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第四届欧洲联盟、拉丁美洲
和加勒比国家元首峰会上的讲话

2006年5月12日,维也纳



诸位阁下: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感谢许塞尔总理和奥地利人民的盛情款待,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在这一重要聚会上讲话。我还要感谢在此聚集一堂的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对于联合国,对于担任秘书长的我,你们给予了不懈的支持。

  我们能在维也纳这座美丽的城市会面,我感到特别高兴。联合国以这座城市为中心,开展打击困扰我们各个社会的种种祸害的工作,这些祸害包括从贩毒到有组织的犯罪,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到腐败等。

  因此,你们在此聚集一堂,审议你们各个地区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携手战胜这些挑战的必要性,这是非常适合时宜的。

  其中一个挑战就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无法就业,这不仅是你们国家,而且是全世界遇到的问题。

  诸位阁下,我强烈地感受到,我们的年轻人缺少机遇,这种状况应该受到比目前更多的重视和关注,特别是这一问题影响到你们议程上其他众多的方方面面。

  我想借此机会与你们谈一谈我对这一日益严峻的问题的看法。

  今天,15至24岁年龄段的年轻人仅占世界劳动力人口的四分之一,但他们却占失业人员的一半。仅欧洲联盟就有430多万年轻男女失业,拉丁美洲有880多万。欧盟成年人中失业人口为7%左右,但18%以上的青年没有工作。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两者间的差距同样明显,15%的青年失业,而成年劳动者中仅5.6%的人失业。

  青年人不仅在寻找各类工作方面困难更大,而且在体面和生产性就业中所占份额甚至更小。纵观世界,他们往往工作时间长,报酬少,鲜有职业保障。在经济上升期,他们是最后被雇用的人,在不景气时,他们往往是首先被裁的人。

  而且,年轻人面临着一种自相矛盾的怪事:尽管他们平均比老一辈工人受的教育程度高,但他们获得的就业机会却更为有限。这加剧了不公平感,并发出了接受更多的教育并不能改善就业前景的讯息。

  如果这些事实讲述了一种真情,那么这种真情就是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均未能向年轻人提供体面的就业机会。

  而且,普遍失业会给民主社会带来特别挑战,不能提供就业会削弱对民主的信心,会侵蚀民众对合理的经济改革的支持。

  今天,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地区,这种不满很明显,高失业造成对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的信心的减损。加勒比民主国家受到因失业而加剧的暴力行为、毒品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困扰。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部分地区,许多失业的年轻人为寻找工作而走出国门。尽管他们的汇款有时会成为整个社区的生命线,但他们的社会和家庭本会因在本国利用他们的技能和努力而明显受益。

  与此同时,诸如欧洲国家的发达经济体,那里的长期失业滋生了种种状况,成为仇外和其他极端政治运动借题发挥的口实。

  显而易见,需要扭转这些令人不安的趋势,而这些趋势往往在失业率最高的那些群体,如青年中最为盛行。下一个十年中,全世界将有大约12亿达到就业年龄的青年,这些问题不是仅仅靠愿望就能挥之而去的。

  当然,这些挑战还有另一面,如果这些年轻人能够找到体面的工作,就会产生巨大的积极反响。如果将全世界的青年失业率降低一半,使之与成年人的失业率大体相当,将会使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加3.5万亿美元。仅拉丁美洲和加勒比,预计所增加的2 980亿美元将相当于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多米尼加共和国和秘鲁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之和。

  当然,这些还仅仅是直接的经济利益。年轻人的就业会造就一批年轻消费者、储蓄者和纳税人。这将会减轻诸如药物滥用和犯罪之类的问题。这会减少不平等——在拉丁美洲,最贫穷的20%人口中的青年失业率比最富裕的20%人口中的青年失业率高出三倍之多。最为重要的是,就业会给年轻人带来一种目的感,让他们感到他们的社区的成功与自己的利益切实相关。

  我之所以强调上述各点,是因为尽管这些已广为人知,但年轻人就业的潜力在很大程度上仍未得到开发。欧洲、非洲、拉丁美洲和澳大利亚、加勒比和亚洲,情况均如此。所有地方,情况莫不如此,但这是任何地方都不能接受的。

  去年,在纽约召开的世界首脑会议上,世界各国领导人商定“使包括妇女和年轻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能享有充分的生产性就业和体面工作”成为国家和国际政策以及包括减贫战略在内的国家发展战略的中心目标。

  现在的挑战是在国家和国际各级兑现这些宣言。这一复杂的困难问题肯定没有轻而易举的解决办法。但请允许我提出一些必要的办法。

  首先,迫切需要将就业列为决策中的优先事项。传统政策讨论将创造就业作为经济增长的不可避免的结果。结果,在拟定经济政策时更加注重防止通货膨胀和增加产出,而不是创造就业。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尽管增长对就业十分关键,但仅有增长本身并不总能带来足够的就业。

  我们必须重新评价我们的做法,在国家和国际经济和社会政策中把创造就业摆在仅次于经济增长的地位。例如,在讨论宏观经济政策时应形成一种制度化做法,常常思考,不断询问:“这个政策对创造就业有何好处?”

  全面就业增长对于减轻失业青年困苦来说是必要办法,但还不够。必须采取单独的具体措施来应付年轻人进入职业市场的相对劣势。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第二个步骤,国家青年政策必须具体针对增加青年就业机会以及加强就业能力,事实上,各国政府必须设法既增加对青年劳动力的需求,也增加供应具备所需技巧的年轻人。

  对准青年就业潜力大的部门,例如信息技术或服务,可增加对青年工人的需求。应审查劳动力市场政策以更好地兼顾雇主和工人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中所需要的灵活性和安全。同时,加强职业安排计划有助于首次谋职者进入劳动力市场。

  在供应方面,有太多的人——既有年轻人,也有年长者——由于缺乏技巧,或缺乏帮助他们进入或再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支助而长期失业。

  拉丁美洲青年就业要求减少不同群组之间的获得教育的巨大差距:来自贫穷、农村和土著背景的青年在入学方面远远落后于同龄人。这又转而使这些群体更难获得体面职业、失业率更高。

  可悲的是,国家教育和培训制度往往无法使人们具备活跃的全球化经济所需技巧和能力。这不成比例地影响及年轻人,因为他们缺乏工作经验,无法补偿训练不足的情况。因此,在职训练与在职业学校学习相结合的方案对他们特别有用。德国一直成功采用这一办法,使之成为世界上青年与成年失业比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国家教育制度也必须向年轻人提供更好的职业指导,提供更多有关劳动力市场的信息。许多失业青年来自老一辈的失业率也很高的社区。由于缺乏工作角色典范,他们只能从以学校为基础的计划中获取职业咨询意见。此外,政府职业中心提供职业指导和劳动力市场信息,这些中心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帮助年轻人择选职业或谋职。

  第三点也很重要,就是促进年轻人生产性就业的综合办法要求执行适合于不但促进更多职位,也促进优质职位的政策和方案。年轻人在时有时无和没有保障的工作安排中的比例很高,他们在非正规经济中的在职人数过多,对此,必须迫切采取行动,改善工作条件,保护工人权利。这一“体面工作”概念将成为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2006年高级别会议的议题、这项工作所强调的不只是谋生,而是指权利获得保护、可以带来充分收入而且附有适当社会安全网的生产性工作。

  亲爱的朋友们,这三种综合办法旨在将就业摆在我们一切工作的核心。我们只有成功做到这一点,才能使世界各地城乡男女青年得以改善其生活。惟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充分消除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失业青年的挫败感和怨怒。惟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会看到全球化正变得兼包并容,使人人共享机会。

  当然,要实现为每个愿意工作的人提供体面工作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没有任何国家,也没有任何单一行动者可以单独迎接这一挑战。要实现这一目标,政府不能没有企业,企业也不能没有工会和整个民间社会。我们必须真正联合起来应付变化,大家为了共同的目的团结一致努力工作。联合国系统随时准备协助这项工作。诸如青年就业网络一类的多边倡议正与各国政府合作拟订国家行动计划并将我所概述的建议纳入其中。

  在拉丁美洲,联合国发展基金与伙伴们在其较广泛的发展议程范围内共同努力,缓解社会压力并应付失业带来的症状和影响。其各项倡议的范围从国民教育和正义到人权和民主公民身份等等。其中一项中心主题是必须支持公共政策,例如创造就业,加强民主社会与赋予社区权力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使青年和老年人都将有形福利与选举进程联系起来。

  联合国与民间社会伙伴关系可以而且必须作出贡献,但仍然必须由各国政府牵头解决失业问题。

  正是各国政府在监督劳动力市场。正是各国政府制定了各种政策和优先次序。正是各国政府设立机构提供教育和培训等公共服务以满足国家各种各样的需求。也正是各国政府为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制订议程。因此也必须由各国政府履行《千年宣言》的承诺,“制订和执行战略使各地年轻人有真正的机会找到体面的生产性工作”。

  如果各国政府奠定这些基础,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将作出回应,我相信工作机会就会创造出来。

  年纪轻轻就遭失业,这会使人付出沉重而持久的代价,可能会损及年长后的就业前景,导致失望、贫穷和社会不稳定循环,而这种循环不但破坏其个人的生活,也破坏整个社会。

  我们绝不能让这一恶性循环再继续下去。青年是我们最可贵的财产——是我们的未来。我们必须培养他们。

  朋友们,让我们下定决心,共同努力,向我们的青年们提供他们理应得到的体面工作,让他们可以充分参与我们所有社会的生活。我想要使我们的国家有更加光明的未来,要使整个世界有更加光明的未来,舍此没有更好的途径。

  谢谢各位。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