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第41届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的讲话:
“一个更安全的世界:联合国今后的作用”

2005年2月13日,慕尼黑



非常感谢特尔奇克教授邀请我在这一著名会议上讲话。本会议是探讨国际安全问题的重要论坛。作为首位在这种会议上发表演讲的联合国秘书长,我深感荣幸。

阁下们,亲爱的朋友们:

任何关心当今全球安全局势的人都会注意到,我们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然而,我们也在人类对和平的不懈追求中看到了希望的朕兆。

在苏丹,旧日宿敌已就权力分享达成协议。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已承诺实行停火。阿富汗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而血染的伊拉克人民也不屈不挠地踏上了朝着这一方向的征程。

一个内部和平、对外睦邻共处的稳定民主的伊拉克,对伊拉克人民、该区域和整个国际社会都是至关重要的。联合国必须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帮助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为联合国在协助伊拉克人民举行最近的选举方面发挥的作用感到自豪。我们决心帮助他们采取过渡后面的重要步骤。

包容各方是伊拉克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联合国已经展开努力,联络出于种种原因未参加选举、但愿意通过和平手段谋求实现自身目标的团体,主要是逊尼派阿拉伯人。

如果伊拉克人民提出请求,我们还会向他们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所有技术援助,协助他们拟定宪法,于10月份组织全民投票以通过宪法,之后举行议会选举。与此同时,23个联合国机构、基金和方案目前正在努力协调国际援助,帮助进行国家重建。

老盟友走到一起,共同培育伊拉克脆弱的和平幼苗,这种努力令我感到十分欣慰。今天,我来到这里呼吁欧洲和美国今年做出更多工作:放眼未来,帮助播撒全球长期集体安全的种子。

下个月,我将向联合国会员国提交自1945年成立联合国以来影响最为深远的国际安全体制改革蓝图。我的报告将大量吸取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16位知名人士的建议。

这些建议的讯息非常简单:我们的全球安全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全球集体安全体制、包括联合国也必须随之作出转变。

众所周知,今天的威胁可以瞬间跨越边界,有时可以不夸张地说会从天而降。但是没有得到太多理解的是,我们的脆弱如何息息相关:

  • 如果纽约、或者伦敦、或者巴黎、或者柏林遭到核恐怖袭击,可能不仅是将瞬间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而且会摧毁全球经济,从而使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陷入贫穷。
  • 如果一个国家爆发一种新的致命疾病,国际航空旅客就可能不知不觉地很快将之传遍地球各个角落。
  • 如果一个国家陷入内战,这会破坏不少区域的稳定,使人民变得激进,成为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的温床,并加快疾病的传播。
  • 如果大规模暴行行为人得以逍遥法外,就只会鼓励其他人效尤。

因此,在这个相互依赖的时代,我们应当摒弃有些威胁只影响我们当中某些人的观念。我们人人应为彼此的安全分担责任,我们必须为建设一个更安全的世界而努力。实际上,我们在加强他人安全的同时,也保护了我们自身的安全。

我认为,为了落实这一构想,我们必须在四个领域采取行动。

第一,我们必须加强集体防卫,以便掌握防止潜在威胁变为迫在眉睫的威胁、迫在眉睫的威胁变为实际威胁的最佳机会。

以核扩散威胁为例。几十年来,《核不扩散条约》帮助防止了核扩散的连串发生。但是假如目前不采取新的步骤,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一连串核扩散。高级别小组提出了很多前瞻性建议,包括:

  • 实行更严格的视察规则;
  • 奖励各国放弃在国内进行铀浓缩;
  • 制定裂变材料禁产公约;
  • 实行更严格的“全球减少威胁倡议”时间表;
  • - 扩大参加“防扩散安全倡议”的范围;
  • 原子能机构和安全理事会之间加强合作;
  • 采取具体的裁军步骤。

会员国必须拿出意愿,采取行动,以加强不扩散体制。

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联合国必须充分发挥其召集力、规范力和全球影响力。我打算下个月在马德里简要介绍一下联合国的反恐怖主义战略。小组建议,设立一个信托基金,帮助会员国履行安全理事会规定的具有约束力的反恐义务,而且联合国为此提供更多援助。

联合国必须决不姑息恐怖主义不管它采取何种形式,出于何种原因。对于各会员国到目前为止一直未能取得一致的恐怖主义定义,小组已达成一致意见。各国现在应利用这一定义,拟订完成并通过一项综合性反恐公约,明确表明完全不能接受将平民或非战斗人员作为袭击目标的行为。

我们的世界也必须更更严肃地对待生物安全。如小组报告所述,恐怖分子可以相对容易地利用炭疽或制成武器的天花造成大规模死亡。我们从萨斯事件中看到了一种新传染病可以如何迅速传播。我们不应等到什么事情走到极其严重的地步再采取集体行动来对付这一威胁。我鼓励安全理事会现在就开始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协商,努力加强全球公共卫生防卫工作。

第二,在预防不起作用时,如果已用尽了和平手段,我们可以考虑使用武力。

作出使用武力的决定从来就不容易。它是人们被迫无奈作出的最严重的一种决定。小组提出了一种办法,帮助各国和安全理事会透彻地考虑此类决定及其后果并达成一致意见。

小组认为没有必要修改《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一条保存了各国对武装攻击进行自卫的权利。大多数律师确认,这包括对迫在眉睫的威胁采取先发制人行动的权利。

然而,小组指出,在当今世界我们面临的有些威胁并非迫在眉睫,却可能在没有或几乎没有警告的情况下成为实际威胁,而且如果不处理的话,可能演变成可怕的恶梦。《宪章》充分授权安全理事会处理此类威胁。安理会必须随时作好准备。

我们还必须记住,国家主权中既有权利,也有责任,包括保护公民不受灭绝种族和其他大规模暴行之害的责任。在有关国家没有履行责任时,安全理事会必须准备好承担这些责任,包括必要时授权使用武力,挽救无辜生命。因此,我对报告强调保护的责任表示欢迎。我认为,会员国应欣然接受这项精心制订的原则,安全理事会应根据这项原则行事。

第三,在战乱地区建设持久和平是当前联合国和各区域组织在很多国家致力从事的任务,我们必须具有成功履行这项工作所需的集体工具。我们在赢得和平方面的成绩无疑是喜忧参半的。在似乎已通过和平协定结束了的内战中,不幸有半数在五年之内就重新陷入冲突。

为帮助国际社会成功完成这项重要工作,小组建议在联合国范围内设立一个新的政府间机关:建设和平委员会。该委员会将为会员国、国际金融机构、区域组织、捐助国、部队派遣国和帮助对象国提供一个建立共识和采取行动的论坛:商定战略,提供政策指导,调集资源,以及协调所有参与行动方的努力。

联合国还需要更大的行动能力对付国已不国的情况。如今我们有75 000多名人员分布在四个大陆的18个和平行动中,并即将在苏丹开展第19个行动。

我们的资源已分散到极点。的确,在可预见的将来,全球的要求就会超过联合国的回应能力--特别是目前我们的建制部队人员只有五分之一来自发达国家。

为了帮助解决这一问题,小组的报告要求:

  • 发达国家加快速度,将现有的部队能力改变成适合维和行动的特遣队;
  • 加强联合国的战略物资储存、长期安排、信托基金和民警能力;
  • 加强联合国与区域组织之间的合作,彼此分工并相互配合。

这些并不是枯燥的或学究式的问题。看一看苏丹当今的局势。几百万人已在多年的北南冲突中丧生。联合国正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在南方部署维和行动,支持最近的和平协定。

而在达尔富尔,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在上个月发现,那儿的民众饱受战争罪行的蹂躏,这些罪行称得上是危害人类罪。安全理事会目前正在考虑如何惩治罪魁祸首。我对非洲联盟带头在达尔富尔部署维和人员表示敬意。

但即使有联合国、欧盟、美国和其他捐助者的帮助,非洲联盟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满足安全领域的巨大需求。我们不保护他们一天,人们就每天在死亡线上挣扎。

当我谈及我们的保护责任时,当我说我们必须有力而迅速地部署就绪以及我们需要采取统筹的方式管理危机和进行长期的和平建设时,请记住这一点:衡量我们大家此刻过失的是人的生命代价。

诚然,倘若我们早点解决长期以来困扰苏丹的治理问题,情况就会好得多。因此,让我强调关于集体安全的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我们的最终目标必须是一个由爱好和平与富有能力的国家组成的世界。这些国家能行使它们的主权责任,能够处理内部矛盾,而不致让它酿成冲突,既危害了本国人民又威胁到其他人。

除非我们能够认真地对待民主、发展与人权,否则我们就无法建设一个更为安全的世界。联合国每天都在推进这些事业。例如,联合国的报告提请注意许多国家的人权问题。我们帮助开展了早就应该进行的辩论,讨论阿拉伯世界的人的发展状况。我们争取在2015年之前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努力取决于发展中国家必须实行善政,并由发达国家配合提供具体援助。

如今越来越多的捐助国在制定具体计划,履行它们在重要国际会议上所作的发展承诺。全体富国都应该在2005年拿出同样的行动。联合国最近的一项里程碑研究表明,只要把政策和资源恰当地结合起来,就能使发展取得成功。因此,我们在支持民主和善政的同时,也让我们增加援助,减免债务,并促进自由和公正的贸易。这些努力是相辅相成的,是我们能对我们的集体安全所作的最佳投资。

在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会员国将收到我的更新和改革议程。七个月之后,世界领导人将应邀作出一些重大的决定。

如果会员国现在开始行动,我们仍会遇到许多困难。但我们将有一个更为有效率、更有功效和更为公平的集体安全体系,有一个更为严肃认真的计划促进发展,有一个更理想的联合国。

如果你们能铭记今天在苏丹和其他地方正不断有人在死去的话,那就是对人类的一份宝贵礼物。

非常感谢大家。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