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圣保罗大教堂
支持千年发展目标活动上的讲话

2005年7月6日,伦敦



    晚上好,谢谢大家参加今晚的活动。

    请允许我以联合国秘书长的名义,也以一个非洲人的名义指出,此刻莅临伦敦是一种令人深为感动的经历。目睹政府和公民、民间社会和工商界、新闻媒体和消除贫穷运动的参与者同千年运动和联合国同心协力,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而奋斗,这种现象在人的一生中实为罕见。

    今年夏季,你们真切地表明,伦敦不论从哪一方面而言,都是体现奥林匹克精神的城市。

    如果说能够生活于这一时代是上天赐福,那么,今夜能身处圣保罗大教堂,就是身置天堂了。在圣保罗研究所协助下,在神的庇荫下,我们会聚一堂,聚首在消除贫穷的白环旗帜之下。这个信息明确无比,响彻穹苍,足以抵达至高之处。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朋友戈登·布朗今天来到这里。戈登,你和布莱尔首相是当代两位伟大的世界领袖,因为你们将促进发展的事业牢固地置于发达世界的议程之中。你们激励着人们进行创新,寻求如何实实在在地处理从减免债务到切实增加发展援助等各种问题。

    你们大家和我一样,我们今晚会聚在此是因为知道,对于千年发展目标而言,对于全世界贫穷者而言,现在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时刻。大家知道,我们今后十年成效如何,将取决于今后数日和数月必须作出的决定。

    过去50年来,种种信誓旦旦的誓言都变成背弃的诺言,千年发展目标为何与之不同?我认为有四个原因。

    第一,富国首次同意承担自己应负的责任,提供更多、更好的援助,取消债务,促进公平贸易,支持贫穷国家的各种努力。

    发展中国家也同意承担自己应负的责任,改善施政,妥善利用资源。

    第二,千年目标以人为本,具有时限,可以衡量。

    对发展援助最常见的不满意见是资源因腐败和管理不善而遭浪费,而且无法跟踪进展情况,无法确保问责制。现在,我们有了一系列注重人的基本需要、而且可以衡量的明确指标。我们有了可以衡量全球和国家两级进展情况--或缺乏进展--的基准参数。我们有了从伦敦到罗安达到勒克瑙街头每个男女完全可以支持和理解的一系列简单却强有力的目标。

    第三,千年发展目标得到空前的政治支持。

    根据《千年宣言》制订的八项目标,五年前获得联合国全体会员国一致赞同。从前,富国和穷国从未一致正式赞同这种具体的目标。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国际体系的所有其他主要机构也从未这样共同一致地支持这一系列发展目标--并且愿意为实现这些目标承担责任。

    第四,亦是最重要的原因,千年发展目标是能够实现的。

    这些目标当然十分艰巨,但是,从技术上说,它们是可以实现的。这些目标并非异想天开的臆想。

    以第一个目标--将赤贫减少一半--为例。过去十五年来,贫穷现象已经空前大幅度减少,亚洲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1990年以来,亚洲赤贫人口减少2.5亿以上。

    即便在进展最缓慢的非洲,一些国家如维持目前的增长率,加上社会改革和施政改革以及预定的保健和教育支出,也足以在2015年以前实现若干目标。

    但是,整体情况并不平衡。撒哈拉以南非洲最贫穷的人变得更加贫穷。就总体而言,非洲远远落后于大多数目标,粮食不安全现象继续存在,儿童和孕妇死亡率极高,贫民区人口与日俱增,赤贫人数普遍上升。

    亚洲近7亿人口每天生活费依然低于一美元,这个数字占全世界最贫穷人口将近三分之二。世界上估计共有10亿人口--发展中世界的五分之一人口--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我们在实现这些不同的目标方面,取得的成绩参差不齐。在减少饥饿、改善获得饮水机会和增加小学入学人数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但是,在整个发展中世界,产妇生产时无谓死亡的现象持续存在。艾滋病毒/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继续在蔓延,继续造成死亡。在许多国家,两性平等依然不过是妇女的一种盼望。破坏环境的现象对人们的食物和饮水、对他们的生计和家园构成日益严重的威胁。

朋友们,

    我们了解了这些情况,怎么能高枕无忧,袖手旁观呢?在全球经济中,没有自动导航装置,没有神奇的市场,也没有上涨的潮汐可以支撑起所有船只。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不变,某些最贫穷国家到2015年就无法实现许多--甚至无法实现任何--千年目标。鉴于迄今我们已经取得可观的成绩,这些国家若无法达标,无疑是失去机会,令人遗憾。

    正是出于这一原因,2005年必须将富国和穷国之间建立全球伙伴关系--即第八项目标--的概念付诸实施。请允许我再次指出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契约的规定。

    每个发展中国家对本国人民都负有义务,应负责本国的发展。这意味着需要改善施政,打击腐败。这意味着需要设计政策和投资,加强经济。这意味着需要提供实实在在的资源来资助消除贫穷的战斗。

    如果发展中国家这样做,那么,发达国家就必须保证提供充分支持。这意味着需要提供更多高质量的发展援助。这意味着需要使贸易制度能够真正支持发展。这意味着需要提供范围更广、程度更深的减免债务办法。

    我们不应忘记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穷人居住在农村地区,以农为生。这就是说,我们必须结束在富国实行的农业补贴,让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得到更加公平的待遇。我们必须取消阻碍逐步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贸易和非贸易壁垒。

    发展中国家并非只在观望、等待。我们从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等倡议中可以看到,很多发展中国家正在大力推行社会、政治和经济改革。对减贫、民主、人权和善政作出的实际承诺正是对这些改革的支持,由公民发起、要求政府负责的运动--如在本地联合王国发起的让贫穷成为历史运动--也是对这些改革的支持。

    欧洲联盟同意在今后十年大幅增加官方发展援助,从而树立了一个有力的样板。我尤其欢迎欧洲联盟为到2015年实现将收入的0.7%用于援助的商定目标订立了时间表。这一时间表对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至关重要。

    我们看到上个月八国集团财政部长作出决定后,在债务减免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很久以来,世界上一些最贫穷国家为了偿还债务不得不牺牲掉人民的生活。现在该是注销债务的时候了。

    谨让我再次向联合王国表示致敬,赞扬它带头特别是为提供无条件援助作出大胆举动,在所有捐助国中推动提供更有效的发展援助。

朋友们,

    五十年前,我在加纳独立斗争的高潮中长大。我目睹斗争取得成功;看到实现和平转变;眼见我的同胞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在成长过程中感觉到变化是可能的;今天我再次产生这种感觉。

    我们将有时间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在全世界范围以及在多数,甚至是所有个别国家--但是我们必须打破一切照旧、泰然处之的做法。

    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取得成功。必须从现在起到最后期限的整个十年期间持续采取行动,才能取得成功。我们需要时间来培训教师、护士和工程人员;需要时间来建造公路、学校和医院;需要时间让小型和大型企业成长,以便产生所需的就业和收入。我们必须现在就开始行动。

    今后几年我们必须将全球发展援助增加一倍以上。否则我们就无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

    从今年夏季开始,我们进入了2005年进程的最关键阶段--在此阶段中,各国政府必须决定前进的方向:本周在格莱尼格尔;9月份的纽约世界首脑会议这将是历史上世界各国领袖最大的一次聚会;以及12月的香港贸易谈判,全世界将在这次谈判中寻求完成《多哈发展议程》。

    这正是我们现在所见的民众动员如此重要的原因--今晚你们所有人聚集在此;在这么多的城市组织8场实况转播音乐会;全球呼吁消除贫穷行动在全世界其他很多地方举办各种活动。

    昨天我是从利比亚非洲联盟首脑会议飞抵这里的。我可以告诉诸位,非洲也在真正的基层进行一场支助千年发展目标运动。

    为了配合这场运动,很多非洲国家政府作出承诺,决心坚持履行他们有关千年伙伴关系的诺言。

    毋庸置疑,千年发展目标已激发起空前的努力。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项实现这些目标的行动计划, 这要归功于过去几年提出的很多构想,例如非洲委员会、联合国和很多其他机构所做的工作。

    还有一个迹象令人鼓舞,这就是关键的组成部分--政治意愿--已经产生。

    未来几天和几周将对此进行考验。

    与五年前通过千年发展目标时相比,今年的任务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更加艰巨。此刻,领导人必须决定实现这些目标的具体步骤,而非只是确定各项指标。他们必须商定一项计划来实现这些目标。

    纽约首脑会议的议程比这还要重大。这项议程是建立在一项理解基础之上的,即发展、安全和人权本身不仅仅是目标,还彼此加强、相互依赖。在我们这个相互连接的世界中,人类大家庭要发展就离不开安全;要享有安全就离不开发展;如果不尊重人权,既不可能取得发展,也没有安全可言。为了实施这项理解,我们还需要重新振兴联合国本身。

    摆在桌面上的各项议题对我们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如果9月份的首脑会议能够作出决定,帮助加强我们的集体安全;如果我们能够在消除贫穷、疾病和文盲的斗争中取得实际进展;如果世界能够提供实现所有千年发展目标的手段;如果各国政府承认人权是核心,对联合国进行改革,确保其能够胜任它必须进行的工作--全世界人民都将受益。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遇到了进行历史性改革和根本性改革的世代机遇。不过这要取决于各国政府的意愿及在座各团体和个人的承诺。

    从现在起到9月份,请你们不断向全世界响亮明确地表达你们的声音,此后还须不断提高你们的声音,责成各国政府信守承诺,并帮助将这些承诺变成行动。

    当历史对我们这一时代的人作出评价时,不要说我们手段无穷、意志薄弱。我们要让历史说我们是“充满仁爱的”的一代人,正如沃兹沃斯所说,我们是真正让贫穷成为历史的一代人。

    谢谢诸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