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裁军谈判会议上的讲话

2006年6月21日,日内瓦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高兴有机会在裁军谈判会议上讲话。

  上个月,我在东京大学谈到核不扩散机制的现状。当时我指出,世界正处在十字路口。我认为,这个说法对裁军谈判会议这个机构特别恰如其分,因此我想利用我们今天相聚的时间,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你们所代表的政府发出呼吁。

  作为裁军谈判会议的成员,诸位十分清楚,我们面临着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一条道路,也就是积极接触之路,可以让我们通过信任、对话和谈判协商通向一个限制核武器扩散、乃至扭转核武器扩散的世界。

  另一条道路把我们带到另一种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觉得必须用核武器武装自己,而非国家行动方则掌握实施核恐怖主义的手段。

  国际社会几乎像是梦游般走在后一条道路上。究其原因,与其说是有意为之,倒不如说是判断失误、毫无结果的辩论以及为建立信任和解决冲突而建立的多边机制本身瘫痪所致。

  假若任何一个集团拥有让世界认识到这一危险的集体力量,那就是裁军谈判会议。多年来,裁军谈判会议是全球控制致命武器扩散的先行者。在经历了最近两次举世瞩目的失败之后,如果有一种时机可以打破长期以来阻碍你们工作的僵局,使裁军工作重新成为国际议程的重点,那么现在正逢其时。

  去年,各国政府曾两度有机会来巩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基础——先是5月份的审议大会,而后是9月份的世界首脑会议。但两次都失败了。这发出了一个可怕的信号,即对《条约》权威性的尊重日趋薄弱,而且在和平与繁荣的主要威胁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危险的分歧。

  此时此刻,我们不妨铭记《条约》已有的成就。因为几乎世界所有国家均加入《条约》,所以《条约》牢固树立了反核扩散的准则。《条约》有助于打破了肯尼迪总统的著名预言,即到今天将有25个或更多的国家拥有核武器。《不扩散条约》所取得的成就、所享有的全球支持及其活力,却往往无人提及。

  然而,这不应让我们无视《条约》面临的危机——在遵守条约和对条约的信心方面存在的双重危机。如今,拥有核武器国家与国际社会其他国家之间的契约,也就是《不扩散条约》的基础,却受到人们的质疑。尽管在实现裁军方面已取得某些进展,但全世界仍有数以千计的核武器,其中许多正处于待发状态。我们若要避免核扩散一发不可收拾,就必须作出重大国际努力。

  必须对迫在眉睫的核威胁建立共识。一些人坚持先裁军,后采取进一步防扩散措施,另一些人的主张则恰恰相反,双方之间的这场论战于事无补。不言而喻,两者都是确保安全所不可或缺的。

  我们必须看轻核武器的价值。日本已向世人表明,不必把安全和地位同拥有核武器等量齐观。南非销毁了本国的武库,加入了《不扩散条约》。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放弃了前苏联核武库遗留的核武器,也加入了《不扩散条约》。利比亚最近放弃了核武器和化学武器计划。我敦促其他国家抗拒核武器在世人眼中的诱惑力。

  我们还必须解决两个具体问题。鉴于去年9月的六方会谈就一整套可有效核查的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达成协议,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僵局特别令人失望。伊朗方面必须让原子能机构能够向世人保证,该国的核活动完全属于和平性质。在这两件事情上,我们所需要的解决办法不仅能维持和平,而且可以进一步加强《不扩散条约》的完整性。

  《不扩散条约》已经证明是一项切实有效的文书。这项成就值得我们去加强。裁谈会在这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

  裁谈会及其前身的确取得了一些重大收获。毋庸置疑,世界安全架构正建立在由这一机构谈判达成的关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主要条约之上。但是,上一次取得这种成就,即《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是九年前的事了。此后,裁谈会一直无所建树。故此,我要在上文提到的双重危机外再增加一重危机,这就是裁谈会本身所面临的僵局。

  然而,每逢这种时刻,总会出现许多构想,作出许多努力,目的是重新思索当今的安全挑战,规划前进的道路。

  由汉斯·布利克斯担任主席的独立委员会最近提出的报告,值得国际社会认真审议。今年晚些时候,由加拿大的约翰·巴雷特主持的联合国核查问题政府专家小组将向大会提出报告。我欢迎挪威主导的七国倡议正在开展的工作。我本人的裁军事项咨询委员会由尼日利亚的乔伊·奥格武教授担任主席,该委员会本星期就在日内瓦开会。我们必须把这些分头努力所取得的成果加以汇总,使其产生最大的影响力。

  我高兴地注意到,与过去几年相比,此次裁谈会似乎更加跃跃欲试,以期有所贡献。人们可以感受到,一种新的势头正在凝聚。

  十年来,你们第一次按商定时间表开展工作,从而对各项关键问题进行了有规范的辩论。科学家和其他方面的专家发挥了积极作用。由于裁谈会历任主席建立了连续性和一致性,你们的会议更为密集,也更加频繁。你们还特意努力体现所有国家的安全关切。

  据我所知,你们已收到中国和俄罗斯联邦就防止外层空间武器化提出的建议和构想。

  你们手里还有一份关于停止生产用于武器制造的裂变材料的开拓性文书的要点。美国对这一问题提出具体建议,这是一个有希望的迹象,我对此表示欢迎。这还将有助于加强《不扩散条约》。

  我希望,这些措施象征着一个富有成效的新时期的开端。近年来,那些耗费时间精力的挂钩做法左右了你们的工作,这个谈判机构早就应该摒弃这种做法,着手开展实质性工作。我并不小看你们在解决长期分歧方面所面临的严峻困难,特别是在核裁军和消极安全保证方面的分歧。然而,与全世界在更广泛的防扩散、裁军和军备控制领域所面对的巨大挑战相比,这些困难就变得黯然失色、无足轻重了。

  最后我要强调,你们是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开展工作的。21世纪的联合国决心在安全、发展和人权这三个领域齐头并进。这些领域密不可分,相互依存,相辅相成。为此,会员国成立了新的人权理事会,为我们维护人类尊严的工作创造了新的开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经同意,要把千年发展目标作为蓝图,建立一个更加公平、长期繁荣的世界。你们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完成这项任务的安全部分,协助确保各项安全政策确实加强世界的安全与和平——不让整个社会面临灭绝的威胁,使人权和发展成为所有人更可企及的目标。

  为此,我敦促各位把分歧和雄辩放到一旁,挺身担起这项任务。时间虽迟,但选择明确。只要有政治意愿,这次裁谈会就可再次发挥其以往的作用,创造出足以改变人类进程的切实惠益。谢谢各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