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发展

 本概览这一节评估在许多非洲国家最近经济业绩持续改善的情况下,该区域社会发展方面的最新进展。评估的重点是那些不属于千年发展目标范围的社会发展指标,因为千年发展目标的情况由另一份文件论述。本报告要传达的主要信息是,社会发展方面的改善远远落后于经济业绩方面的改善。到目前为止,经济增长尚未体现为社会发展方面的改善。原因之一是,社会指标变化相当缓慢。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整个区域缺少人力发展指标数据。

  另外,非洲国家正在减少或减缓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蔓延方面取得进展,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获得治疗的机会正在改善。但是,与世界其他区域相比,该区域的发病率依然很高。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在非洲社会排斥现象增多,这个因素的直接后果就是犯罪率上升,尤其是在非洲的一些主要经济体(肯尼亚和南非)。总的来说,各国正在加大干预力度,以改善整个非洲的社会发展指标。一些国家成立了专门的社会发展部,表现出对社会发展的承诺。

  社会排斥

  非洲最近的经济增长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在非洲国家,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尚未因增长率提高而受益,其结果是被疏远和排斥。尽管我们没有相关数据,但是可以将失业者作为一个重要的群体来表明非洲的排斥情况。

  排斥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上:经济、社会及政治。经济层面排斥是贫穷的直接产物,受排斥者被彻底赶出劳动力市场,从而失去了正常收入。另外,他们获得土地和信贷等资产的机会很有限。社会层面的排斥进一步限制了利用基础设施、教育和保健之类服务、社会保障以及社区和家庭支助的机会。政治层面的排斥意味着人口中的某些群体,例如妇女、少数族裔或者少数宗教信徒或者移民,没有发言权,因此无法参与决策进程,使穷人根本没有机会来改变事物的进程。

  贫穷是造成排斥的因素之一,但是不一定导致排斥。包括艾滋病毒/艾滋病、全球化、干旱和一些非洲国家冲突在内的若干其他因素也助长了排斥现象。

  两性平等方面的进展依然缓慢

 《北京行动纲领》提请国际社会关注贫穷妇女人数日增,强调只有实现民主参与并改变经济结构,确保所有妇女获得资源、机会和公共服务,才能彻底消除贫困现象。《行动纲领》倡导采取那些考虑到妇女需求和努力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发展战略,倡导修改法律和惯例,以确保妇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及获得经济资源的机会。但是,12年过去了,在大多数非洲国家,贫困对妇女的影响依然格外严重。

  非洲经委会的非洲两性平等与发展指数表明,男女在收入以及获得和控制土地和信贷之类生产资料方面存在很大差距。 用于评估获得资源(拥有农村/城市小块土地/房屋或者土地,获得信贷的机会以及支配自己收入的自由)方面不平等的三个指标的平均性别差异指数表明妇女获得资源的机会只有男子的一半。指数还进一步突显妇女在家事及照顾家人方面继续承担更多的工作,使她们的能力受到进一步限制,无法充分参与发展进程并从中获益。

  除了《北京行动纲领》以外,非洲国家还加强了对《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承诺。到目前为止,53个国家中的51个已经批准了该公约。但是,到2006年6月,只有12个非洲国家批准了公约任择议定书,该议定书提供了一个报告国家违反公约情况的机制。另外,公约委员会为了解决所提出的关切问题而采取的措施不具约束力。

  在12个国家进行了非洲两性平等与发展指数实地研究,按各种质量指标给成员国批准及切实执行消除对妇女歧视公约的情况打分,这些指标包括但是不限于:批准、政策承诺、目标、预算以及人力资源。研究结果表明,接受非洲两性平等与发展指数调查的12个国家都制定了政策举措,将性别问题纳入所有发展部门的主流。有两个国家甚至还制定了用以评估进展情况的量化目标。这种情况令人鼓舞,表明非洲正在努力实现两性平等。但是,真正落实关于妇女人权的各项条款需要充分的资源。然而,本国为执行公约分配的资源依然过少。

  妇女获得土地方面的情况依然差强人意。非洲70%的人口靠农业为生,农业生产力下降意味着更加贫困,粮食更无保障。妨碍提高生产力的严重制约因素之一是,土地保有制度以及不许某些群体或某类人获得土地的做法。在非洲大多数农村地区,能否获得土地依然取决于土著/社区土地保有制度,因此妇女获得土地的平等权利往往被忽视。

  移徙与发展

  最近,移徙成为国际论坛认真辩论的议题。2006年,联合国举办了关于移徙与发展问题的高级别对话,讨论国际移徙带来的挑战与机会。

  在非洲,移民流动格局各式各样,采取何种格局,取决于为了应对诸如经济及生态问题、经济福祉方面的区域内差距、政治动荡以及限制性移民政策之类问题所采取的战略。非洲的国际移徙包括非洲内部各种各样自愿的以及被迫的跨界流动,以及正常和非正常的向非洲以外目的地的移徙。非洲内部移民流动远远多于向非洲以外地区的流动,被迫移徙占相当大的比例。截至2005年年底,养活本国人口已经力不从心的非洲国家,还收容了全世界大约三分之一的难民(三百万人)。

  由于冲突,导致非洲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人数增加(表4)。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尤其是妇女和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社会排斥。这个社会群体在教育和医疗服务方面遭到排斥的比例也高于其他群体,由于他们的法律地位不明,使这种情况更为严重。

表4.部分非洲国家的境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数字,2005年

国家

境内流离失所者(以千人计)

按原籍国分列的难民(以千人计)

苏丹 5 355 693
乌干达 1 740 38
津巴布韦 570 11
肯尼亚 382 5
厄立特里亚 64 144
科特迪瓦 800 18
刚果民主共和国 1 664 431
布隆迪 117 439
安哥拉 82 216

  来源:联合国,A/60/871

  国际移徙在许多方面影响了非洲的发展。人力资源严重短缺的非洲国家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技术移民,或称“人才外流”。移民给卫生部门造成的困难尤其严重。正当非洲国家由于艾滋病毒/艾滋病及其他疾病而面临日益增长的需求的时候,好几个国家却出现了医务人员净流失的情况。例如,仅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成员国行医的就有926名加纳医生,相当于仍在加纳行医人数的29%(A/60/871)。

  不过,移徙也带来一些好处。侨居国外的非洲人跨越时空转来的资源可用来减轻贫困,促进经济发展。2004年,140亿美元汇往非洲,其中汇往埃及、摩洛哥和尼日利亚的最多。移民还给原籍国带来投资和风险资本、技能和新技术。许多汇款用于消费、医疗和教育,但有相当一部分用于住房和投资。各国在这方面的挑战是制定各种有助于降低汇款手续费的政策。

  人口老龄化

  尽管60岁以上者只占总人口的5.2%,但是人口老龄化正在成为该区域面临的一个日益增长的挑战(联合国,E/CN.5/2007/7)。这意味着,今后几十年里,60岁以上者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将会迅速增加。2000年,60岁以上者占总人口的4.6%。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60岁以上者在总人口所占的比例将增至8.1%。这种趋势将对非洲老年人的经济及社会福祉产生重大影响。

  即使预计非洲老年人比上几辈人受过更好的教育,但是无法保证这一代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更优裕、更健康。他们将会受到贫困的威胁,因为许多国家没有养老金计划,加上由于艾滋病毒/艾滋病,使许多老年人再次承担起抚养幼童的重任。贫穷还将成为老年妇女面临的重大威胁,特别是那些独居的农村及城市老年妇女。最后,因为一般来说老年人占用更多的医疗服务,因此人口老龄化可能对医疗费产生很大影响。

  就业与青年

  据非洲官方数据,失业率一直为10%。但是,次区域一级失业率比较表明,南部非洲失业率最高,达到31.6%,而东非为11%,中部非洲为9.4%,北非为10.4%,西非最低,为6.7%(非洲经委会,2005年)。一些弱势群体失业率高,包括妇女、青年、残疾人、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跨界移民以及老年人(非洲经委会,2006年)。例如,2005年,南非国内失业率为26.7%,其中黑人的失业率最高,达31.5%,而有色人种的失业率为22.4%,印度人/亚洲人的失业率为15.8%,白人的失业率为5.1%。另外,在非洲大多数地区,找到生产性的、体面的工作对非洲年轻人来说一个重大挑战。事实上,1993年,年轻人与成年人失业比率为3.6,2003年为3.5,基本没变(国际劳工组织,2003年)。在正式劳动力市场,年轻人排在队尾,因为他们没有工作经验,而且往往没有足够的社会关系。这意味着他们实际上被排除在外,无法得到报酬合理的正式工作,只好接受那些报酬很低的非典型的或者易受伤害类型的正式工作,或者法律保护有限的非正式部门的工作。年轻妇女的处境更恶劣,她们在劳动力市场依然面临无数障碍。

  孤儿及弱势儿童

  孤儿及弱势儿童依然是非洲当今最容易受到社会排斥的群体之一。这个群体主要是艾滋病流行以及国内冲突、战争、旱灾和水灾导致的流离失所造成的。据报告,截至2005年年底,非洲艾滋病孤儿人数达到1 200万,在0-17岁年龄组中占非常大的比例(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2006年)。成为孤儿面临的一个主要后果就是接受教育的机会有限。在非洲,传统上通常由大家庭和社区负责为孤儿提供社交、经济、心理以及感情上的帮助。然而,由于生育年龄组成年人死亡率高,贫穷现象不断深化,需求越来越多,使大家庭制度承受很大压力,无法为所有需要教育的孤儿都提供受教育的机会。另外,尽管大部分非洲国家都批准了关于儿童权利的各项公约,但是在将公约义务落实到政策上方面还远远滞后,在非洲的许多地方依然可以看到童工和童妓。另外,在非洲,童工是一个主要问题,尤其是在农业和非正式服务业部门。据估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劳动力队伍中有4 930万儿童(国际劳工组织,2006年)。许多家庭为了减轻眼前的极度贫困和饥饿,强迫子女做童工或者契约佣工。

  孤儿及弱势儿童问题的社会影响是严重的。孤儿今天失学,未来就很可能遭到排斥。由于艾滋病毒/艾滋病而成为孤儿或者处于弱势的儿童不仅更有可能错失教育机会,而且还可能在社区遭到羞辱和漠视。由于得不到保护,这些儿童还可能被贩卖,遭到商业性性剥削。因为缺乏数据,无法准确地量化非洲儿童被贩卖和商业性性剥削情况的严重程度,但是,据估计卖淫和色情行业有50 000名儿童(国际劳工组织,2006年)。卷入商业性性活动的儿童常常遭到强奸、身心虐待、食不果腹。这些儿童意外怀孕、患包括艾滋病毒/艾滋病在内的性传染病也很多。

  犯罪活动

  在许多非洲国家,犯罪活动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犯罪是失业和城市化的后果,现在犯罪已经成为该区域一个主要死亡原因。在非洲,暴力致死率估计为每100 000人中60.9人,是全球数字的两倍多,远高于其他区域(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局,2004年)。另外,在官方统计数据中,较脆弱的群体所占比例格外高。事实上,一个名为“无枪支南非”的宣传小组指出,1998年死于枪下者年轻妇女占12%,其中17岁以下者约占7%(Fleshman,2001年)。据内罗毕《青年与犯罪调查》,接受访谈的年轻囚犯和前囚犯说,他们被捕的主要罪名是偷窃,其次是伤害罪和拥有毒品罪(联合国人类住区方案,2002年)。另外,政治动荡和冲突常常是社会排斥的结果,这种现象靠遍布非洲的1亿件非法小武器支撑,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较弱势群体。例如,被招募入伍的儿童兵失去了教育机会和保护,常常无法得到基本的医疗服务,那些流离失所者、难民或与家人失散的儿童,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冲突使儿童面临更大的风险,更容易受到虐待、暴力和剥削,性暴力常常被作为战争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