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联大的发言

2006年6月6日,纽约



主席先生,

诸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为筹备联大拟于9月14日和15日举行的国际移徙与发展问题高级别对话,我谨提交你们在第59/241号决议中要求并在第60/227号决议中再次要求我提交的报告。

  该报告全面审查了国际移徙最近的一些趋势,特别着重移徙对目的地国和原籍国的影响。该报告利用了以前的许多研究报告,其中包括国际移徙问题全球委员会进行的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报告,该委员会去年向我提交了报告和建议。

  在今天提交的报告中,我将重点放在国际移徙同发展最为相关的各方面问题上。

  该报告力陈,国际移徙在正确政策的扶持下,可以对移民来源国以及他们的目的地国的发展极为有益。但报告还强调,实现这些益处的前提条件是移民本身的权利得到尊重和捍卫。

  该报告表明,同某些流行的看法相反,涉及移徙的男女人数几乎相等。因此报告考虑到性别在国际移徙中的作用及其对性别相关问题的影响。

  也许最为重要的是,该报告探讨了各国政府为最大程度地利用移徙的发展潜力而正在设法管理人员流动和人员技能的多种新办法。本报告调查了这一领域的政府间合作——包括规范性框架、已经采取的各种全球和区域行动以及正在尝试的双边办法,如关于养恤金和健康福利的可转移性的协定。报告还指出,在保护人民免受人口贩运之害的斗争中国际合作也很重要。

  当然,会员国将会从所列举的事实中得出自己的结论。但是,我在报告的前言中冒昧提出了一些初步建议,现向你们作概括介绍。

  首先,我要祝贺联大决定就这一主题举行一次高级别对话,在此之前设立一个高级别小组并听取民间社会代表的意见。

  该报告清楚表明,我们处于一个新的移徙时代,今天,国际移徙确实是一个全球现象。大量的人口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不仅在邻国间或一个区域内移徙,而且在地球上相距最遥远的国度之间移徙。如果任何人对此有怀疑的话,在本市街头漫步一下,就会迅速纠正他们的看法。

  不受任何国际移徙影响的国家微乎其微,决策者越来越认识到这一问题对发展的重要性。因此,举办一场关于国际移徙与发展问题的全球讨论会非常及时。大家知道,彼得·萨瑟兰先生是参与创建工作的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为了保证最高一级充分认识到移徙问题的重要性,他已同意担任我的移徙问题特别代表。他已经在同各国政府广泛协商,并将继续敦促各国政府在9月举行的对话中提出最佳构想。

  我的第二点是,证明国际移徙所带来的益处的证据不断增加。不那么久远之前,曾为主要移民来源地的许多国家,如爱尔兰、南欧的几个国家、大韩民国和智利,已发展得非常出色,现在它们的经济繁荣,成为有吸引力的移民目的地国。这绝非偶然,也不应令人吃惊。

  给原籍国和目的地国带来的益处都与发展高度相关,因为两个类别中包括大量的发展中国家。事实上,一些发展中国家,如马来西亚和泰国,此刻正处于从一类向另一类过渡的阶段。

  不过我的第三点是,如果要假装在移徙问题上一切都在朝着最有利的方向发展,那就太天真了。

  我们都非常熟悉许多移民受到的虐待;在旅途中,他们成为走私者和贩运者的猎物,有时还会有生命危险;在定居国家,他们常常受到黑心雇主的剥削,还受到部分居民、有时甚至是公共当局代表的仇外排斥。

  我们同样必须认识到许多国家存在着社会和文化紧张局势,其起源是那儿有最近移居的大批外国人,特别是当这些人口的传统或信仰完全不同于该国长期居民所习惯的传统或信仰的时候。移民给一个国家带来的总体和长期的收益常常被更直接和当地的怨愤所掩盖,不论这些怨愤有没有充分的根据。

  我们大多数人现在也一定认识到一些原籍国受到的消极影响,特别是在外国更好的条件和更高的工资吸引下,拥有急需技能的工人,如卫生部门的保健人员“外流”。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没有几个国家不设法管理移徙,而愿意“躺下来”享受移徙的收益,这似乎已很明确。坐享移徙收益同企图完全阻止移徙一样愚蠢。因为完全阻止移徙只有严厉动用国家权力才能做到,但是这样做的国家会威胁自身的自由和繁荣。

  因此,阁下,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以带来最大限度收益和最小限度不良副作用的方式,设法疏导移民流的出境和入境,这就不令人感到意外。

  例如,目的地国设法挑选拥有最需要技能的移民,并试验各种旨在促进新社区和原公民间和谐相处与相互尊重的政策。同时,原籍国越来越想方设法在人口中扩散汇款的收益、与国外移民社区共事并激励他们用所得技能和资本回原籍国投资。

  许多政策需要有关政府的合作,而政府间的合作又能促进这些政策。即使没有这种合作,分享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交流思想也可以获得很多收益。

  阁下,这恰恰是会员国政府9月对话的意义。两天的对话和为它们做的准备工作预示将为有关各方提供非常丰富的学习经验,我希望我的报告能作出有益的贡献。

  我唯一担心是,这也是我的最后一点意见,两天的时间并不够。在我看来这个问题不能很快就得到透彻的讨论。。

  只要人类社会继续发展,国际移徙问题就有可能与我们共存。近几十年来移民人数激增,就像以前的经济一体化时期、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时期那样。未来几十年移民人数很可能会继续增加。与这种最有活力的现象相关的机遇和挑战也将继续出现。人类需要不断提出应对办法,其应对方式毫无疑问需要各国政府加强合作。

  这就是为何我在报告中提出各国政府可以期望这次高级别对话标志着全球在这个问题上进行认真合作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我根本不是提议或设想各国政府放弃对边界的任何控制,或在对民族特征和国家主权至关重要的这一领域放弃对政策的控制。但是我的确提议,如果它们认为高级别对话有价值,我相信它们会这样认为,它们可以建立一个自愿和咨询性的常设论坛,以便继续这场讨论、分享经验并交流思想。

  如果它们愿意这样做,毫无疑问联合国将成为讨论的场所,联合国工作人员将在论坛的组织和服务方面随时准备向会员国提供它们所需要的任何帮助。这正是本组织应当发挥的恰当作用,因为《宪章》规定本组织的任务是“促成大自由中之社会进步及较善之民生”。

  谢谢主席先生。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