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民主、恐怖主义和安全问题国际首脑会议全体闭幕式上的主旨讲话

 

2005年3月10日,西班牙马德里


“全球反恐战略”

国王和王后陛下,

首相阁下,

尊敬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们,

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之所以邀请我在这里讲话,是因为恐怖主义威胁到所有国家和各国人民,它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动袭击。

    恐怖主义直接冲击联合国所捍卫的各项核心价值观,这就是:法制、保护平民、不同信仰和文化的人之间相互尊重以及和平解决冲突。

    因此,联合国必然要站在反恐斗争的最前列,并首先明确大声疾呼,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决不能认可恐怖主义或为之辩护。

    出于同样的原因,联合国必须继续坚持一个立场,即我们在同恐怖主义进行斗争时,不能损害我所提到的各项核心价值观。尤其是,必须永远尊重人权和法制。我认为,恐怖主义就是直接侵犯人权和破坏法制。如果我们在自己采取的对应措施中牺牲人权和法制,就等于把胜利拱手奉送给恐怖主义分子。

女士们,先生们:

    恐怖主义显然是我们在二十一世纪所面临的主要威胁之一,因此题为“一个更安全的世界:我们的共同责任”的高级别小组报告理所当然地密切注意到恐怖主义问题。高级小组是我为研究全球面临的威胁并就国际制度改革提出建议而设立的。

    该小组请我提倡一个有原则的全面战略。我准备这样做。我认为,这次会议恰好让我有机会提出这项战略的主要组成部分并说明联合国在其中的作用。

    这项战略有五个基本组成部分,我将其称为“五个‘D’”。这五个D是:

       第一,劝阻dissuade)那些对当权者不满的团伙,劝它们不要把恐怖主义选为实现自己目标的策略;

       第二,剥夺deny)恐怖主义分子发动袭击的手段;

       第三,阻止deter)各国支持恐怖主义分子;

       第四,建立develop)各国防范恐怖主义的能力;

       第五,在反恐斗争中捍卫defend)人权。

    多年来,联合国一直在所有这些领域发挥关键作用,并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我们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而且必须做得更好。

    让我先谈第一个D劝阻dissuade)那些对当权者不满的团伙,劝它们不要把恐怖主义选作一个策略。

    ·   这些团伙之所以使用恐怖主义策略,是因为它们觉得这些策略行之有效,而且会得到人们,至少是得到那些它们宣称代表其行事的人的赞成。这种看法是恐怖主义的真正“根源”。我们的任务是明确地揭示,它是错误的。

    ·   我们无法,也没有必要,消除恐怖主义分子宣称要伸张的所有不平。但是,我们必须使那些可能被引诱支持恐怖主义的人确信,通过恐怖主义来实现其目标的做法既不受欢迎,也是无效的。所有可能具有道义和政治权威的方面都应该明确指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文化中,恐怖主义都不受欢迎

    ·   联合国及其各专门机构在谈判达成并通过十二项国际反恐条约的过程中发挥了中心作用。现在,我们应该缔结一项全面公约,宣布所有形式的恐怖主义均属非法。

    ·   长期以来,由于可能需要进行长期谈判,联合国在同恐怖主义进行斗争方面的道义权威被削弱。但是,高级别小组的报告使我们有办法来结束这些争论。我们没有必要去争论国家是否有可能从事恐怖主义,因为国际法已经明确禁止各国蓄意对平民使用武力。至于抵抗占领的权利,我们必须理解其真正的含义。这个权利不能包括蓄意杀害或伤害平民的权利。

    ·   高级小组呼吁采用的恐怖主义定义将明确指出,任何行动,只要它蓄意造成平民或非战斗人员的死亡或严重受伤,以恐吓全体人民或迫使某个国家政府或国际组织采取或不采取行动,均构成恐怖主义。我认为,这一提议具有明确的道义力量,我强烈敦促世界各国领袖们支持这个定义,以期尽快通过全面公约

    ·   不仅政治领袖应该,而且民间社会领袖和宗教领袖也应该明确谴责恐怖主义策略,申明这些策略是犯罪,是无法为之辩解的。民间社会已经开展了大规模的运动来反对使用地雷、招募儿童兵和听任战争罪犯逍遥法外。我希望看到一场同样声势浩大的全球反恐运动。

    ·   最后,我们必须更加注意恐怖主义的受害者,确保让世界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这些在联合国工作的人两年前在巴格达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中失去了亲密的同事,因此特别意识到这一点。去年10月,安全理事会第1566号决议提议建立一个用以补偿受害者及其家人的国际基金,其资金部分来自没收的恐怖主义组织及其成员和支持者的资产。我们应迅速把这项建议付诸实施。

我现在谈第二个D剥夺(deny)恐怖主义分子发动袭击的手段。这意味着使得恐怖主义分子难以旅行、接受资助、获取核材料或放射性材料。

    ·   联合国已在这个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联合国公约》已生效三年。安全理事会早已开始对“基地”组织和相关实体的成员实行旅行限制和金融制裁。但是,我们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来确保这些制裁措施得到充分执行。

    ·   我们还需要采取有效的行动来打击洗钱活动。在这方面,各国可以采纳并推动实施经合组织的反洗钱金融行动工作组拟订的八项《关于资助恐怖主义问题的特别建议》。

    ·   我们最需要剥夺恐怖主义分子的东西也许是他们获得核材料的能力。核恐怖主义仍被视为是科幻小说。我希望它是科幻小说。但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材料遍地皆是,有关的专门技术知识举手可得的世界中,某些恐怖主义分子明确宣布,他们打算造成灾难性的伤亡。这样的袭击如果发生,不仅会导致大量伤亡和大规模毁坏,而且会颠覆世界经济,使千百万人陷入赤贫。根据我们对贫穷与婴儿死亡率之间关系的了解,任何核恐怖主义袭击都会在整个发展中世界造成第二波死亡。

    ·   虽然迄今尚未发生过这样的袭击,但这不能成为我们掉以轻心的理由。这只是给了我们最后一次机会来采取切实有效的预防措施。

    ·   这意味着集中管理、保护、在可能情况下销毁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材料,并执行切实有效的出口管制措施。8国集团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都在这方面采取了重大步骤,以填补反扩散制度中的漏洞。我们必须确保这些措施得到充分执行,并使其相辅相成。我敦促联合国各会员国毫不迟延地完成惩治核恐怖主义行径的国际公约。我赞扬防扩散安全倡议努力填补防范措施中的漏洞。

我提出的第三个D阻遏(deter)各国支持恐怖主义分子

    ·   在过去,联合国从未在那些窝藏和协助恐怖主义分子的国家面前退缩过,安全理事会一再针对这些国家实行制裁措施。实际上,正是由于这些制裁措施,若干以前赞助恐怖主义分子的国家已不再这样做。

    ·   我们必须保持和加强这一坚定立场。所有国家都必须意识到,如果对恐怖主义分子给予任何种类的支持,安理会都将毫不迟疑地对其采取强制性措施。

第四个D建立(develop)各国防范恐怖主义的能力

    ·   恐怖主义分子利用一些国家的国力不强,藏身在这些国家。在那里,他们可以躲避搜捕,训练或招募人员。因此,全球反恐斗争的基石应该是提高所有国家的能力和加强它们的责任。这意味着实行善政和法治,建立尊重人权的专业警察部队和保安部队。

    ·   联合国已经在这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安全理事会在第1373号决议中要求各国采取重大防恐措施。反恐怖主义委员会监测各国执行该决议的情况。

    ·   但是,许多贫穷国家确实没有资金来建立它们需要的能力。它们需要得到帮助。新设立的反恐执行局将评估它们的需求,制订一个提供技术援助的综合办法。

    ·   每个国家要能够建立和维持一个高效率的刑事司法体制。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并愿意做出更大的努力。

    ·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日益注重施政涉及的问题。我们现在都意识到这些问题对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我们的选举援助司接到越来越多的要求,要求它协助那些常常是处于历史转折关头的国家举行选举,例如不久前的阿富汗、巴勒斯坦、伊拉克和布隆迪选举。我希望会员国根据布什总统去年9月向大会提出的建议,支持设立一个帮助各国建立或加强民主的基金,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作出努力。

    ·   在那些以狭隘或扭曲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当中,恐怖主义集团更容易到它们要的人。因此,我们必须帮助各国让它们的公民接受鼓励科学探讨和思想自由的现代教育。教科文组织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但是还有很多事要做。

    ·   生物恐怖主义可以在短短的几天内把致命的传染疾病传播到世界各地,没有其他的威胁能比它更生动地表明建立国家能力的重要性了。新的生物技术世界充满了希望和危险,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都还没有适应它。世界各地很快就会出现成千上万能够生产具有可怕杀伤力的特制细菌的实验室。

    ·   专家们都认为,预防这种危险的最好办法是加强公共保健。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在经费短缺的情况下,在监测和应对致命传染病疫情方面进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但是,如果发生大规模-自然或人为-的疫情,地方保健系统将首当其冲;然而,在许多贫穷国家中,地方保健系统薄弱或根本不存在。我们需要采取一个重大举措来建立这一系统。

最后一个、但也是非常重要的D是,我们必须捍卫(defend)人权

    ·   我要非常遗憾地说,国际人权专家,包括联合国系统的人权专家,都一致认为,各国目前采取的许多反恐措施均侵犯了人权和基本自由。

    ·   即便是在最特殊的情况下,人权法中也留有足够的空间来采取强有力的反恐行动。但是,牺牲人权并不能促进反恐斗争。恰恰相反,它有助于实现恐怖主义分子的目标,因为它在道义上输给了恐怖主义分子,在恐怖主义分子最有可能去招兵买马的那些人中造成紧张,并使他们仇视和不相信政府。

    ·   反恐战略要取得成功,不仅宜维护人权,而且必须维护人权。

    ·   因此,我非常赞同最近提出的建议,即设立一个向人权委员会报告反恐措施是否符合国际人权法的特别报告员职位。

    这就是我对全面反恐战略的最重要要点进行的概述。

    联合国的所有部门和机构都能够、而且都必须协助实施这一战略。我正在我的办公室设立一个执行情况工作队。工作队将定期开会审查整个联合国系统处理恐怖主义和有关问题的情况,确保各个单位都起适当的作用。

女士们,先生们,

    明天早上,我们将满怀悲痛,同整个欧洲,同整个世界,一起悼念一年之前同日在马德里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被无端残暴杀害的192名无辜人士。我们将重申我们对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的声援,对在爆炸事件中受伤的近2000名同样无辜的人的声援,和对在过去30年中深受恐怖主义之害但民主信念始终不变的西班牙人民的声援。

    同时,我们将悼念在2001911日遇难的人,和在达累斯萨拉姆、内罗毕、特拉维夫、巴厘、利雅得、卡萨布兰卡、巴格达、孟买、别斯兰发生的其他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遇难的人,并悼念世界各地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无论他们的国籍、种族或信念为何。

    有一些伤痛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合。但有一些伤痛是永远不会完全愈合的,对那些心中痛苦万分的幸存者来说尤其是这样,不管他们是身体受伤,还是因痛失亲人而在心灵上遭受创伤。

    对世界各地的受害者来说,我们表达同情之词不过是空洞的安慰。他们知道,不直接身受其害的人是无法了解他们的悲痛的。让我们至少不利用他们的悲痛来做文章。我们必须尊重他们。我们必须聆听他们的倾诉。我们必须尽我们的能力来帮助他们。

    我们必须下决心竭尽全力,使其他人免遭与其相同的命运。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