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儿童议题


    “我们都曾经是儿童。我们都希望孩子们幸福,这一直是并将继续是人类最普遍珍视的愿望。”

    ——《我们儿童:世界儿童问题首脑会议后续行动十年期终审查》开篇

后续进程中优势和弱点

  主要目标领域所涉范围。特别会议《行动计划》强调了监测实现既定目标进展情况的重要性,因为这些目标为制定国家计划提供了指导准则。2004年制定的所有各项儿童问题国家计划都具体地谈到了《行动计划》的4个领域。其他各项国家计划—— 减贫战略和国家发展计划——则涉及政府已经采取的监测实现目标进展情况的措施,包括改善统计制度和评估计划执行情况。但是,明显重视儿童保护问题的减贫战略为数甚少,许多减贫战略只是对幼儿发育作了有限的强调。

  民间社会参与后续进程。民间社会经常参与制定计划,但较少参与执行、监测和审查工作。参与制定减贫战略和国家发展计划的往往是工会、议员和私营部门,而儿童和年轻人则更经常地通过特别工作组、民意调查或儿童议会参与国家儿童行动计划的相关工作。但在目前处于执行阶段的许多国家中,这些参与程度似乎未得到充分维持。

  儿童的有意义参与。特别会议增强了儿童参与国家决策的势头。自会议召开以来,儿童和青年人进一步参与了制定国家计划以及具体倡议的工作,例如回校学习或免疫接种运动。但还需要开展更多的宣传,促进他们参与整个国家规划周期的工作。

  在国家以下各级规划儿童问题。许多国家的权力下放改革正在为在国家以下各级支助儿童提供机会。若干国家已根据当地的评估和参与规划,在省级和市级完成了制定儿童相关目标的工作。人们日益认识到了由政府下层各级来处理儿童面临的挑战的好处,因为在这些级别更容易发扬社区当家作主精神。

  支助最弱势群体的规定。大多数计划和政策都载有特别注重最弱势群体的举措。儿童问题国家行动计划处理弱势儿童需求的规定往往比其他文书更为明确。在多数情况下,如何编制数据以支持具体面向弱势家庭和儿童的方案依然是一种挑战。

  规划儿童相关目标中的一致性。《联合国千年宣言》把儿童生活作为主要重点,从而与“适合儿童生长的世界”各项目标建立了积极的协同作用,并导致各国围绕一整套共同目标一致地开展国家规划进程。许多国家的计划都提到这两个文件。千年发展目标得到了其任务并不具体针对儿童的各机构的广泛支助,这意味着儿童问题现已处于国际议程的重要地位。特别会议的目标更为明确,并包括了保护儿童方面千年发展目标则没有直接提及的关键领域。但是,应该认真监测这种一致性对方案的影响,确保不致降低儿童问题引人注目的程度。

  为实现目标分配预算。若干国家正在为“适合儿童生长的世界”《行动计划》确认的四个领域调集额外资源并备款用于支出。减贫战略和国家发展计划是调集资源的有益文书。但是,载有妥善编制的预算资料的儿童问题国家行动计划为数甚少。必须作出努力,加强国家行动计划与国家预算间的关联。

  加强重视《儿童权利公约》。大多数儿童问题国家行动计划都提及《儿童权利公约》或儿童权利委员会关于各自的国家报告的结论意见。其他人权文书如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关于9准许就业的最低年龄限制的第138号公约和劳工组织关于禁止和立即行动取缔的最有害的童工形式的第182号公约以及《儿童权利公约》的两项任择议定书,也日渐被视为国家行动计划框架的组成部分。自特别会议以来制定的几乎所有的儿童问题国家行动计划都预期必须根据《儿童权利公约》条款审查国家立法。一些计划还提出加强重视儿童意见的战略。此外,减贫战略也日益认识到《儿童权利公约》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