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的讲话

2006年11月15日,内罗毕



[齐贝吉]主席先生,

[肯尼亚环境部长兼缔约方会议主席基伍沙]基布瓦纳先生,

  感谢肯尼亚政府和人民主办此次国际会议。你们热情欢迎成千上万人的到来,为我们议程上的重要工作创造了非常良好的条件。感谢你们再次大力支持联合国。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在座所有人都致力于改善人类境况。我们大家都希望看到有那么一天,每个人而不是少数几个幸运者都能在尊严中生活,满怀希望地期待未来。我们大家都希望在人与人之间、以及在人与其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之间创造一个和谐世界。

  这一愿景总是面临极大困难,如今更是因气候变化而陷于更大困境。甚至连过去几年取得的成果也面临得而复失的危险。

  气候变化并不是如许多人至今仍认为的那样仅是一个环境问题。气候变化是一个全方位的威胁。

  它对健康构成威胁,因为世界变暖,疟疾和黄热病等传染病便扩散更远、更快。

  它可能威胁到世界粮食供应,因为气温上升和长期干旱使沃土变得不适合放牧或种植。

  它可能使世界近半人口生活的沿海城市,例如拉各斯或开普敦面临危险,因为冰冠和冰川融化所致的海平面上升可能使这些城市被淹。

  除了诸如此类的种种问题,而且今后还会有更多问题出现:损失以亿计的与天气相关的灾难;森林和珊瑚礁等重要生态系统的被毁;水源消失或因咸水侵入而被污染。

  气候变化对和平与安全也是一个威胁。举例而言,雨量变化可能加剧资源竞争,引发可能成为不稳定因素的紧张关系和移徙,尤其是在脆弱国家或动荡区域。有迹象表明,有些情况已经出现;很有可能出现更多问题。

  这不是科幻场景。这些是根据明确、扎实的科学模型得出的可信预测。一些顽固的怀疑论者仍试图传播怀疑。应看清他们的本来面目,那就是不合拍、不合理、不合时。事实上,科学共识不仅日益完整,而且日益令人惊醒。许多长期以谨慎闻名的科学家如今都声言全球趋暖已危险地接近无可挽回的临界点。

  经济学家中可能也有类似的观点转变。本月早些时候,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联合王国的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的一项研究报告把气候变化称为“前所未有的最大、最广泛的市场衰退”。他警告说,气候变化可能使全球经济萎缩20%,导致如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所带来的那种经济和社会动荡。

  好消息是我们可采取许多对策。我们已开始更清洁、有效地使用化石燃料。具有价格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日益增加。目前的研究和开发水平低得可怜、潜伏危险,如能加强研究和开发,我们便可大幅进展。

  在《京都议定书》的激励下,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国际碳融资每年可达1 000亿美元。低碳能源产品市场预期大幅增长。但我们需要采取更多“绿色办法”来满足骤增的能源需求。我们还必须有合适的刺激措施,以补充迄今普遍采用的以节制为基础的办法。

  气候变化为促进发展、推动我们各个社会走上更可持续的道路提供了切实机会。低排放并不一定意味着低增长或窒息国家的发展期望。因此,不要再持否定态度。不要再有人说,我们无能为力。现在减少排放所需成本远远低于今后应对排放后果所需成本,这一点已日益明朗。也不要再说什么再等等,直到我们掌握更多信息。我们已经知道,建筑在高排放量上的经济是对全球气候的无控制试验。

  但即便我们正在努力减少排放量,我们同时还需做更多工作,应对全球趋暖及其影响。气候变化对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影响之大不成比例,其中许多是非洲国家。穷人已经生活在污染、灾害及资源和土地退化的前沿。他们的生计和生存直接依赖农业、林业和渔业。不妨想想那些因缺乏基本的能源服务而被迫寻找燃料和水源的妇女和女孩。或想想近些年遭受气候所致灾害的无数非洲社区。莫桑比克的洪水、萨赫勒和肯尼亚的干旱,我们对这些仍记忆犹新。对这些社区的人民而言,应变是一个生存问题。我们必须更加优先地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战略和方案中考虑到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

各位阁下,

  局势已很清楚。必须将全球气候变化与冲突、贫穷、致命武器的扩散等历来独占政治议程头等位置的威胁同等对待。而联合国则必须提供世界对策所需工具。

  区域和国家举措有其价值。但联合国《框架公约》是制订真正全球性的对策的唯一论坛。《京都议定书》现已全面运作,其清洁发展机制已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亿元筹资渠道。

  这一机制是体现联合国牵头下的发展中世界政府与私营部门间伙伴关系的一个杰出例子。我高兴地宣布,6个联合国机构在此次会议上推出了“内罗毕框架”,这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发展中国家参与清洁发展机制的计划。我鼓励捐助国帮助这一举措获得成功。我还高兴地注意到眼下,开发署和环境署正实施一项举措,帮助包括非洲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把气候变化考量融入国家发展计划,即所谓的“使基础设施等领域免受气候影响”。

  联合国各机构将继续发挥其专门知识的作用。但采取行动的主要责任在于各个国家,就目前而言,是那些对大气层二氧化碳积累承担主要责任的国家。它们必须大力减少排放量。《京都议定书》是一个重要的前进步骤,但这一步子实在太小。在我们考虑如何推进之时,领导作用仍极为缺乏。

  与此同时,在发展中国家,排放量不能继续放任自流。许多发展中国家已就气候变化采取了可观行动。如中国那样的迅速增长的经济体日益成功地脱开经济增长与能源使用之间的纠结,从而减少了经济的排放密度。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企业界也必须发挥作用。在打赢气候之战中,公司行为及私人投资流向的改变将证明与政府直接行动至少同等重要。

  每个公民也可发挥作用。厨房里一个节能灯也许并不起眼,但如果乘以千百万倍,所节省的能源便是可观的。如果人民采取行动使气候变化成为一个其重要性高于目前程度的选举问题,则选民力量也可发挥同样有力的作用。

  我们各个社会仍有时间改变方向。让我们以政治上的勇敢精神取代经济上的被动防守。内罗毕会议必须传达一个明确、可信的信号,那就是世界政治领导人是严肃认真对待气候变化问题的。问题不是气候变化是否正在发生,而是面对这一紧急情况,我们是否能尽快改变自己。

  多谢各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