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人权委员会的讲话

2005年4月7日,日内瓦



谢谢,主席先生。与你一样,我也深切意识到,随着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逝世,我们大家失去了什么。他为和平、为宗教自由、为不同信仰者相互尊重和谅解而大声疾呼。他的声音是无法取代的。我希望,在哀悼他逝世之际,我们关心人权的每个人就可以表明,我们决心维护他的这方面遗产。

主席先生,

诸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共同在这一委员会肃立默哀,悼念卢旺达种族灭绝的死难者。当时我们再次回顾我们作为一个集体未能保护千百万手无寸铁的人们。我们决心更果断地采取行动,确保永不允许这种抛弃我们共同人性的事情重演。

今天,我们已经面临必须证明自己承诺的另一时刻。

首先是因为达尔富尔发生了令人惊骇的苦难。已经进行了有价值的努力,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很高兴安全理事会现在已同意对那些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或人权法的人进行制裁,并请国际刑事法院在揭露有罪不罚的真相和追究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人的责任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认为,我们应感谢非洲联盟部署的部队,它们的存在--不论在哪里--肯定有助于保护居民免遭更多罪行的摧残。但是这支部队以目前的形式显然不足以在如此广大的领土上处处提供安全。同时,在政治解决方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对我们大家,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一个机构,这一局面都是一种考验。而对成千上万的男女和儿童来说,我们的反应已经来得太迟了。

但是今天,我还想到一些受害者,他们所处的困境并非如此众所周知。我想到那些弱者、穷人和易受伤害者。我想到所有被剥夺人权或者可轻易成为暴力和压迫的牺牲者的人。对所有这些人,按照《宪章》的规定,我们的责任是很明确的:无论何时何地出现,我们必须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增进和保护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

的确,无人可以垄断人权这一高尚的道德。富国和穷国都存在侵犯人权的现象。许多国家的妇女仍然没有享有全部权利。无论是以宗教、族裔名义还是以国家安全名义进行的侵犯,都要求我们的良知作出反应。无论是公开还是暗中的侵犯行为,都迫使我们为所有人都有权受到尊重和保持自己的尊严而挺身而出。

在我的报告“大自由”中,人权是我向会员国提出的一揽子建议的核心。我认为,没有安全,我们就无法享有发展,而没有发展,我们就无法享有安全。但我还强调,没有对人权的普遍尊重,我们就既不能享有发展,也不能享有安全。除非这些事业齐头并进,否则其中任何一项事业都不会成功。除非我们改革人权机制,否则我们就不能振兴公众对联合国本身的信任。

人权事业已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过去60年的多数时间里,我们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阐明、编撰和尊奉权利。这一努力产生了一个法律、标准和机制的非凡框架--世界宣言、国际盟约和其他许多文书。在某些领域,这些工作需要继续下去。但是宣言的时代正在让位于实施的时代,这也是理所应当。

我提出的各项建议反映出情况的这一演进。最重要的是,它们试图建设一个能够实现《宪章》的承诺的联合国。因此,我提议对联合国人权制度的三大中心支柱,即条约机构、高级专员办事处和政府间机制,进行重大改革。请允许我逐项加以说明。

七个条约机构是多年来谈判达成和获得接受的各项权利和保护措施的独立监护机构。它们与各国的对话强调责任制,它们的建议为充分遵守所需的步骤提供了明确的指导。条约机构制度有助于产生在国家一级支持执行人权的群体。但是这一制度必须精简和加强,以便各条约机构能够更好地执行任务。必须紧急采取措施,使其能够作为一个强大和统一的制度运作。

我还呼吁会员国加强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该办事处的作用已大大扩展。除了长期的宣传工作外,目前它还在从事预防冲突工作和对危机作出应对。它的大部分精力曾经专用于为人权机构服务,现在它也提供广泛的技术援助。

然而办事处在某些关键方面能力不足。例如,即便侵犯人权行为往往是动乱的最初征兆,但它无法作出适当的预警。高级专员及其工作人员在受到实际限制的情况下继续努力工作,这一点值得赞赏。他们是最先承认存在缺点的人,他们也最有能力查明克服这些缺点的途径。因此,我已经请高级专员在5月20日之前提出一份行动计划。我预计她的建议中占显著地位的将是要求增加资源。尽管人权在我们工作中所占的中心位置,联合国划拨给这一方案的只是其经常预算的2%。我们需要增加这一比例,以应付我们面对的愈来愈多的挑战。

我现在来谈谈我的建议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正如诸位所知,我建议会员国以一个规模较小的人权理事会来取代人权委员会

目前形式的人权委员会有一些显著的长处。它可以就国家状况采取行动。它可以任命报告员和其他专家。而且它与民间社会团体密切协作。

同时,新的需要已超过了委员会执行任务的能力,其会议的政治化和工作的选择性也破坏了这一能力。我们已经到了委员会信誉的下降给整个联合国系统的名誉蒙上阴影,而零敲碎打的改革不足以解决问题的时刻。

成立人权理事会将提供一个崭新的开端。我的基本前提是,关于人权问题的主要政府间机构应有与其工作的重要性相符的地位、权力和能力。联合国已经拥有处理其他两个主要目的,即安全和发展的理事会。因此,创建一个正式的人权理事会在理念和建构上都很明确。但最重要的是,新的机构要能够执行要求它执行的任务。

我已经提议这一理事会作为一个常设机构,能够在必要时举行会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年只举行六周会议。它应该有明确规定的作为同行审查机构的职能。它的主要任务是评估所有国家履行其所有人权义务的情况。它将作为人权是普遍和不可分割的这一原则的具体表现。对公民、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以及发展的权利,也将给予同等重视。而且理事会还应有能力向各国提供技术援助,以及向各国和联合国机构提供政策咨询。

在这样一个制度下,每一会员国都能定期提出审查要求。但这种轮流不应妨碍理事会处理可能发生的大规模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确,理事会将必须能够提请国际社会注意紧急危机。

新的人权理事会必须由保证承担义务者组成。它必须更加负责和更具代表性。这就是我为什么建议成员由大会三分之二多数选出,而当选国必须有承诺遵守最高人权标准的可靠记录。由大会三分之二多数选举产生,这一点应有助于使成员更负责任,同时整个机构更具代表性。

成立一个理事会并不能克服我们在处理人权问题时遇到的所有紧张状况。这一问题本身就内含一定程度的紧张因素。但理事会可以允许更全面和更客观的做法。最终它将产生更有效的援助和保护,而这应是用来衡量我们的标尺。我促请各会员国尽早在原则上同意建立人权理事会。然后它们可转向细节问题,如理事会的规模、组成和任务规定;与联合国其他机构的关系;如何保留现有机制的最佳做法,如特别报告员和与非政府组织密切协作。与高级专员进行协商当然将是这一进程非常重要的部分,高级专员已准备好给予协助。让我们大家各尽其能来实现这一点,并表明联合国要象对待安全和发展问题那样认真对待人权问题。

女士们,先生们,

人权是联合国的核心特性。各地的人们都在期望我们支持这些普世的理想。他们需要我们成为他们的同盟者和保护者。他们希望相信,我们能够帮助揭露偏执,捍卫弱者和无发言权者的权利。

长期以来,我们太自信自己的能力了。但在我们的允诺与我们实际兑现的一切之间,差距却愈来愈大。答案不是从雄心勃勃的人权议程后撤,而是设法改善,使我们的机制有能力不辜负世界的期望。

我们若不采取行动,我们所代表的人是不会理解或接受我们的任何借口的。因此,让我们向他们表明,我们明白危在旦夕的是什么。

谢谢诸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