美元,占到资本流量近四分之三,比2004年三分之一的比例进一步提高。新兴市场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组合股权投资和外国直接投资出现强劲增长。2006年的跨境企业并购浪潮促使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达到2350亿美元的新高,约占全世界1.2万亿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四分之一。

  2006年,发展中国家的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通过银团贷款和发行国际债券融资3330亿美元,比2002年的880亿美元大幅增加。从地区看,欧洲和中亚新兴国家的企业最为突出,2006年债务扩展幅度达到1350亿美元。金融企业,尤其是印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联邦、土耳其等国的银行在这一明显的外国信贷热中一马当先。

  报告指出,这种发展金融的新景观-尤其是从主权向私人借款人的转移-改变了传统的风险评估,并有可能对增长和金融稳定具有重要的含意。

  世界银行发展预测局局长尤里·达杜什说:“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迅速增长反映出基本要素得到改善的同时,周期性因素也在发生作用,而随着增长放缓,即便是恢复能力强的国家也会遭遇顶头风。我们预期会出现软着陆,但不能将其视为理所当然。”

  除了得益于又一年的强劲增长和商品价格高涨外,由于近期的重大国际减债举措减轻了低收入国家的债务负担,改善了其借贷信誉,从而提升了低收入国家进入私人债务市场的能力。

  从总体看,2006年的债务市场状况喜忧参半:国际银行系统的外国借贷强劲增长,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券发行净额出现下降,因为拥有大量外汇储备的主权发行国降低了借外债的需求。各国减轻了自身的外债负担,改善了外债状况。一些国家回购了大量未偿债务,而通过发行偿还期更长条件条件更优惠的债券来对现有债务进行再融资。以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俄罗斯为主的一小部分国家偿还了对官方债权人的外债。其结果,2005-2006年对巴黎俱乐部和多边金融机构的本金偿还额超过支付额1460亿美元,而私人债务净流量达到4320亿美元。

  在新兴市场主权国家减少借外债的同时,包括银行和公司在内的企业都增加了他们的外债。

  发展预测局国际融资主管曼索尔·戴拉米说:“新兴市场的企业正在筹措大量资本,他们大规模参与全球融资是目前发展中国家资本流入周期的决定性特点。进入全球资本市场使得这些企业得以实现资金来源多元化,通过更成熟的融资工具改善风险管理,以更长的还款期借债,减少他们的资本成本。”

  由于过去几年资本市场迅速一体化,由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到海外融资,对于监管跨境公开上市和证券上市采取一种全球统一的模式的需要变得更为迫切。报告呼吁监管机构和各国政府更加关注透明度和会计标准的质量,并强调可靠的信息在帮助投资者做出知情决策的重要性,呼吁采取措施改善公司治理的诚信度。

  与此同时,全球援助停滞不前。在2005年达到1068亿美元之后,2006年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国的官方发展援助(ODA)额降低到1039亿美元,从而增加了对于八国集团在格伦伊格尔斯会议上做出的到2010年扩大对非洲发展援助规模的承诺的不确定性。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弗朗索瓦·布吉尼翁说:“2006年私人资本流量的扩张证明了发展中国家的恢复能力,但令人担忧的是与此同时官方贷款额出现下降,履行援助承诺出现滞后。许多最贫困的国家仍然徘徊在全球金融系统的边缘-对于他们来说光靠私人资本是不足以满足基本融资需求的。”

  过去数年来活跃的金融状况推动发展中国家在2006年达到7.3%的增长率-这是发展中国家连续第四年增长率超过5.5%。去年世界各个地区的增长率都至少达到了5%: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达到5.6%;南亚地区8.6%;中东和北非地区5%;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5.4%;欧洲和中亚地区6.5%;东亚和太平洋地区9.5%。发展中经济体的进展过去很少如此显著和基础广泛。

  报告作者预测,在2007年放缓至6.7%之后,发展中国家的增长率到2009年会进一步放缓到更具可持续性的6.1%。与此同时,2007年高收入国家的增长率预期为2.5%,反映出美国增速放慢的影响。在2008年和2009年,随着美国经济复苏以及日本和欧洲继续扩张,对发达国家的增速预测为2.8%。

  虽然有可能实现软着陆,但发展中国家的下方风险不容忽视。这些风险包括如果美国经济衰退达到比预测更深的程度而导致出口需求减弱和金融部门动荡的可能性;部分新兴经济体出现过热或长期失衡可能造成借贷利差和风险提高的风险等。此外,小麦、玉米和大米的低存量大大增加了这些产品出现价格上涨的风险,可能会对非常贫困的居民带来严重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