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

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历史背景

  1977年以前,甚至早在1948年大会通过一项关于老年人权利宣言草案的第213(III)号决议的时候关于年长的人或年老人或老年人在社会上的地位这一主题曾在各个不同的场合上附带地获得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特别负责社会问题的机关的注意。例如《社会进步及发展宣言》(1969年12月11日第2542 (XXIV)号决议)——其中提及《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公约》——第11条内,大会除了别的以外,曾经提及保护年老人的权利和保证年老人福利的需要。同样地,1973年,大会通过了题为“年长与老年人问题”的第3137(XXVIII)号决议.这个主题也曾由若干专门机构于其活动中牵涉到这个问题时而予以审议,主要是国际劳工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此外,1974年世界人口会议所通过的《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中载有一项条款,呼请所有各国政府于其发展政策中充分注意人口中老年人人数及其所占比率的变化所引起的问题。

  但是,到了1977年,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和大会更为专心致意于这个问题。该年12月16日,大会在注意到了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第2077(IXII)号决议后,通过了第32/132号决议。其中除了别的以外,请各国就召开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是否可取一事提出意见(第2段,这是使用此一用语的第一次),并决定将题为“年长与老年人问题”的项目列入大会下一届(第三十三届)会议议程,并在这一议程项目范围内,审议秘书长的报告和各会员国的有关意见。

  一年后,1978年12月14日,大会第三十三届会议于其议事过程中通过了第33/52号决议,其中除了别的以外,决定“在1982年主办一次世界大会,以便在会议上订出一项行动纲领来保证老年人得到经济和社会保障,并保证老年人有机会对他们本国的发展作出贡献”。大会同一决议请秘书长制订一份关于世界大会的方案草案,通过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向两年以后的大会第三十五届会议提出。

  在此期间,世界大会的筹备工作继续在国家一级和国际一级进行,并作为联合国秘书处、各专门机构和各有关机关的活动的一部分。1979年12月17日,大会通过了题为“年长与老年人问题”的第34/153号决议,其中注意到了秘书长关于这个问题的进度报告,认识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老年人数目和比例均在增加以及这种现象对一般社会,特别是对年老人在经济和社会方面有严重的影响;决议向各有关国家政府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各该政府充分参加1982年世界大会的建议。此外,大会除了别的以外,请秘书长收集世界大会各个区域筹备会议可予使用的数据,并应各国政府的要求协助它们规划和执行关于年长人的政策并协助它们从事参加世界大会的筹备工作。大会于同一决议内请各专门机构、其他国际组织——特别是联合国负责筹供资金的各机构——和取得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协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继续其对有关老龄问题各项活动的注意和支持。

  经济及社会理事会1980年春季会议审议了“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这一议题审议时考虑到了联大早先作出的几个决议和秘书长的一个报告。1980年5月2日,理事会通过了第1980/26号决议,要求秘书长“从联合国外为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任命一名专任秘书,他应当是公认的老年人问题专家并具有联合国系统方面的经验”;理事会同时要求“应竭力使设置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秘书长一职位的有关费用由现有资源和(或)自愿捐款项下支付”。理事会在同一决议中向联大提出一些建议,除其他事项外,理事会建议大会:

  • 决定设立一个不超过23个会员国成员的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咨询委员会,其成员由联大第三委员会主席按照公平地域分配原则指派;
  • 请秘书长于1981年内尽早在维也纳国际中心召开咨询委员会会议;
  • 请秘书长同会员国协商,及时拟订一份国际行动计划草案,备供咨询委员会审议;
  • 回请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在可能情况下向大会第三十七届会议提出它认为适当的提案和建议。

  此外,理事会建议联大谋求各国政府、有关的专门机构、区域委员会和非政府组织在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的筹备工作方面及世界大会本身的工作方面给予合作。

  同年晚些时候联大在其1980年12月11日第35/129号决议中核准了理事会的各项建议,还决定:并“鉴于老龄的个人和人口的老龄化问题之间的相互关系,决定把年长人问题世界大会改名为老龄问题世界大会。”联大在同一决议中规定设立一个老龄问题世界大会自愿基金并请会员国向该基金提供捐助;联大还请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向世界大会的筹备工作继续提供经费支助;联大请会员国考虑设立国家委员会并在国家一级开展活动以支持世界大会的各项目的。最后,联大决定在第三十六届会议上根据秘书长进一步的进度报告和世界大会咨询委员会的报告讨论这一问题。

  秘书长应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业经联大核准的要求任命美利坚合众国的威廉·克里根先生自1981年6月1日起为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秘书长。

  1981年,联大第三委员会主席于6月30日和8月13日也两次致函通知秘书长,他已在依据公平地域原则同各地区集团协商后指派下列22个会员国为世界大会咨询委员会成员:

  贝宁、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智利、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法国、匈牙利、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黎巴嫩、马耳他、摩洛哥、尼日利亚、菲律宾、西班牙、苏里南、瑞典、多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美利坚合众国和委内瑞拉。咨询委员会于1981年8月17日至21日在维也纳举行了第一届会议,选出A.H.B.德博诺先生(马耳他)为主席,并选出了委员会主席团的其他成员。咨询委员会特别审议了世界大会的筹备工作和拟议的工作安排以及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草案。委员会通过了一些有关世界大会开会地点、世界大会议程草案以及世界大会和该委员会第二届会议的工作安排的建议。

  在联大第三十六届会议通过了两个有关老龄问题的决议。联大在第一个决议,即题为“年长人与老年人问题”的1981年12月9日第36/20号决议中向各国政府提出了一些有关为年长人和老年人采取的国家措施的建议,吁请会员国向联合国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信托基金自愿捐献,并特别请秘书长从事或加强某些与老龄问题有关的活动并将这些活动的结果向联大第三十七届会议提出报告。此外.大会还请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继续在老龄问题领域提供财务支持,特别是在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将产生的行动计划的执行方面”。

  大会通过另一决议,即1981年11月13日题为“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第36/30号决议,作出某些专门有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决定。大会欢迎奥地利政府愿意担任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东道国;决定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于1982年7月26日至8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在世界大会召开之前,举行为期两天的会前协商会议,以便就程序性和组织性事项达成协议;核准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组织机构;并请秘书长在有可以动用的资源的条件下于1982年上半年再召开两届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咨询委员会会议。

  咨询委员会于1982年2月16日至22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第二届会议,会上以及在九次会议期间进行讨论后,通过了十项建议和决定,主要是关于参加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问题,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临时议程,老龄问题世界大会暂行议事规则,以及咨询委员会第三届会议的会期、地点和议程。

  咨询委员会在1982年6月3日至7日在维也纳举行第三届会议进一步审议了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草案文本及世界大会筹备工作,并作出了若干决定。咨询委员会特别推荐了临时议程修订文本以提交大会通过,同时就国际行动计划草案取得一致意见(有某些保留意见)。咨询委员会还向老龄问题世界大会提出关于大会及其各委员会程序加组织方面的各项措施的建议,供大会核准,这些措施包括议程项目分配任命全权证书委员会成员,选举总务委员会和主要委员会主席团成员,以及非政府组织参加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和它们的身份问题。

  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许多筹备活动还包括在各级召开的技术会议,审议老龄问题世界大会可能讨论的一些题目。这些会议有的是由秘书处,各区域委员会,或专门机构,按照联合国大会和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有关建议倡议召开的,有的是由各国政府或某些国家或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倡议召开的。例如,1980年6月在马耳他举行了一次中东和地中海地区专家会户。1980年12月在哥斯达黎加举行了有关拉丁美洲地区的会议;1981年1月在曼谷举行了有关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会议;1981年6月应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邀请召开了一次有关北美洲的会议。1981年6月应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邀请举行了西欧会议。至于东欧,基辅苏联医学科学院老年医学研究所与其他东欧国家的同类性质的机构联合编写了关于该地区出现的老龄问题的报告。

  随后,在各有关区域委员会的主持下,就各主要地区召开了一系列政府间会议来审议与老龄有关的问题其目的是起草区域计划,这些区域计划可供编写有待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通过的国际行动计划时予以考虑。1981年10月举行了关于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区域性会议,1982年3月举行了关于非洲地区和拉丁美洲地区的会议。1982年3月举行了欧洲经委会地区的会议。西亚地区未安排政府间会议,而是向1982年5月举行的西亚经济委员会年会提交了一份载有关于老龄问题的政策方针和建议的文件,请会议核准以供编写国际行动计划草案之用。

  至于联合国系统的专门机构和其他有关组织,先后于1980年9月、1981年4月—1982年2月和1982年5月召开会议以审查并协调其在筹备老龄问题世界大会方面的各项活动和所作努力。一些联合国系统的专门机构和组织写出了有关老龄现象特定方面的文件或研究报告,供提交老龄问题世界大会。

  许多具有与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咨商地位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在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一系列筹备活动方面与联合国进行了充分的合作。特别是这些组织为筹备这次世界大会于1982年3月在维也纳举行了一次讨论会。

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的成果

  为筹备于2002年4月在马德里举行的第二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联合国对会员国进行了调查,评估《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的执行进展情况和障碍。该行动计划是由1982年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老龄问题世界大会核可的。调查结果也将有助于确定老龄方面的优先问题,即将举行的大会将用一项订正行动计划加以处理。

  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以来的进展

  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以来,各国取得的进展既不均衡,也不相同,这反映了可用资源、优先事项及其他因素的不同。取得进展的数个领域有:建立关于老龄问题的国家基础设施、改善老年人的保健服务和住房供应以及收入保障、老年人对社会生活的参与。 其他调查结果简列如下:

  • 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有处理老龄问题的相当成熟的国家协调机制。这种基础设施在发展中国家和转型期经济体均处于不同的发展水平。通过这些协调机制,关于老人境况的法律、政策、方案和项目得以制订。绝大多数作出答复的国家认为,199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联合国老年人原则是制订其本国计划的重要指导方针。
  • 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型国家报告说,它们改善了保健服务,并推行非正规护理和家庭护理方案。若干发达国家已建立普遍保健制度,提供更加完善的非正规护理和家庭护理,并对保健专业人员进行老人问题培训。
  • 若干国家向老年人、尤其是无家可归的老年人提供住房,并设置长期居所。其他国家则加强老年人出行和活动的便利,例如,以优惠价格提供公共交通。
  • 一些大学设立了老年学研究生课程,并开展老龄问题研究,包括出版关于老年人状况的报告。
  • 为提高人们对老龄问题的认识,各国政府将关于老龄问题的资料纳入教育方案,并利用大众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宣传老龄问题。一些国家指定了全国老人日并举行国际老人年庆祝活动,这些初步举措是提高人们对老年人状况的认识的重要步骤。
  • 一些国家设有普遍的、有限度的或自愿的养恤金计划和社会保障办法,用以保证老年人的收入。一些发展中国家已实施养恤金办法,或对全国养恤金计划进行改革,实行养恤金指数化或一次总付等措施,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需要。
  • 各国政府已推广有关政策,向老年人提供就业支助,其中包括职业培训、就业安置、改革退休政策并保护老年人在就业时不受年龄歧视。
  • 58个作出答复的国家中有19个已颁布老年妇女政策,其重点包括经济保障和两性平等。
  • 作出答复的非政府组织对宣传、能力建设和发展援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据联合国实体和政府间组织答复说,已将老龄问题纳入主要国际政策文件的主流。

  变革的推动者

  老年人正在积极参与社会,为社会作出贡献,改变了老年人仅仅是依靠者的看法。例如,在大多数非洲国家,照顾艾滋病毒/艾滋病受害者遗孤的工作大多由老年人承担。老年人还担当慈善组织或其他组织的义工。他们既是培训者,又是教育者,还是社区或国家发展计划的顾问。在大多数农业国家,老年人在农事中十分活跃或担当决策参谋。据报他们还是老有所为、老而不休的榜样,而且是家庭中财政转移的来源。

  除政府之外,其他行为人也有助于提高老年人的作用,其中包括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学术机构、专业组织、妇女宣传团体、工会,当然还有家庭和个人。商业公司据报也起到一些有限的作用。

  挑战和障碍

  1982年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载有七个领域的行动建议:保健和营养、保护老年消费者、住房和生活环境、家庭、社会福利、收入保障和就业以及教育。下列领域看来十分难以处理:住房和生活环境、收入保障和就业以及保护老年消费者。

  缺少经费是执行《行动计划》建议的主要障碍。经济困难、武装冲突和自然灾害限制了用于老龄问题的经费来源。政府工作人员短缺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另一个普遍问题。各机构间缺少协调、职责重叠和缺少决策专家也妨碍了该计划的执行。

  今后的优先行动

  会员国建议订正计划处理下列问题:

  • 老年人参与社会生活、政治上有其代表和融入社会生活;
  • 不同代人之间的团结;
  • 年轻一代的移徙及其对老年人的影响;
  • 保护老年人不受虐待和暴力之苦;
  • 更关心农村地区或少数民族地区的老年人;
  • 促进养老计划,以改善老年保健和福利。 非政府组织和政府间组织提出的建议包括:
  • 拓宽政策行动领域,以反映人口格局、技术和生物医学研究的进展;
  • 将该计划同全球承诺挂钩,例如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第四次妇女问题世界会议及其后续倡议中商定的承诺
  • 如有可能,对各区域的进展情况和困难进行评析,并在此基础上列入发展中国家所关切的具体问题。 会员国认识到,国际合作是实现《行动计划》目标所必要的。大多数国家选择与联合国组织和区域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和私人基金会建立多边伙伴关系。 会员国确定下列领域为开展国际合作的优先领域:
  • 制订、监测和评价有关政策和方案;
  • 开展研究,支助政策和方案的制订。
  • 培训保健专业人员和社会专业人员;
  • 建立创收项目;
  • 交流关于最佳做法的想法。

  国际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确定下列领域为今后在发展中国家开展活动的优先领域:保健和照顾、保护人权、社会保障制度、老年妇女关切的问题、移徙以及慢性非传播疾病和艾滋病毒流行病的影响。

  从维也纳到马德里

  20年前,在维也纳举行了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20年后的今天,各国已在制订和执行国家政策和方案方面取得进展,包括在老年人保健和收入保障等领域。然而,挑战和机遇依然存在。

  在马德里举行的大会响应国际社会的呼吁,订正《行动计划》,以反映当前现实以及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和转型经济体今后面临的挑战。同时,越来越有必要将全球老龄化纳入发展的大背景,从整个人生命这一更广的角度处理老年人境况的问题。因此,以全局、公平处理为基础的政策框架必须汲取1982年以来所积累的知识、研究成果和经验。21世纪面临的挑战是,实现乐于接受老龄人口的社会,将其作为社会未来的组成部分,并将老年人视为建立不分年龄、人人共享的未来社会的重要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