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学会宽容”讨论会上
就“漫画促进和平”主题的讲话

2006年10月16日,纽约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来到联合国。我非常高兴我们能把这样一群杰出的漫画家会聚在联合国总部。

  我要感谢哈勒研究所、联合国新闻部沙希和他的同事,特别是我们在布鲁塞尔区域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我尤其要感谢我的朋友普兰图,这次讨论会和同时举办的展览都是他的主意。为使之成为现实,他已经努力多年。我们希望这个展览能在布鲁塞尔、日内瓦、开罗和其他世界中心城市巡回展出。

  我一直认为,漫画是新闻媒介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在形成舆论方面能发挥特殊作用。因为一般而言,图像对大脑的冲击通常比词句更有力、更直接,而且看漫画的人比读文章的人多得多。

  翻阅报纸的时候,是否要看一篇文章,你要有意识地决定,但是几乎不可能克制自己不去看漫画。

  也就是说,漫画家对不同人群如何相互看待有很大影响力。

  漫画家可以鼓励我们严格地审视自己,使我们更深地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和失望。但是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简而言之,他们责任重大。

  漫画让我们笑。没有漫画,生活会痛苦得多。但是漫画决非玩笑而已。漫画有影响力,也能冒犯他人。讽刺嘲弄你本人、你所属的群体,或者更有甚者,嘲弄你深深敬仰的人,除了肉体痛苦,没有什么比这些能给你带来更直接的伤害。

  换句话说,漫画能表达不容忍,能鼓励不容忍,也能挑起不容忍。可悲的是,事实上,漫画经常三者兼有。

  所以,如果像这次系列讨论会标题所说的要“学会容忍”,我们就需要让漫画家参加讨论。

  漫画家能帮我们更清楚地认识他们的工作,思考如何作出反应。我们也许能帮助他们思考如何利用漫画的影响,不是强化成见或者煽动情绪,而是促进和平与理解。当然,漫画家也可以为此互相帮助。

  普兰图是一位睿智而机敏的漫画家,很久以前就有了这个想法。他今年1月就此拜访我时,我们两人有幸仍然对国际舞台上即将爆发的针对先知穆罕默德漫画的怒潮一无所知。

  然而,这件事及其反应确实昭示我们大家,召开今天这样的会议多么重要和紧迫。

  当然,漫画会令人不快,而这是漫画的部分意义所在。如果取缔一切令人不快的漫画,报刊和网站就会枯燥无味,我们也会失去社会和政治评论的一个重要形式。

  实际上,我相信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根本不在于动用国家权力。即使我们决定只是取缔令大批人深感恼怒的漫画,仍是在要求政府作出若干非常主观的判断,从而开始不由自主地滑向新闻检查。

  我倒宁愿让编辑人员和漫画家自行决定发表的内容。他们需要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至少需要考虑不同人群会如何看待和感受他们的作品。

  这是否带来“自我审查”呢?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这样,但我希望这样做是本着真正尊重他人感受的精神,而非出于恐惧。

  这是否涉及“政治上保证正确”呢?如果这意味着枯燥和自命不凡,我觉得不是这样。但又说回来,如果这意味着不忘他人感受,那么就是这样。如果社会中有人已经觉得易受伤害而惊恐万分,对其中任何群体再横加羞辱和蔑视就根本不值得敬佩,也毫无可笑之处。

  我还希望,我们可以避免卷入某种“漫画战”,各群体不要因受到冒犯或认为受到冒犯,就设法发表认为最冒犯对方的东西来相互报复,显出“以牙还牙”的心态。

  如圣雄甘地教诲我们的那样,这种做法最终会使大家都受伤害。这当然不是促进不同信仰或文化的人民加深理解和相互尊重的途径。

  我不是说所有这些问题都有简单明确的答案。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不同的价值观念本身都同样宝贵,但有时彼此会出现紧张乃至矛盾。

  在缔造和平与建设和平过程中,我们经常发现和平与正义之间存在紧张。就漫画而言,我们会发现在言论自由和尊重他人信仰和感受之间存在紧张。

  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解决办法不是简单地宣称一种价值观念优于另一种价值观念。我们必须努力设法维护和调和两种价值观念。本次研讨会就是这样做的良好机会。

   多谢各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