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就安理会通过有关黎巴嫩决议的讲话

2006年8月11日



  我衷心欢迎安理会将要通过的决议草案,其中要求全面和立即停止敌对行动,我对此深感欣慰。现在就停止战斗是绝对重要的。如果战斗停止的话,我认为,该决议将使得有可能在今后几天缔结一项可持续和持久的停火协定。我希望,这可以成为通过和平手段解决该地区根本性的政治问题的进程的开端。

  但是,如果我有责任对各位成员说,我对安理会未能更早地做到这一点而感到极度失望。我相信,世界各地有数亿人和我一样感到失望和沮丧。几周来,我和其他很多人一直再三呼吁有关各方为了双方的平民百姓而立即停止敌对行动,这些百姓遭受了极端可怕、不必要的痛苦和损失。安理会各成员必须意识到,这种没能更快地采取行动的情况,严重动摇了全世界对安理会的权威和正直性的信念。

  真主党于7月12日向以色列发动了无端的袭击,打死八名以色列士兵,绑架了另外两名。自此以后,黎巴嫩和以色列都陷入了战争、死亡和破坏的动荡。

  根据黎巴嫩政府提供的情况,1000多名黎巴嫩人丧生,3600多人受伤。黎巴嫩总人口的约1/4——近100万人——流离失所。很多受害者是儿童。实际上,死于这场冲突的儿童超过战斗人员。以色列的轰炸把数以千计的住房变为废墟。它还摧毁了数十座桥梁和公路,结果10多万人无法到达安全地区;救援物资也无法送到他们手里。这种破坏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幸的。当黎巴嫩人民正开始在政治改革和经济复兴方面取得真正进展的时候而遭到这种破坏,就更加不幸。

  以色列人刚刚醒悟到一种威胁,他们本来完全有理由希望这一威胁已经离去,当时——安理会根据我的建议核证——即六年前他们已经撤出黎巴嫩。大约41名以色列平民被打死,数10万人的生活被打乱——由于真主党的火箭袭击而被迫躲入掩蔽所或逃离家园。真主党肆意开火,已造成最广泛的恐怖,完全不区分平民和军事目标,并且由于在人口稠密的地区发射火箭而使自己的平民受到威胁。

  破坏也不仅仅限于黎巴嫩和以色列。一个无法应付又一个暴力篇章和另外的不稳定来源的区域,陷入更深的战火。极端分子获得了新的弹药。联合国本身却成为抗议和暴力的目标,尽管它进行了人道主义努力,包括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联黎部队)的勇敢的维持和平人员营救陷入交火的人民。联黎部队不得不应付它既未被授权也没有能力应付的局势。

  我为在联合国旗帜下工作的勇敢的男女人士,实际上为所有人道主义工作着充满骄傲和钦佩;他们自7月12日以来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勇气,在激烈的战斗中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致使16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受伤,不幸的是造成另外五人死亡。

  实际上,联黎部队的坚韧精神,使安全理事会成员能够取得刚才所指定的外交办法。否则,你们就不得不面对联黎部队撤出的困难前景。实际上,如果决议草案中所呼吁的立即停止敌对活动的做法无法维持,你们还可能要在几小时或几天内面对这一局面。

  所以,该决议草案非常及时,标志着一个重要的前进步骤。我感到高兴的是,安理会成员能够解决他们的分歧,照顾到很多观点,我希望他们将一致通过这一案文。这样,他们就必须以同样的决心而努力使他们达成的协议在当地充分生效。

  首先,人道主义运输队和救援工作者必须得到真正的保障,能够获得安全的通道并接触那些需要帮助者。一旦战斗停止,就要立即开始应付帮助人民安全返回家园并重建生活的艰巨任务。

  其次,决议草案的核心是黎巴嫩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理所当然的,符合安理会第425(1978)、1559(2004)和1680(2006)号决议的规定。国际社会必须向黎巴嫩政府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以便它能够取得实际的主权。该国政府必须能够通过其正规武装部队和警察在全国及其所有边界上维护其权威,特别是防止破坏稳定的武器的非法流通。只有仅存在一种权力,一种武装的时候,才有机会实现持久的稳定。黎巴嫩国同任何其他主权国家一样,必须完全控制其领土上武力的使用。

  当然,这意味着以色列安全、迅速撤出黎巴嫩领土。我们现在有一个实现这一目标的明确设想。

  黎巴嫩政府关于在南部部署15000名该国武装部队的决定,是一种重要的事态发展。然而,尽管这支部队可能准备并愿意承担这一任务,该国政府本身承认需要帮助。这使安理会关于增强联黎部队的任务规定和人数的决定,成为一揽子方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联黎部队面对着一个或许比以前的任务更加艰难和危险的新任务。它必须是强大和有效的,确保在以色列撤出到部署黎巴嫩部队之间没有任何真空。显然,如果它要完成这一新的任务规定,就需要得到紧急的增援,获得先进的军事能力。安理会决不能放松一刻。我敦促安理会成员立即同现有和可能的出兵国展开密切协商,在当地的局势再次失控之前,提供更多急需的部队。我敦促安理会确保他们获得将需要的装备。

  我还呼吁所有潜在捐助国在黎巴嫩政府竭尽全力重建其被摧毁的国家提出财政帮助时,作出迅速回应。

  没有关于和平这一次将会维持的坚定保证,一些人可能对此犹豫不决。这种保证确实很重要,不仅必须依赖于停止敌对活动和部署经过扩大的和平部队,而且还依赖于解决根本的政治问题,包括释放俘虏,首先是那些被劫为人质者,并按照第1680(2006)号决议解决沙巴阿农场的问题。

  因此,我将立即承担起今天的决议草案所赋予我的角色。我们刚刚从任问题泛滥所造成的危险中得到可怕的教训。我们现在必须都懂得,除非我们完成未干完的事,这种事就可能而且将会让我们感到突如其来。

  黎巴嫩政府明天将开会,以色列内阁星期天将开会,审议这一决议。我将在这个周末着手同双方确定使停火生效的确切日期和时间。

  黎巴嫩成为受害者的时间太久。自从内战结束以来它陷于不完整的政治转变之中,一直是国内和区域行动者能够施展自私阴谋的场所。这样虐待一个脆弱的国家是可耻的。这样做损害了许多黎巴嫩公民所作的值得赞扬的努力,他们要把自己国家巩固成为一个主权、独立和民主的国家。

  该国及其人民应当获得更好的待遇。联合国应当充分支持他们为摆脱外来干涉和内部冲突的枷锁所作的努力。这样做将需要在黎巴嫩人之间达成全国共识和建设性的合作,其基础是包括叙利亚和伊朗政府在内的区域所有有关各方和行动者的彼此诚意和持续的对话。

  实际上,在过去五周里我们被再次提醒,中东已经成为如此脆弱、紧张和充满危机的区域——或许现在比以前更加复杂和艰难。它现在正在经历变革、变化和重新组合,其规模和战略意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殖民大国撤出以来所未见的。区域内外正在发生的观念的改变也许甚至比物质破坏更为险恶。长期以来被列入安理会议程首位的中东很可能今后多年仍会留在议程上。

  安理会将要通过的决议草案只是朝着所需的全面方法迈出的一步。将需要采取其他步骤——许多其他步骤。为了防止再次发生暴力和流血,国际社会现在必须准备对黎巴嫩的政治和经济重建提供持续的支持和援助,并且也要解决该区域更大范围的危机。

  具体而言,我们绝不能对加沙和西岸巴勒斯坦平民继续遭受的流血、痛苦和困难,或是对继续威胁邻近加沙地带的以色列社区的卡萨姆火箭的危险视而不见。中东和平进程的进展无疑将有助于解决区域其他地方的冲突,反之亦然。因此,必须立即处理该区域各项危机,不是孤立或双边地处理,而是作为完整和全面努力的一部分,并得到安理会的批准和倡导,以实现整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过去几周黎巴嫩和加沙的平行危机再次表明,这场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法。战争不是——我再说一遍,战争不是——以其他手段延续政治。相反,战争是政治技巧和想象力的灾难性的失败——把和平政治从它应有的最高宝座上拉下来。安理会今天采取结束黎巴嫩战争的第一步,较晚地重申了这一最高性——这是本组织创始者们期望它做的事。

  从长计议,只有政治解决是可持续的。以色列同埃及之间和以色列同约旦之间的和平条约体现了稳定的政治安排和协定。通过这些条约,有关国家的领导人勇敢地在先前充满暴力的边界实现稳定与和平,从而为其人民实现稳定与和平。归根结底,将必须在所有存在冲突的边界上制定建立在我们大家众所周知的基础上的类似的安排。只有全面解决方法能够带来持久和平。

  联合国赞同以公正方法解决所有这些问题。我们赞同黎巴嫩、以色列和区域的安全。我们赞同一项全面解决方法,因此,必须尽我们所能解决该区域公开或潜在的所有单独但却相互关联的问题和冲突。拖延只会意味着更多人丧生、更多希望破灭和安理会和本组织的地位和威信的进一步下降。

  我们现在和今后数月和数年中必须避免黎巴嫩、以色列和更广大区域的人民的任何进一步流血。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