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我的故事:如何通过诗歌平息非洲枪炮声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我的故事:如何通过诗歌平息非洲枪炮声

25 June 2020
Paul Alain Mouafo
Paul Alain Mouafo

我叫保罗•阿兰•莫瓦福,今年33岁,来自喀麦隆西部地区,住在首都雅温得。我居住的社区Elig-Edzoa是雅温得市最贫穷、最危险的地区之一。这一带的青年名声不好,经常被别人跟歹徒联系在一起,但我们并非都是坏人。

我在家中四个孩子里排行第三。1990年代初,由于家庭贫困,我被送去昆巴,和祖母一起生活。昆巴是喀麦隆西南地区一个讲英语的城市,现在是受当前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我曾在那里的菲亚戈长老会小学读书,后来,我去了布埃亚的大索波,然后又回到菲亚戈,一直读到了七年级。

不幸的是,祖母没有足够的钱供我上中学,她决定让我去叔叔的木工班帮忙。第二年,她帮我付了一所技术学校普通入学考试的费用,我也拿到了小学毕业证书。

诗歌节选:

你是野兽

除了痛苦一无所知

你唤起人类的兽性

你将仁慈视作永恒的敌人

你让人类深深忏悔

你将地球变为炼狱

你永远不会知道,人们如何展露笑容

你鲨鱼般锋利的牙齿

同你兄弟姐妹的一样

让我们悲痛不已,创伤不断

你的死亡将成为我的财富

尽管大天使长米迦勒和他的朋友

尊敬你的家族所背负的职责


手中沾血的传教士

手中沾血的传教士

憎恨世间之爱

让炸弹

将我们所有人

带进坟墓

让我们消失在黑夜中

他们不会允许生命的祖先扮演他们的角色

他们会施加规则于人类

让炸弹

将我们所有人

带进坟墓

让我们消失在黑夜中

耶和华也许会很高兴在那儿见到我们

也许会重整居所,留下他真正的孩子?

请告诉我!

上帝是否应该用检验仪

来审判我们?

毒液似乎已渗进了我们所有的食物 

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父母很长时间了,所以我要求返回雅温得。回到雅温得后,母亲将我送进姆巴拉第四公立双语小学,后来我通过了中学入学考试。我的堂叔帮我付了中学学费。我的成绩很好,被雅温得第一大学录取,学习英语现代文学。

大一的时候,我是520名学生中最优秀的一个。我专攻美国文学和英联邦文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现在,我正在攻读硕士学位。

2013年,我考入雅温得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英语语言文学教师。自毕业以来,我一直在贝塔雷奥亚技术学院教讲法语的人英语,学院在东部地区的一个小镇上。

教授难民儿童

我的学生里有很多是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由于冲突不断,中非共和国正面临着人道主义危机。我的学生和那些来自冲突地区的儿童都很可怜,所以我想帮助他们。他们都曾目睹冲突,而我希望他们能拥护和平。因此,我通过诗歌告诉他们枪支有多危险。今年,我为其中一个学生支付了考试费用。

如今,我称自己是“慈善的化身”,因为慈善就是我存在的理由。我明白贫穷的滋味,与这些难民学生相处后,我更加想要帮助贫困儿童。他们的处境和我在西南、西北地区讲英语的兄弟姐妹一样,这激发了我写《儿童的请愿》的灵感。这是一部以“平息非洲枪炮声”为主题的戏剧作品。

我还写了一本名为《眼泪无用》的诗集,主题是无用的枪支、战争的恐怖和对和平的追求。

除了教学,我还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诗歌。我在脸书的时间线和主页上发布了一些诗歌,希望能够改变人们的心态,尤其是非洲青年同胞的心态,并帮助非洲联盟(非盟)实现关于和平与安全的《2063年议程》。

我还创建了一个叫作“英语在线论坛”的WhatsApp群组,分享我的生活理念和一些英语课程。

我喜欢儿童。如今,我更加努力地激励、引导和资助我接触到的许多贫困儿童。

除了教学,我还干过农活,养过鲶鱼,也养过猪。等我攒够了钱,我打算做更多的事情,去雇佣街头儿童。

我相信非洲。我很赞赏非盟专员萨拉•安阳•阿博尔 (Sarah Anyang Agbor) 教授在接受LifeGate采访时说的话,她谈到了#非洲为青年而联合#,她说非盟应该鼓励非洲青年留在非洲。“如果给予他们机会,他们就会像芳香的花朵一样绽放。”

总而言之,非洲是我的骄傲,喀麦隆是我神圣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