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宏观经济平衡的可持续性仍然令人关切


  石油是改善财政平衡的一个关键因素

  非洲总体来说继续保持积极的财政状况,2006年平均预算结余(不包括赠款)占国内总产值的0.1%,2005年为0.4%(表1)。在有现成可比较数据的40个国家,由于油价上涨造成石油进口国的政府支出增加,2006年出现预算赤字的国家数目比2005年略有增加(从27个国家增至30个国家)。一些石油出口国大幅增加公共部门投资,而造成庞大的预算赤字:安哥拉(-5.0%)、乍得(-4.4%)、埃及(-7.9%)和突尼斯(-3.8%)。

  除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外,2006年所有产生预算盈余的国家都是石油出口国(阿尔及利亚、喀麦隆、刚果、赤道几内亚、加蓬、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和苏丹)。因此,石油仍然是整个非洲呈现积极财政状况背后的关键因素。这使人们对非洲很多石油进口国中期来说财政平衡能否持续表示关切。

  对其中很多国家来说,官方发展援助是支撑预算的一大来源。政府预算依靠石油收入和外部援助,是造成非洲财政平衡和国内总产值增长脆弱的一大根源。对产油国来说,要保持财政可持续性就需要审慎管理石油收入的有效战略和利用这些收入加强经济多样化的战略。非洲非石油出口国则需要拟定机制,进一步调动和更好地管理国内来源的收入。

表1:2004-2006年非洲财政赤字分布情况(国家数)

  2004年 2005年 2006年

 

产油国

非产油国

产油国

非产油国

产油国

非产油国

盈余国家 6 3 7 6 7 3
低于5% 2 2 1 4 2 3
5%至10% 2 1 3 1 0 0
高于10% 2 0 3 1 5 0
赤字国家 7 24 6 27 6 24
低于5% 5 18 5 15 5 13
5%至10% 2 5 1 6 0 9
高于10% 0 1 0 0 1 2
国家总数 13 27 13 33 13 27


  油价的压力对价格稳定构成威胁

  非洲的平均消费物价通货膨胀率连续两年上升(从2005年的8.5%增至2006年的9.9%)。通货膨胀压力主要来自油价上涨及随后的生产成本增加和产出减少。运输成本增加造成多数国家粮食价格大幅攀升。在有现成数据的53个非洲国家中,多数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得到抑制、依然较低,但是如果近期内油价持续攀升,通货膨胀率升高的风险仍值得关切。

  尽管平均通货膨胀率上升,2006年的情况比2005年有所改善,通货膨胀率低于5%的国家增加、通货膨胀率出现2位数的国家减少(表2)。 但是少数几个国家的通货膨胀急遽上升。在津巴布韦,由于采用预算赤字的货币融通方法以及粮食短缺,尤其是玉米短缺,2006年的通货膨胀率高达1 216%,而2005年是237.8%。几内亚的通货膨胀率在非洲是第二高的,受高油价以及大量进口消费品产生的输入性通货膨胀的影响,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2005年为31.4%,2006年为27%)。

表2:2004-2006年非洲通货膨胀率分布情况(国家数)

  2004年 2005年 2006年
低于5% 30 21 25
介于5%和10%之间(不包括10%) 6 14 15
介于10%至20%之间(不包括20%) 13 13 10
20%以上 3 4 2
国家总数 52 52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