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时代》全球卫生首脑会议上的讲话

2005年11月3日 纽约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在此讲话。请允许我称赞这次为期三天的会议的主办者。他们使知名的领导人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商当今一些重要的卫生问题。他们的努力是为了提高人们的认识,并促使社会所有部门——各国政府及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和学术界——采取行动。

  诸如这次会议的聚会,反映出人们认识到人类健康与人类大家庭面临的所有挑战之间的联系。这种认识是令人欣见的。自我最初开始在联合国系统的职业生涯时,便对这种联系有深刻认识。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世界卫生组织——回首依稀忆当年,那时正是推广对抗小儿麻痹症的索尔克口服疫苗的时候,18年以后,天花在全球被消灭,20年以后,艾滋病这个词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词汇。

  此后数十年来,人类健康、发展与安全之间的联系变得日益明显。与此同时,全球化已使我们清楚认识到,在当今的卫生挑战中,没有国界可言。世界各国的政府都不得不接受,每个国家都处在风险之中。

  在过去数月和数周中,禽流感的蔓延使得这种认识变得更加深切。日复一日,随着世界上又有一个地方报告新的疫情爆发,警钟似乎越敲越响。日益严重的担忧还伴随着一种深层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感使得人们无法以任何准确的方式预测该疾病今后的发展轨迹,但它又不允许我们把风险讲得轻一些。

  我们尚不知道,目前的禽流感病毒种类是否将造成人类的大流行病。

  但我们的确知道人类大流行病是何种情形。

  我们的确知道前几次大流行病——从1918年的流感到当今的艾滋病危机——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我们的确知道,当数百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感染,当卫生系统不堪重负、无法招架,当家庭、社区和整个社会被毁,当运输和贸易、教育和其他服务遭到破坏或停止运作,当各国经济和社会进步面临前功尽弃的危险之时,会发生何种情形。

  无论我们对于H5N1型病毒今后的发展轨迹还有什么尚且不知,我们的确知道这一点:一旦出现人传人的情况,我们将仅有几周时间来遏制其蔓延,否则病毒将失去控制。

  因此,国际社会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我们必须紧紧围绕处理这一潜在危机的一套优先事项开展工作,并商定实施措施。我们必须坦诚并承认,仅仅囤积抗病毒药物算不上是对抗禽流感的战略。

  首先,让我们将处理禽流感本身的蔓延作为开始。我们必须投入更多资金,用以监测和制止禽流感的蔓延。目前看来,禽流感几乎是每一天就蔓延到一个新国家。这就意味着要加强目前经费不足的兽医基础设施,以便能够发现疾病爆发的源头。这还意味着要公平、妥善地补偿农户和家庭在剔除病禽方面的费用。家禽对世界上的许多社区而言,是经济安全极其重要的来源。

  第二,我们必须帮助人们认识到,目前的禽流感病毒种类对人们数百年来的生活方式提出了挑战。这种方式就是人们与其家畜近距离共同生活。我本人来自加纳。在那里,住家和其场院牲畜,儿童和小鸡,往往共同生活在一个快乐的大家庭中。虽然会很困难,但我们必须找到这种共生方式的结构化途径,否则我们将永远不能阻止病毒从动物传到我们和我们的儿童身上。

  第三,我们必须弄清,一旦我们的担忧成为现实,需要做哪些工作来保持社区和国家的运作,从而为人类大流行病的影响做好准备。这意味着研究可能发生的情形,制订应急计划并预先作出政府和政府间承诺,以便保持从运输到贸易、从安全到卫生系统本身的各种基本服务的运作。

  第四,我们必须努力确保所有需要抗病毒药物的人都能获得药物。这意味着竭力扩大生产规模;意味着保证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药物供应,他们目前面临没有药物的风险;意味着同具备所需生产能力者分享必要的科学和技术。

  第五,我们必须确保科研的透明与合作,特别是在开发疫苗方面。这意味着各国政府在交流样本和资料方面尽可能采取开放的态度;这意味着超越单独国家的利益,在我们的共同事业中携手合作;这意味着在前所未有的规模上促进科学合作和利用全球各国的发明能力和专门知识。我在星期二高兴地听到布什总统阐述美国将如何在开发新型流感疫苗方面利用基于细胞的现代技术。

  第六,我们必须充分利用现代技术和文化,宣传关于病毒的重要事实以及人们能够采取的对策。如果其他大流行病给过我们任何启示,那必定是沉默即死亡的教训。这意味着利用我们掌握的所有渠道来传播讯息——从广播到电视,从电子邮件到移动电话短讯。我想引用美国卫生部长迈克尔?莱维特的话:“禽流感是一个结成网络的敌人。我们必须用结成网络的部队来对付它。”

  最后,我们需要最高级别的政治领导力和能量。我们需要来自最高层的明确承诺,以便确保协调每个国家的应对行动,使政府、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各个部分汇集起来。

  我们已经看到许多国家展示出领导勇气,发动了颇具前景的国家和区域倡议——从欧洲联盟到非洲联盟;从东盟加三国到布什总统9月份在联合国发起并在星期二进一步概述的美国国际伙伴关系。

  联合国系统愿同所有这些伙伴开展合作,途径不是叠加更多结构,而是支助现有的努力,并协助确保这些努力能够相互支持。

  在联合国内,我们已建立了协调机制,将世界卫生组织和粮食及农业组织等主要行动者与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机构联系起来。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跟踪关键问题和趋势,确定优先事项,并鼓励本系统之内和之外的实体开展合作。我们将与包括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在内的其他利益有关者广泛合作。

  联合国系统禽流感和人流感问题高级协调员大卫?纳巴罗博士今天与我共同赴会。他将担任各国政府和感兴趣的各方的联系人。我本人将随时了解情况,并在必要时给予干预。我正在热切期待下星期在日内瓦举行的禽流感和人流感大流行问题计划会议的成果。该会议将由卫生组织、粮农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共同主办。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尤其知道一件事情:象流感大流行这样的威胁,单靠一个组织、一组国家、一个部门或一个行业是无法处理的。它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集体挑战,需要我们作出不同寻常的集体努力。

  当流感真的来袭,它将考验我们是否有能力开展合作,提供援助,使面临风险的大多数人——包括最易受害的人——能够健康地活着。当流感真的来袭,我们一定要通过这一考验。

  让我们为此认真做好准备。让我们现在就为此动手准备。我希望,在这一任务中能够依靠在座各位的支持。

  谢谢大家。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