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与社会发展

 

    2005年7月更新

 


药物管治
药物管治
  全世界有2亿多人滥用药物。由此造成了失去工资、医疗保健费用大幅上升、家庭崩溃、社区状况恶化等现象。尤其是注射毒品更加促成了艾滋病毒/艾滋病以及肝炎在世界许多地方的迅速蔓延。

  毒品与犯罪及暴力活动的增加有直接的联系。毒品卡特尔削弱政府职能,玷污合法的商业活动。毒品的收入为一些最激烈的武装冲突提供了资金。

  对付毒品的财政支出是惊人的。大笔金额被用来加强警力,健全司法制度,并用于治疗及康复方案。其社会代价同样令人吃惊:街头暴力、帮派冲突、恐惧、城市日益衰败、生活遭受破坏。

  联合国正从不同层次处理全球毒品问题。作为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一个职司委员会,麻醉药品委员会是国际药物管制方面各国政府间制定政策、取得协调的主要机构。它由53个成员国组成,负责分析世界上滥用毒品、贩运毒品的问题,并就加强国际药物管制提出建议。它监督由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药物管制条约、指导原则及各项措施的实施。它还指导联合国药物管制规划署的活动。

  麻醉药品委员会有5个附属机构,用以推动非洲、亚太地区、欧洲、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近东及中东等地区层次的合作与协调。

  国际麻醉药品管制局是一个由13个成员组成、独立的准司法机关,用以监督各国政府遵守国际药物管制条约,并就此对各国提供帮助。它努力确保药物用于医疗和科研目的,防止其用于非法途径。限制各国医疗和科研所需麻醉药品的数量。它还向遭受毒品危害的国家派出调查团和技术访问人员。

  在联合国支持下通过的一系列条约要求各国政府对麻醉药物和精神药物的生产和传播实施监控,与滥用药物、非法贩运毒品展开斗争,并将其行动报告给有关国际机构。这些条约是:

  ·《麻醉品单一公约》(1961)试图将违禁药物的生产、传播、拥有、使用和交易局限于医疗和科研用途,并要求缔约国就某些特定药物如海洛因采取特殊措施。此公约的1972年议定书强调需要对吸毒者进行治疗和康复。

  ·《精神药物公约》(1971)建立了精神药物的国际管制体系。它对有关药物的转移他用和范围扩大作出反应,并引进对许多合成毒品的管制措施。

  ·《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物和精神药物公约》(1988)提供了禁止非法贩运违禁药物的综合措施,包括禁止洗钱和化学先质转移他用的条款。作为国际禁止非法贩运违禁药物的主要框架,它对追查、冻结、没收通过非法贩运违禁药物所得收益和财产,对引渡贩毒者,对刑事诉讼程序转移等作出了规定,缔约国致力于消除或减少毒品需求。

  联合国国际药物管制规划署为所有联合国药物管制行动提供领导,帮助防止能够导致违禁药物生产、贩运和滥用等恶化的情况的发生,帮助各国政府确立管制药物的制度和战略,为药物管制提供技术援助,推动药物管制条约的执行,并作为世界范围内有关专门知识的中心和和信息库。

  联合国国际药物管制规划署处理全球药品问题的方法是多方面的:以社区为基础的预防滥用药物的方案,由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参与的治疗和康复措施;替代发展援助为在经济上依赖种植非法药用作物(这些作物将得以根除)的人口提供新的发展机遇;为阻止贩运违禁药物而提供的训练和技术使执法机关的工作更加有效;为企业界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援助帮助其制定减少药物需求的方案。例如:

  · 在阿富汗、老挝、缅甸、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和秘鲁等国执行的《全球非法药用作物监督方案》把卫星传感、空中监视和地面评估结合起来,以便使各个国家广泛地了解到非法药用作物的种植区域和趋势。

  ·《全球评估方案》提供有关世界范围内违禁药物消费的准确的、现时的数据。对滥用药物的趋势有准确的了解是找到预防、治疗和康复的最佳战略的关键之所在。

  ·《法律援助方案》与各国合作,通过帮助起草法律、培养司法官员等手段,保障药物管制条约的实施。1700多位重要人员已经接受了法律培训,140多个国家已经得到了法律援助。

  1998年,联合国大会就处理世界毒品问题召开了特别会议,在会上,各国政府达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药物管制战略。它们承诺共同努力使有关战略起到有效的作用,加强旨在缩减违禁药物生产和消费的具体行动。这些行动包括:减少药物需求的运动;限制用于违禁药物生产的原料的方案;为改善各国司法合作以便更好地对违禁药物进行管制而所作的努力;为消除非法药用作物而所作的进一步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