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儿童议题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

  四十多年来,粮食计划署一直是发展中世界学校供膳方案的最大的支助组织。对学童供膳是促进学生入学的一项重要鼓励。在举行达喀尔全民教育会议的那年,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学校供膳活动普及到1230万儿童,到2000年,这数目更增加到64个国家里的1560万儿童。世界粮食计划署发起了一项《全球学校供膳运动》,以便扩大用膳的学生人数,改善千百万贫穷儿童的教育,这就是世界粮食计划署对全民教育的贡献。此外,粮食计划署还对那些照顾因艾滋病毒/艾滋病、战争或天灾丧失双亲的儿童提供由学童带回家的粮食。为战乱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灾难孤儿在校中供膳的战略在柬埔寨、肯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推行。据《2002年全球学校供膳报告》声称,在2001年中期,已在16个国家计划或落实了儿童带食物回家的方案。出现了肠内蛔虫现象之后,学校供膳方案大受打击,粮食计划署乃同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家政府合作,在供膳的学校里进行治疗,同时进行卫生教育。到2001年为止,已在21个国家进行了这方面的培训。

  关于这些方案,第一,这种方案显然是非常有用的,可惜只能普及到小部分的学童,在1999年发展中国家5.938亿学龄儿童的总数中,大约只有1560万能享用这种方案,还不到3%。因此,投于这种方案的资源必须大大增加。

  第二,粮食计划署相信,监测和评价工作应当是面向长期的学校供膳方案的一项结合部分。因此,粮食计划署在2001年制定了一套统一收集和处理方案信息的系统,还准备将它加以改善,以便到2003年之前,能成为所有它所援助的学校供膳方案的基本信息数据。2001年试验和设立的《阿尔戈斯卫星定位监测系统》于2003年加以扩大,以补充向COMPAS商品查询系统等其他粮食计划署的监测系统,以作为基本的调查工具,对学校进行突击访问,以改善方案的管理,提高方案的透明度。

  这种倡议潜能很大,必须让联合国系统的其他组织也能使用,以便更有效地收集数据,改善数据收集的方法。粮食计划署的这种做法也可能用来有效地调查入学人数、上学人数、学生的成绩等,以便进一步提高抽样调查的精确度。此外,粮食计划署也应同教科文组织国际统计协会和所有其他负责收集教育数据的组织相互合作,看是否能进一步使数据更为相互协调。

  世界粮食计划署和其他联合国基金、方案和专门机构应探讨能否进一步在受援国当地加强合作,以便尽量地发挥它们的作用,同时也更多考虑进行联合国评价和监测,以便更好地了解彼此对伙伴国所能作出的贡献。潜能是存在的,而且也已作出了合作的开端。世界粮食计划署报称:它已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不少非政府组织和私营部门建立了学校供膳伙伴关系。

  世界粮食计划署据称还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开始讨论如何提供农业工具;同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讨论如何为妇女和小型商业安排基层信贷,在那些世界粮食计划署替学校供膳的社区里生产粮食和进行粮食加工,以便尽量地扩大学校供膳所能带来的好处。世界粮食计划署还试同粮农组织探讨是否能加强在校园种地项目的合作,发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多年来在这领域取得了广泛的经验,而这种经验似乎尚未被充分地利用,更加说明急迫有必要改善联合国系统的信息管理工作。2003年的《全球学校供膳报告》声称,儿童基金会和粮食计划署已于2002年4月决定建立正式的伙伴关系,在各自的专长领域里结合力量,“大幅度地改善儿童的健康、营养和学习环境”。这些倡议需要儿童基金会和粮食计划署双方执行局不断地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