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来,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和工作人员共九次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其中一个机构,即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曾两次获得这项举世闻名的褒奖。有两任秘书长,即科菲·安南和达格·哈马舍尔德,因为开展的工作而从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获得这项殊荣。联合国最近的获奖人是穆罕默德·巴拉迪,他在获悉自己获得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时发表声明说:“我认为这项奖励将使我自己和我的同事们更加坚定决心,继续把真相告诉权力者,继续表达我们的心声。我们只是希望保证,我们的世界将继续安全无虞,充满博爱,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2005年——国际原子能机构及其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之所以挑选原子能机构及其主任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为2005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是因为“…… 他们为防止把核能源用于军事目的和保证以尽可能安全的方式把这种能源用于和平目的所进行的努力”。巴拉迪总干事说:“要问我此时的全部感受是什么,当然是感激、自豪与希望”。

2001年——联合国及其秘书长科菲·安南秘书长科菲·安南

   把和平奖颁予联合国及其秘书长的原因是:“……他们为实现一个更加有序和更加和平的世界所进行的工作”。关于联合国,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还指出:“当今,该组织正在带头开展努力,争取为世界带来和平与安全,并率先动员国际力量,以克服世界上的种种经济、社会和环境挑战”。秘书长科菲·安南在领奖发言中说:“最重要的是,必须寻求和平,人类大家庭中每一个成员如果要有尊严和安全地生活,都必须以和平为条件”。


1988年——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

   诺贝尔委员会的颁奖原因是:“联合国的维持和平部队克服极其困难的条件,为在业已通过谈判达成停战,但尚未签订和平条约的情况下缓和紧张局势作出了贡献”。委员会进一步解释说:“……维持和平部队通过努力,为贯彻联合国的基本原则之一作出了重大贡献。因此,这个世界组织逐渐在世界事务中发挥着更为中心的作用,并在增加信任方面广受称誉”。


1981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诺贝尔]委员会认为,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尽管不得不勉力克服政治上的重重困难,仍为援助难民进行了非常重要的工作,…… 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活动既造福于人类,也有利于和平”。高级专员保罗·哈特林在他的诺贝尔演讲中说:“我向每个人都发出呼吁。让我们永远同情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让我们永远不知疲劳地帮助那些在不公正和压迫之下受害的人。寄托于恢复人类尊严的人决不会错”。

1969年——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颁奖给国际劳工组织的原因是:“国际劳工组织的主要任务将是保证,这个新的世界将是建筑在社会正义的基础上;换言之,其任务是贯彻庄严载入日内瓦文件的这一训诫:‘如果祈望和平,就应匡扶正义’”。

   劳工组织的一名代表在诺贝尔演讲中解释说:“‘只有以社会正义为基础,才能实现普遍和持久的和平’。这是劳工组织章程序言部分开宗明义的一句话,明确无误地规定,劳工组织应在维护和平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显示,1919年,本组织的创始人们确信,国家内的社会正义与国际和平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这一联系非常强有力,也非常重要,乃至应该建立一个专门处理劳工事务的组织,以之作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促进和保护世界和平的新体制框架的必然组成部分”。

1965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基金会)

   诺贝尔委员会在授奖的声明中说:“每个人都懂得儿童基金会所要表达的宗旨,即使是最不情愿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儿童基金会用自己的行动表明,博爱没有国界”。

   沙姆·普女士于2004年5月在巴塞罗那代表儿童基金会出席了一次诺贝尔奖获奖人的会议,她在会上说:“我们在回顾本组织几乎60年的历史时,仍可清楚地看出,诺贝尔委员会在1965年所奖掖的并不是儿童基金会的行动,而是儿童基金会的理想。由此得以发扬光大的并不是儿童基金会这一个机构所抱的理想,而是关于儿童和我们的未来的全球理想。由此得到承认的是我们全体人类对童年的集体记忆,是这些记忆所带来的梦想。”

1961年——瑞典的达格·哈马舍尔德,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身后获奖)

   诺贝尔委员会说明的颁奖理由是:“达格·哈马舍尔德饱受批评以及激烈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但他从来没有背离自己从一开始就选定的方针:这项方针将使联合国发展成为一个切实有效和建设性的国际组织,由具备国际意识并将其付诸实践的工作人员组成强有力的秘书处,在其管理下,得以把《联合国宪章》中的原则和目标转变为现实。他一贯争取实现的目标,是使《联合国宪章》成为所有国家据以自律的文件。”

1954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难民专员)

   诺贝尔委员会指出,“也许有人不相信,难民工作是有利于和平事业的工作(……)。但是,如果抚平战争的创伤有利于和平,如果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兄弟关系有利于和平,那么,难民工作必然是为了实现和平。这是因为,这项工作向我们显示,那些不幸的外国人是我们当中的一员;使我们懂得,对其他人,即使是对那些与我们之间隔着国界的人的同情,是建立持久和平的必不可少的基础”。

   当时的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范赫芬·胡德哈特在诺贝尔演讲中说:“只要还有成千上万的男子、妇女和儿童并非由于自己的过错,而是由于为自己的信念失去了所有财产,辗转于难民营,生活在困境当中,对未来毫无把握,世界上就不会有真正的和平。我们如果袖手旁观的时间太长,那些背井离乡的人就很容易变成政治野心家的猎物,而这些野心家已经给世界带来太多的苦难。让我们齐心协力,在任何这样的情况发生之前解决他们的问题”。

1950年——拉尔夫·邦奇,1948年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冲突期间的联合国巴勒斯坦问题调解人

拉尔夫·邦奇   卡尔·冯·奥西茨基在向拉尔夫·邦奇颁发诺贝尔和平奖时说:“你自己说,你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你说,你确信,在巴勒斯坦进行的调解工作将取得成功。你的工作仍然很繁重。祝愿你成功地使和平的理想取得胜利,人类的未来必须以此为基础”。

   拉尔夫·邦奇次日发表了诺贝尔演讲,他是这样阐述自己的信念:“世界上有些人过早地放弃,认为战争不可避免。他们当中包括那些主张发动“预防性战争”的人,这些人认为战争不可避免,其实是希望由自己来选择爆发战争的时间。说战争可以预防战争不过是玩弄言词,是一种令人憎恶的兜售战争的行为。任何人,如果真诚地相信和平,就必须不遗余力地来拯救和平”。

关于诺贝尔和平奖及其获奖人的更多介绍载于:


非正式文件--仅供参考--2005年12月

本情况介绍由联合国新闻部的公众问讯股发表。
电话:212-963-4475;传真:212-963-0071;
电子邮件:inquiries@un.org
网址:http://www.un.org/geninfo/faq

联合国新闻部-联合国网页科制作|联合国版权所有 ©2006年


首页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