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在人权理事会的讲话

2006年6月19日,日内瓦



  [路易斯·阿方索·德阿尔瓦]主席先生,首先,请允许我祝贺你,或者应当说,请允许我祝贺理事会选择你作为首任主席。

  这项选择对于理事会未来的工作是一个好兆头。我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已对你十分了解,从你在纽约担任墨西哥常驻代表团工作以来。我们知道,你是一位十分杰出的外交官,一位人权的坚定斗士,事实上,你的确是完成这项至关重要任务的合适人选。

阁下们,

女士们,先生们,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会议厅,关注这个本理事会,尤其是那些人权遭受剥夺、威胁或损害的人。

  会员国和世界各地民间社会团体做出了巨大努力,才使得我们能够到达目前这一步。

  联合国人权工作新时代已宣布来临。

  我相信,理事会全体成员国充分意识到人们由此而产生的希望,并决心不会让他们失望。

  它们当然应当意识到这种希望,因为它们在寻求当选为理事会成员国时,已保证尊重国内的人权,并捍卫国外的人权。此外,大会已要求它们在任期内,坚持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的最高标准,充分与理事会合作,并服从普遍的定期审查机制的要求。

  它们各自国家的人民,以及世界各国人民将关注这些标准是否真正得到坚持。

  亲爱的朋友们,

  让我们简单回顾使我们得以在此会聚一堂而走过的路程。去年,我在题为“大自由”报告中强调指出,与经济及社会发展以及和平与安全一道,人权构成了联合国所有工作必须基于的三大支柱。

  我当时指出,这三个支柱相互关联,相辅相成,而且是我们共同福祉的前提。没有和平与安全,任何社会都无法发展。任何国家,其人民若处于贫穷无望的境地,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享有安全。而且,任何国家,其公民基本权利若没有得到保护,这个国家则不可能长久安全或繁荣。

  总之,缺乏对人权和人的尊严的尊重,是当今世界和平脆弱不稳的根本原因,也是繁荣无法平等分享的根本原因。

  我高兴地指出,在去年九月举行的首脑会议上,世界领袖赞同这一见解。

  他们决心将促进和保护人权纳入国家政策,并支持将人权进一步纳入整个联合国系统的主流。

  他们还同意我的建议,即为了使人权能够在联合国系统内处于适当的地位,他们应当由大会直接选举建立本理事会,以便与安全理事会和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共同合作。

  他们还决心加强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此后,大会做出决定,本理事会应承担起人权委员会以往与人权高专办工作有关的作用和责任。我还想感谢高级专员在扩大和转变我们的人权工作方面正展现的杰出领导能力,并敦促本理事会全体成员国给予她全力支持。

  请允许我也祝贺大会主席以无与伦比的技巧促进谈判,最终成立本理事会,我相信,这将被认为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

  目前,本理事会是大会的附属机构。但是,五年后,大会将审查本理事会的状况。我谨希望,在五年内,经过你们的努力,将能明确地确立人权理事会的权威,那时人们将普遍愿意修订《宪章》,将本理事会提升到联合国主要机关的地位。我想,这应当是你们的抱负。

  要实现这个抱负,理事会的工作则必须完全与以往不同。这必须体现在你们制定和实施普遍定期审查机制的方式中;体现在需要纠正甚至防止侵犯人权之时,你们愿意面对艰难问题并参与困难的讨论;并体现在你们愿意充分利用比人权委员会更频繁举行会议的能力,以及举行特别会议的能力。

  最为重要的是,必须体现文化方面的变革。我们必须消除最后几年充斥人权委员会的那种对峙和猜疑的文化,代之以由成熟的领导才干所激发的合作和承诺的文化,这不能只靠主席一个人来完成,而必须靠集体力量。大会已经给你们一套良好的规则来开始运作,但是,你们的成败最终要取决于你们的工作方式,以及影响这些工作方式的愿望和态度。

  不过,无论人权委员会在最近几年出现任何不足之处,它仍然产生了许多有用的机制,这些机制应当保留和加强。

  我尤其要提到特别程序制度,通过该制度,委员会不仅成为人权的促进者,而且成为人权的保护者。该制度包括独立专家、特别报告员、秘书长特别代表和高级专员的特别代表,当然,还包括各工作组。

  在这些机制中,大多数由个人组成,选择这些人是因为他们具有专门知识,他们在没有报酬情况下服务。这些机制共同组成前线部队,我们依靠他们来保护人权,并向我们提供侵犯人权的预警。通过发出警告并进行调查,他们使得全世界关注许多最紧迫的人权困境。

  他们给予那些没有发言权的虐待受害者发表意见的机会,他们的报告可作为出发点,讨论各国政府须采取的具体措施,制止侵犯人权的行为,并确保人权在今后能得到保护。

  委员会也在联合国系统创立了第一个人权指控机制,称为保密的“1503程序”,使得非政府组织、其他团体甚至个人能提出指控。

  我相信,这项程序或类似的保密指控程序将得到保留,以便确保你们不会忽略关于在任何国家发生的肆无忌惮和广泛的侵犯人权行为。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就一项附加议定书达成一致意见,建立依照《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提出控诉的渠道。

  非政府组织在国家、区域和国际各级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大会已要求你们在委员会已确定的惯例基础之上,进一步确保非政府组织能够与非理事会成员的国家、专门机构、其他政府间组织和各国人权机构一道,以最有效的方式对你们的工作作出贡献。

  委员会也已遗留给你们两份重要的文件:《强迫失踪问题公约》草案和《土著人民权利公约》草案。通过尽早审批和核准这些文书,你们能够开始着手实现一项具体的成果,这项成果将能够给长期生活在恐惧黑暗之中的大批群体的人带来希望。

  你们也继承了其他紧迫的任务,尤其是对委员会未能形成共识的问题达成协议,如详细阐明“发展权利”,以便有效加以实施和维护。

  亲爱的朋友们,

  大家知道,导致建立本理事会的谈判是十分艰巨的。并非每个代表团都如愿以偿。妥协是必要的,不过最终并没有损害各项原则。

  这些异议和困难不应当令我们感到惊讶。如果对人权不存在任何异议,我们则不需要本理事会!

  的确,人权难免是敏感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权议题不可避免会侵犯国家利益或与这种利益相对立。我们也不应当接受老生常谈的观念,即自由与安全之间存在固有的矛盾,或两者之间必然会彼此消长。

  相反地,最为强大的国家往往是那些最坚定地捍卫所有其公民人权的国家。除非人权和自由免于遭受侵犯,无论是由国家的敌人或那些以国家的名义犯下的侵犯行为,人类绝不可能真正安全。

  有鉴于此,那些参选并当选本理事会成员的国家必须准备进行辩论和面对不同意见,但也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决心捍卫和实施人权,既无所畏惧,也无所偏袒。正如大会在成立本理事会时已认识到,他们必须认识到普遍性和客观性至关重要,并且需要消除双重标准。

  阁下们,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有许多艰难工作需要完成。在今后的数周和数月里,随着你们逐步深入到细节,并处理本理事会任务规定的关键问题时,我敦促你们始终牢记使你们成为本理事会成员国的那些崇高目标。

  决不容许本理事会陷入政治上较量或者耍小花招的境地。要始终想到那些被剥夺权利者,无论是公民和政治权利,还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无论这些人是因为专横统治者的残暴待遇而濒于绝望,还是因为无知、饥馑和疾病而生命垂危。

  事实上,这些权利被剥夺都是相互造成的结果。那些想要改善其社区福祉者常常成为压迫的受害者;正是缺乏自由和法律保障才阻碍经济和社会发展。

  在这两个至关重要的阵地上,本理事会为联合国乃至全人类带来新的重要机会,为人权而加强奋斗。我恳求你们,切勿使这一机会付诸东流。

  非常感谢你们。



联合国秘书长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