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联合王国联合国协会的讲话
联合王国威斯敏斯特中央厅

2006年1月31日



  谢谢外交大臣所作的非常友好的介绍。

各位阁下,

联合王国联合国协会各位成员,

亲爱的朋友们:

  首先,感谢大家此时来这里开会。

  去年我们庆祝《联合国宪章》通过六十周年。今天我们庆祝联合国作为一个工作组织诞生六十周年。

  1946年1月10日,大会正是在这个大厅举行第一次会议。1月17日,在马路对面的Church House,安全理事会成立了。2月1日挪威的特里格夫·赖伊当选并于第二天正式担任联合国第一任秘书长。

  啊哈!你们大家都忘记了这些吧。不过不要紧。我们这些做秘书长的习惯于被人忽视。六十年前,当美国大使在这个大厅站起来推荐安全理事会选出的候选人时,他不得不请布赖恩·厄克特告诉他哪个是特里格夫·赖伊,接着又把他的名字念错了。

  (当然,这个故事最精彩的是,布赖恩今天仍然是联合国大家庭的成员,仍在帮我们指出正确的道路。)

  你们会问,当时布赖恩在这里做什么,大会和安理会如何为自己作出了安排,又没有一个秘书长来告诉他们坐在哪里,如何进行表决?

  答案是,布赖恩在为代理秘书长服务,他就是著名的英国外交官格拉德温·杰布。你们看,从一开始,英国人便静悄悄地把权力握在自己手里。

  从那时起情况就一直是这样了。你们也许已经注意到了,你们的一名同胞甚至渗透进来当我的办公厅主任。

  在联合国,正如杰克·斯特劳的一名前任所说的,你做超过你的能力范围的事。

  有一位这样技巧高超的人,他就是汉内勋爵。他非常友善,担任我设立的威胁、挑战和改革问题高级别小组的成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戴卫,我很高兴你担任联合王国联合国协会的主席。你和萨姆·道斯将是梦幻组合。我非常感激萨姆、感激理查德·乔利和整个协会,感激他们大力宣传我的报告《大自由》,并组织大众对该报告进行讨论。同样地我也要感激杰克及其同事们,包括特别是首相和财政大臣,感谢他们的鼎立支持。

  由于你们的工作,这个国家的许多人都领会了我报告所载的信息,这个报告借鉴了高级别小组的报告以及千年项目报告《投资于发展》。

  简单地说,这个信息有两重意思。第一是,我们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人类面临的全球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贫穷和不平等到核扩散,从气候变化到禽流感,从恐怖主义到艾滋病毒/艾滋病,从族裔清洗和种族灭绝到贩卖人口。因此,大家到一起来,找到全球解决办法,显然是明智的。

  其次,全人类都渴望三种自由,即免于匮乏、免遭战祸或大规模暴力行为、免受任意待遇或污辱人格待遇的自由,这三种自由是相互密切联系的。没有发展就没有长期的安全。没有安全就没有发展。任何社会不尊重人权和法制,就不能长期保持安全或繁荣。

  这就是《大自由》纲领的基础理念;既然各位对此具有强烈的兴趣,我将向大家提出进展报告。

  如各位所知,这是去年9月世界首脑会议的议程。因此,我要首先介绍首脑会议在哪些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

  第一,它有助于促使大家对援助和减债作出了新的重大承诺(对非洲的援助增加了一倍),并一致坚决地重新确认了千年发展目标。在这方面,我要特别感谢联合王国在八国集团和欧洲联盟中发挥的领导作用。

  发展中国家也作出了非常重要的承诺--首先是承诺在今年年底之前制定出到2015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战略。

  在人道主义救济领域,首脑会议为我们提供了大有改进的应急基金,应使我们做到无论何时发生灾害,都能够迅速做出应对。

  在和平与安全领域,会员国一致“强烈谴责所有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无论由何人所为、在何地发生、其目的为何”。会员国指示大会“毫不拖延地”依据我于今年3月在马德里提出的要点来制定、通过并执行一项综合性的全球反恐战略。

  不过,各会员国在这一领域作出的最具体的决定是设立建设和平委员会。该机构将填补一项真正的体制空白--并确保在维和人员离开很久后,注意力和资金仍专用于刚刚摆脱暴力的国家。

  在人权领域,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办事处,为高级专员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源。新成立的民主基金得到了热情的支持。我希望在今后的一两个星期内,我们能就新的人权理事会达成协议,以取代失去信誉的人权委员会。

  对我而言最宝贵的是,首脑会议赞同各国,无论个别还是集体,均有责任保护民众免遭种族灭绝、战争罪行、种族清洗和危害人类罪之害。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我曾为此呼吁多年。

  最后,首脑会议为管理联合国的方法敞开了进行重要变革的大门。我已经推行了其中一些举措,例如设立道德操守办公室,确保为举报人提供更强有力的保护。但主要的变革措施仍在酝酿之中。

  的确,首脑会议的许多决定只是原则承诺。现在艰苦的斗争是,从细节上在实践中加以落实。

  例如,捐助方和发展中国家对发展的承诺问题。面对强大的既得利益,要使这些承诺通过各国的政治体制,需要作出持续的政治努力。为在贸易上实现突破,也需要作出同样的努力,给予发展中国家在世界市场上竞争的真正机会。

  关于和平与安全问题,首脑会议着重指出有必要“尽一切努力”在本届大会就关于恐怖主义的全面公约达成协议,对此,尚待各会员国作出回应。至关重要的是,会员国必须达成这一协议,并依照首脑会议要求紧急制定全面反恐战略。在这座城市的你们清楚地知道,恐怖主义是一场全球性灾祸,所有国家携手战胜恐怖主义是何等的重要。

  对人权的承诺也应采取同样办法。在原人权委员会开始举行下一届年会之前,即2月中旬之前,必须完成关于新的人权理事会的谈判。这些谈判能否成功并无保证。现在是所有真正关心人权问题的人必须作出最大努力的时候了,要确保我们的确建立一个权威的、能得到尊重的并为全世界受压迫者伸张权利的人权理事会。

  这种办法也适用于愿意“通过安全理事会,及时而果断地采取行动”的庄严宣言,以保护那些其政府无法保护的人民。只有安全理事会准备对此采取行动,这一宣言才是有意义的。现在,安理会面临一场明确的考验:非洲联盟已表示希望看到将其在达尔富尔的任务转变成一项联合国的和平行动。

  这赋予安理会一项不可逃避的责任,即为了制止达尔富尔人民仍在遭受的杀戮、强暴和种族清洗,应立即果断地采取行动。

  我们是否能够对我们所有的人事和资源规则进行彻底整顿,也仍有待观察。首脑会议为这种整顿打开了大门,我们迫切需要进行这项工作,方能建立能够执行过去十五年来会员国赋予我们的各种业务职责的管理系统。因此,会员国就我在下个月将提出的建议商定采取有关行动,是极为重要的。

  同时,大会将对1946年至2001年期间会员国交给本组织的、现仍在进行的所有任务进行一次审查。这样就应可能避免许多重复和浪费,确保我们的工作反映会员国当前的、而不是昨天的优先事项。不过这一重要目标在大会能获得多大支持?我没有把握。

  事实上,这些改革中没有一项是会员国容易达成一致意见的,因为在发展中国家和捐助国之间、小国和大国之间、以及经常在唯一存余的超级大国和所有其他国家之间,都存在很深的猜疑。

  这些猜疑也对首脑会议产生影响。世界领导人在有些领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最令我失望的是,他们没有拟定朝着裁军和不扩散前进的路线。

  在今天的世界上,还能有什么威胁比核武器或生物武器落入恐怖主义分子手中、或某个国家因为某种可怕的误解或错误的判断而使用这些武器更令人不安的呢?拥有这些武器的国家越多,危险就越大。已拥有这些武器的国家的武库越扩大、或坚持这些武器对其国家安全是不可或缺的,其他国家就越感到它们也必须拥有这些武器来维护本国的安全。

  35年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出色地保护人类免遭这种危险。但现在这项条约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

  今天的头条新闻是关于伊朗--这是完全有道理的,因为这涉及遵守基本条约义务和承诺的问题。作为《不扩散条约》签署国,拥有发展核能源的权利的条件是:承担不制造或不获取核武器的庄严义务,遵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整套标准并接受其监督。

  但如果我们从这条新闻向后退一步,就应清楚地看到,我们不能继续从一个危机跳到另一个危机,直至这个制度葬身于一连串的核扩散之下。

  过去一年中,各国政府曾两次有机会通过以下方式加强《不扩散条约》制度的基础:商定更加有力的原子能机构视察制度;制定使各国不进行可裂变材料浓缩和再加工的奖励和保证措施;以及采取有力措施履行裁军承诺。

  但是两次机会他们均未能把握。我们不能再这样坐失良机了!

  外交大臣,我非常感谢你去年与其他六位外交部长一起为重建不扩散方面的协商一致做出的努力。这是近来为加强集体安全的关键支柱所做出的少有几项严肃的多边努力之一。我促请你继续这样做。

  首脑会议的另一项重大失败,当然就是未能就扩大安全理事会问题达成一致。

  虽然联合王国是支持扩大安理会的,但我怀疑无论在伦敦还是其他现有常任理事国的首都,有几人真正为此而扼腕痛惜?

  然而,人们认为联合国权力基础非常狭窄,只有五个国家在发号施令,这种看法正在慢慢侵蚀着联合国的威望与合法性,这一点不容低估。

  正是这种失望和被排斥的感觉,促使很多国家行使了它们唯一掌握的权力,即阻挠改善管理等其他改革的权力--因为有些国家认为甚至那些改革也是大人物为自己谋取更多权力的一个企图。

  因此,我们必须扩大权力基础。扩大安全理事会是迟早的事。但与此同时,我们要以其他方式让更多国家在联合国决策中有更多发言权。

  常任成员不妨给予当选成员更多重视,大会不妨更加注意选出能担负起责任的成员。

  整个安理会应更情愿地与其他联合国机关分享权力,包括新设的人权理事会和建设和平委员会、经过改革的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和大会本身。如果这些机构获得更多尊重和权力,就有更多会员国有机会行使这些权力;这反过来会使他们重新感受到对本组织的承诺,并更加关心促使本组织运作。

  英国可凭借其经验和威望在改革联合国管理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实际上,英国表示愿意不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常任成员地位这一个篮子里,已经为其赢得了更高声望。

  有些行动看似放弃权力,实际却能提高英国的影响。因为,英国要在联合国这个圈子发挥影响和作用,就要确保世界其他国家确实尊重和在意这个圈子。实际上,今天或明天的格拉德温·杰布们在重塑联合国大厦方面发挥的作用,可与六十年前他们的先驱在缔造联合国的伟业中发挥的作用相提并论。

  如果我们要使联合国有能力应对当前和今后的危机,无论是多哈还是达尔富尔、全球恐怖主义还是全球变暖,就要在政治家能力和重新建立信任方面切实作出努力。英国可发挥重要作用。鉴于英国与美国的语言和友谊联系、与很多发展中国家在英联邦中的联系以及在欧洲联盟中的主导成员作用,英国拥有绝无仅有的地位。

  我热切希望,在今年年底可以将一个可以更好地应对21世纪挑战和服务于各国人民的联合国传递给我的继任者,因为联合国是以各国人民之名创建的。在实现这一目标过程中,我期盼着英国扮演的不是配角,而是主角。

非常感谢!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