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出席非洲发展论坛的讲话

2006年11月16日,亚的斯亚贝巴



阁下们,亲爱的朋友们,

  在过去十年中,发展事业沉浮曲折,柳暗花明,但联合国在发展事业中所发挥的作用不同凡响。

  当我1997年就职时,官方发展援助额已十多年连续下降。联合国系统得到的资金急剧下滑,与此同时,与布雷顿森林机构和其他发展伙伴就什么是正确的发展道路发生了激烈的意识形态争论。当时世界在对付各种新的挑战、特别是艾滋病毒和艾滋病方面迅速落后。

  今天,主要由于过去六年中举行的四届联合国首脑会议——2000年举行的千年首脑会议、2002年举行的蒙特雷会议和约翰内斯堡会议及其去年举行的世界首脑会议——所产生的远见卓识和政治意愿,官方发展援助即将突破1 000亿美元大关;整套商定目标——千年发展目标——也得到参与发展努力的各重要方面的支持。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在去年初提出的千年项目报告中,为实现这些目标制定了共同战略。

  在防治艾滋病毒/艾滋病方面,也有好消息像亮光透过黑暗。五年前,我曾将这个问题作为本人的一个优先事项,并要求创建一个每年额外筹集70亿至100亿美元的“战斗基金”。这项全球基金为世界各地的项目筹付了28亿多美元,其中大都为防治艾滋病项目,我也自豪地成为该基金的赞助人。我们最近看到双边捐助者、国家财政部门、民间社会和其他方面大幅增拨资金。

  每年用于中低收入国家防治艾滋病的经费目前为83亿多美元。还需要有更大量的资金——到2010年,全面防治艾滋病毒/艾滋病工作的所需资金总额将超过每年200亿美元,然而,在艾滋病规划署和其他伙伴的支持下,我们至少已着手为战胜当今时代的这个最大挑战筹措资源,并制定了各项战略;一些非洲国家已经成功地制止或扭转了这一流行病的蔓延,由此可以看到上述工作的成果。

  因此,我们有许多值得自豪的成就。但我们决不能片刻沾沾自喜。我们奠定了发展的基础,但仅此而已。我们只有待十年后才能真正了解这些成就是否具有价值,我们只有到那时才能回顾过去,看到是否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各国和各区域是否平等地增进繁荣,各地女童和男童是否全部上学,有足够的食物,而且展望未来,其就业、健康、住房和其他基本需求均得到满足。

  坦率地说,对能否实现上述前景,我们顶多只能部分乐观。总体而言,由于亚洲取得了显著的进展,世界有可能实现减贫目标。但即使在亚洲,实现其他目标——特别是目标7:确保环境稳定——方面的进展情况依然令人着急。的确,如我们从我昨天出席的内罗毕会议上所获悉,如果我们今后几年内不在全球范围采取认真的预防行动,气候变化就会使我们所有的预测变得一文不值。

  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告诉我们,非洲已经成为受全球升温影响最严重的大陆,今后的情况将更为糟糕。虽然许多非洲国家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蔚为壮观的成就,但在2015年底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竞赛中,整个非洲大陆已经落后了。

  扭转这种局面还为时不太晚。但这需要全神贯注、着力实施和发扬奉献精神。如我两个星期前在蒙得维的亚所说,这需要在贸易和移徙政策等许多领域采取行动。尤其是顺利完成多哈发展回合,是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

  然而,我们不能忘记发展只能在哪里实现——是在发展中国家。发展决不是外部给任何国家的施舍。发展必须通过本国人民的艰苦创业来实现。

  这意味着,如果要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发展中国家就必须首先履行各国在去年世界首脑会议上作出的承诺,通过旨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战略,并以有利于其全体公民的透明方式执行这些战略。

  《成果文件》让所有发展中国家作出承诺,到今年年底提出全面战略。这可能听起来简单,但事实上极其复杂。国家发展战略不是寥寥数语的远景说明,而是一份全面、意义深远的改革蓝图。这类战略必须本国制定、本国自主、本国交付,不仅由国家负责,民间社会也必须充分发挥作用。这类战略对每一个事项都必须制定明确的进展基准,必须为指导国内政策和支出制定实实在在的框架,同时吸引国内外捐助者的支持和私营部门的持续投资。

  但事实是,无论是非洲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已经妥善完成这项工作的国家太少。这项工作绝对必须完成,现在就要完成。如果我们非洲人以及整个发展中世界的公民不把本国的事情搞好,就不可能实现发展。

  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贬低已经取得的诸多进步。非洲现在认识到,发展首先是非洲的优先事项。非洲还认识到,要取得成功,就需要通过非洲同行审议机制等创新举措,以清楚、透明的方式向前发展。但我担心,真正在脚踏实地采取行动而不是夸夸其谈说而不做的国家,依然只是例外现象而不是普遍现象。

  我们应扭转这一局面,这是我们所有领导人对本国人民的责任。他们面临的挑战,就是确保所有非洲国家努力奋斗,落实有利于人民的政策,采取有利于人民的行动。而非洲的年轻人——这一论坛的主题和非洲大陆的希望——必须进行监督,使他们的工作达到要求。

  但如果发展中国家已经制定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完善战略,发达国家以及中等收入国家也必须兑现提供资源的承诺,使那些战略能够取得成功。我们都知道,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如果不首先在实物和人力基础设施方面进行公共投资,就根本无法吸引商业投资,而这些国家自己却没有足够资源进行这类公共投资。这些国家中有太多国家是在非洲。因此全世界在道德和战略上均有义务解决共同关心的非洲大陆的贫穷、疾病和绝望等问题。在过去几年里,从蒙特雷到八国集团到世界首脑会议,具体协议中都一再承认并阐明这一义务。

  在本质上,这一发展设想是一种契约:如果发展中国家实施全面实在的国家战略,那么捐助者就承诺满足单靠国内资源无法满足的需要。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样,尽管有令人鼓舞的措施,但还没有做的依然太多。许多捐助者已然未能兑现增加援助的承诺,这一亏缺持续时间越长,就越难以弥补。他们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这一契约中的任何一方都逃脱不了兑现承诺的责任。但发展中国家特别有权利从联合国系统获得帮助。联合国必须准备支持他们的设想和计划,帮助他们建设向人民提供工作、住房、学校和医疗保健所需的能力——技能、机构和制度。

  非洲尤其如此。我们都知道,非洲有特殊需要,也有特殊问题。非洲不仅囊括几乎所有最不发达国家,而且正如我提到的,也是受全球变暖问题威胁最大的大陆。非洲还面临着施政糟糕和机构软弱的问题,发生的冲突也多于任何其他大陆,其中许多冲突是冷战的产物。非洲部分地区的艾滋病毒/艾滋病发病率全世界最高,并且妇女感染率的增长速度惊人。所有这些灾难都会助长贫穷,阻碍发展。

  由于这些原因,联合国系统与非洲有特殊关系,并对非洲承担特殊责任。我高兴地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新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宣布她将把非洲人民的健康和妇女的健康定为世卫组织以后的关键指标。

  过去十年来,作为一个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非洲人,我尽力发展和增进非洲和联合国之间的关系。当然,在这十年中,非洲联盟诞生了,给我们带来无限希望,令我欣慰的是,联合国和非洲联盟之间的关系密切且不断加强。

  联合国在非洲所扮演的角色既是维持和平,也是帮助发展;既向非洲各国政府及民间社会提供咨询,又在世界上为非洲说话。

  维持和平一词囊括了我们向处于冲突后恢复阶段的国家提供的所有帮助,涵盖了上述各个不同的角色。我们的建设和平工作实际上大部分是能力建设,其主旨是帮助有关国家回到发展的道路上。我们不能坐等冲突已起,造成生灵涂炭和举国疮痍才去帮助它们发展。对所有非洲国家,不管发生冲突与否,我们都应帮助它们建设自己的能力。

  不过,有一点非洲国家最清楚。那就是,虽然最近几年已取得长足进步,但是我们至今仍未建立起一个我们需要的架构合理且资源齐备的联合国系统。许多非洲国家在同联合国打交道时都发现,联合国往往令人困惑不解,因为联合国以许多种形式出现,其任务授权或相互重叠,或有重大空白。非洲国家往往需要同10个、甚至20个不同的联合国机构打交道,而它们所提供的支助既不协调一致,也无战略规划,且规模不合需要。

  我们必须简化有关程序,以便于非洲找到捐助者并与之打交道。而看来我们所做的却往往是在繁上添繁。总之,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未能有效发挥全部作用。

  正因如此,刚刚开始运作的联合国建设和平委员会及刚开始运作的建设和平基金,以及我们通过联合国全系统一致性问题高级别小组来协调所有发展工作的整个努力均关系着非洲的重大利益。

  这一小组是应去年世界首脑会议要求而设立的。首脑会议要求进行调查研究,弄清能否通过加强对各实体的严密管理,从而改进我们在人道主义、环境和发展方面的工作。而莫桑比克总理路易莎?迪奥戈同意与巴基斯坦肖卡特?阿齐兹以及挪威的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一道担任小组的共同主席,表明非洲对此非常重视,这是英明之举。

  上周,该小组提交了报告。让我高兴的是,报告中展望的未来联合国系统是一个其能够也应当担当的发展支助者,这一前景是很有说服力的。

  这一前景的细节相当复杂,但框架很清楚,即未来的联合国系统将由常驻各国的联合国协调员牵头,由统一协调的供资渠道提供支持,接受一个统一的可持续发展指导委员会指导,并接受一个统一的发展、财务和业绩审查小组的严格监管。

  显然,具体推进方式及速度还有待进一步深入探讨。但是,如果一些主要的建议能够得到执行,我相信联合国将终于能够协同世界银行及其他多双边捐助者,在全世界各国及全球的发展事业中发挥其应有的核心作用。

  这一激动人心的前景要靠我的继任同联合国各会员国合作去实现。不过,我相信,在由亚洲人担任的新秘书长领导下,联合国将借用亚洲的创造力、活力及团队精神来帮助非洲,对此我满怀希望。要确保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让非洲国家在最高级别上充分参与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正在启动的新的一年一度的部长级审评会议以及发展合作论坛。

  亲爱的朋友们,现在已到了我以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向你们道别的时候。但是,在我卸下全球职责之时,我要保证,我将更加致力于我深爱着的非洲大陆的福祉。

  所以,我可以欣慰地对各位兄弟姐妹说,我的道别并非真正的别离,而是一声“后会有期”。

  谢谢大家,愿上帝与你们同在。联合国万岁!非洲万岁!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