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儿童议题


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

  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是联合国系统中的妇女基金。基金为增强妇女人权、促进妇女参政、加强妇女经济保障的创新计划和战略提供资金及技术支持。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将妇女争取性别平等的人权作为支柱框架和提高妇女的经济权利、缔造和平、抗击艾滋病、消除针对妇女的暴力等各项工作最终目标。正在同全球各地的性别平等事业的支持者携起手来,共同努力实现《千年宣言》的承诺。

  千年发展目标二旨在确保到2015年,全体女童和男童都能够完成初等教育。近几十年来,教育领域的性别平等工作取得了显著的进展,但全球范围内的情况仍不容乐观,目前有1.5亿名年龄在6至11岁之间的儿童失学,其中9000万以上是女童4, 有些地区的女童小学入学率仍不足60%。

  要在初等教育中实现性别平等,就必须克服一系列经济、社会和文化障碍,其中包括家庭和农田生产对于女童劳动力的需求,以及限制成年女性的就业与创收机会的现实和观念。针对限制女童接受教育的各种障碍,应该实行专项措施。事实证明,降低学校教育的成本(比如学费、校服和课本的费用),特别有利于促进女童入学;此外,还可以培养和聘请更多的女性教师,提供更多的卫生设施,以此来消除家长在品行与安全方面的顾虑。女童在校园内和上下学的路上遭遇性别暴力,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北京行动纲领》要求各国政府确保在教育的各个层面实现性别平等—小学、中学、大学以及技术培训、继续教育和扫盲计划。这不仅要实现入学机会的平等,还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对女童和妇女给予赞助,使其能够在与男童及男子平等的基础上完成教育。各国政府必须重视妨碍女童和妇女接受教育的各种障碍,并制定相关的解决方法。

  儿童健康和产妇保健问题千年项目工作队曾指出, 实现这些目标的困难不在于技术,而是提供服务。目前还没有建立起能够有效提供适当卫生服务的社会机构,究其根本原因,是由于资金不足的深层政治原因和经济改革导致的公共卫生系统恶化。

  对于妇女及其子女而言,根植于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结构内部的一系列性别不平等问题进一步加重了这种威胁。妇女被剥夺了接受教育和读书识字的机会,这严重损害了女性关爱自身及其子女的健康以及保证营养充足的能力。在某些地区,女婴死亡率偏高,往往是由于不重视女婴的文化偏见以及在营养和卫生保健问题上存在重男轻女的做法。近几十年来,多项卫生指标都有所改善,但产妇死亡率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不仅仅是由于缺乏经过培训的专业医疗工作者和提供服务的卫生保健中心,也是由于妇女对于家庭资源没有控制权,不掌握决策权,在家庭以外的行动自由受到限制,从而使其享受不到现有的服务。

  就性别平等问题千年项目工作队建议,在卫生部门内,“各国应确定政策重点,促进生育卫生服务的普及工作,其中包括计划生育、安全流产、性病的预防和治疗、保证合理的营养,并制定相关政策,确保每一次分娩都能够得到熟练的卫生工作者的照料,确保所有妇女在出现危及生命的产科病症的情况下,都能够得到提供急诊产科护理的卫生设施的救助,从而让妇女能够安全地分娩。”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和《北京行动纲领》要求各国政府就提供卫生保健的问题制定广泛措施,以便确保男女能够平等地受益。假如男性和女性提出相同的卫生保健需求,则必须保证机会平等。但是由于妇女的需求、角色和责任不同于男性,特别是在妊娠、计划生育以及家庭的营养和福祉方面,各国政府必须另外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妇女的需求得到满足。此外,产妇保健和儿童死亡率直接关系到《消歧公约》及《北京纲领》提出的提供卫生保健的义务,而且,在其它领域也务必切实保障性别平等,以确保妇女享有充分的权利,能够利用现有的公共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