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鉴于“历史的沉重”,非洲裔联合国高级官员 呼吁“超越过去,做得更多”,致力于消除种族主义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鉴于“历史的沉重”,非洲裔联合国高级官员 呼吁“超越过去,做得更多”,致力于消除种族主义

UN News
非洲振兴: 
15 June 2020
By: 
Protests are under way in New York City against racism and police violence after the death of George Floyd.
联合国图片/Evan Schneider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逝世后,针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正在纽约进行。

周五,20多名直接向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报告的非洲或非洲裔联合国高级官员以个人身份签署并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表明了他们对普遍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感到愤慨。他们还强调,仅仅谴责种族主义言论和行为是不够的,必须超越过去,做得更多。

签署人员包括联合国各机构的知名负责人,例如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Tedros Ghebreyesus)、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艾滋病署)执行主任温妮拜恩伊玛 (Winnia Byanyima) 和联合国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机构(人口基金)执行主任纳塔莉亚卡内姆 (Natalia Kanem)。

声明首先提到了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 的死亡,他被一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跪压在脖子上八分钟而失去生命:“在绝望中呼喊早已离世的母亲。触及脆弱人性的深处。呼吸困难。不停求饶。全世界都听到了他悲惨的呼喊”。

这份以个人身份发表的声明指出,种族不公正,特别是针对非洲人后裔的种族不公正,造成了“深重的创伤和世代相传的痛苦”,现在是时候进一步采取行动了,而不仅仅是谴责种族主义的言论和行为,而种族主义是“一个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全球性祸害”。

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这些领导人呼吁联合国“果断采取行动,帮助结束针对非洲人后裔和其他少数群体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并援引《联合国宪章》(《宪章》)第一条的规定,即联合国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

签署人
  •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Director-General, WHO谭德塞,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 Mahamat Saleh Annadif, head of UN peacekeeping mission in Mali (MINUSMA)穆罕默德•萨利赫•安纳迪夫,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团团长
  • Zainab Hawa Bangura, Director-General, UN Office in Nairobi扎伊娜卜•哈瓦•班古拉,联合国内罗毕办事处主任
  • Winnie Byanyima, Executive-Director, UNAIDS温妮•拜恩伊玛,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执行主任
  • Mohamed Ibn Chambas,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for West Africa and the Sahel穆罕默德•伊本•钱巴斯,联合国负责西非和萨赫勒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 Adama Dieng, UN Secretary-General's Special Adviser for the Prevention of Genocide阿达马•迪昂,联合国秘书长防止灭绝种族罪行问题特别顾问
  • François Lounceny Fall, Head of the United Nations Regional Office for Central Africa弗朗索瓦•隆塞尼•法尔,联合国中部非洲区域办事处负责人
  • Bience Gawanas, Special Adviser on Africa to the United Nations Secretary-General比恩斯•加瓦纳斯,联合国秘书长非洲问题特别顾问
  • Gilbert Houngbo, Presid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吉尔伯特•洪博,国际农业发展基金总裁
  • Bishar A. Hussein, Director-General, Universal Postal Union,比沙尔•阿卜迪拉赫曼•侯赛因,万国邮政联盟总干事
  • Natalia Kanem, Executive-Director, UNFPA纳塔莉亚•卡内姆,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
  • Mukhisa Kituyi,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UNCTAD)穆希萨•基图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秘书长
  • Kingsley Mamabolo, Head of the African Union-United Nations Hybrid Operation in Darfur金斯利•马马波洛,非洲联盟-联合国达尔富尔混合行动负责人
  • Phumzile Mlambo-Ngcuka, Executive-Director, UN Women普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
  • Mankeur Ndiaye, Speci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for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曼克尔•恩迪亚耶,负责中非共和国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 Parfait Onanga-Anyanga, Special Envoy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for the Horn of Africa帕尔费•奥南加-安扬加,秘书长非洲之角问题特使
  • Moussa D, Oumarou, Deputy Director General,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穆萨•D•奥马鲁,国际劳工组织副总干事
  • Pramila Patten,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epresentative on Sexual Violence in Conflict普拉米拉•帕滕,联合国负责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秘书长特别代表
  • Vera Songwe, Executive Secretary, UN Economic Commission for Africa维拉•松圭,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
  • Hanna Tetteh, Speci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Secretary-General to the African Union汉娜•塔特,秘书长驻非洲联盟特别代表
  • Ibrahim Thiaw, Executive Secretary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to Combat Desertification (UNCCD)易卜拉欣•塞奥,《联合国防治沙漠化公约》执行秘书
  • Leila Zerrougui, Head of the United Nations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MONUSCO)利拉•泽鲁居伊,联合国刚果民主共和国稳定特派团团长

声明强调了联合国在反对种族主义的关键斗争中所发挥的历史性作用,例如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结束,前非洲殖民地的解放,以及美国民权运动,并呼吁联合国“以同样的方式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再次提醒我们消除种族主义的事业还未完成,并敦促国际社会消除种族主义这一人类身上的污点”。

声明承认了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为解决包括联合国在内各个层面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所做的努力,指出联合国必须以身作则,“对我们机构内部维护《宪章》的情况进行一个诚实的评估。”

发声的义务

非洲领导人表示,他们声援和平示威,例如“黑人的命也是命”和其他由支持种族正义的团体组织的抗议活动,以及“其他反对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声称这“完全符合我们作为国际公务员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应该站出来,大声反对压迫。”

他们又说:“作为领导者,我们赞同《宪章》所载的核心信念、价值观和原则,它们让我们选择不再保持沉默。”

声明接着表示,这些官员们承诺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领导能力和任务授权,“解决根源性问题和推动结构改革,如果我们要结束种族主义,就必须实施这些变革。”

该声明以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纳尔逊曼德拉 (Martin Luther King) 和德斯蒙德图图 (Desmond Tutu) 大主教等著名人权和反种族主义活动家的名言结尾:“黑人的解放是白人解放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除非我们全部获得自由了,否则没有人会自由。”

以下是声明的全文


反对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和其他大规模示威活动

联合国非洲裔高级官员的联合思考(*

在绝望中呼喊早已离世的母亲。触及脆弱人性的深处。呼吸困难。不停求饶。全世界都听到了他悲惨的呼喊。国际大家庭看到他在坚硬的柏油路面上受到重击。光天化日之下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疼痛。颈部承受着膝盖和历史的重压。一个温柔的巨人,拼命想活下去。向往自由呼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作为联合国的非洲裔高级领导人,过去几周对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杀害的抗议,表达了我们所有人对于东道国和全世界持续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的愤慨。

几个世纪以来,种族不公,特别是针对非洲人后裔的种族不公,造成了深重的创伤和世代相传的痛苦,这一点怎么说都不过分。仅仅谴责种族主义的言论和行为是不够的。

我们必须超越过去,做得更多。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指出:“我们需要发出更大的声音,抗议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言论和行为。”乔治弗洛伊德先生被杀后,在美国和全世界回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这句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事实上,黑人的命不仅重要,黑人的生命安全还是实现人类共同尊严的精髓。

现在,我们需要从言辞走向行动。

为了乔治弗洛伊德和所有种族歧视和警察暴行的受害者,我们有责任摧毁种族主义机构。作为多边体系的领导者,我们认为,为那些声音被压制的人说话并倡导采取有效的对策,促进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这一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全球性祸害,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令人震惊,根源是一系列更为广泛而棘手的问题。如果我们忽视这些问题,它们并不会自动消失。联合国应该加大努力并果断采取行动,帮助结束针对非洲人后裔和其他少数群体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正如《宪章》第一条所规定,“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事实上,联合国的基础是坚信人人平等,坚信每个人都有权生活在没有迫害恐惧的环境中。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于1969年生效,当时正值美国民权运动的鼎盛时期,也是结束殖民时代而独立的非洲国家加入联合国的时期。

那是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在联合国的作用下,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瓦解,这是联合国最引以为傲的成就之一。

生活在非洲的黑人和散居在海外的非洲裔黑人的人权和尊严,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让后代认识到,联合国既不会对种族歧视视而不见,也不会容忍不公正法律所掩盖的不公正和偏见行为。在新时代,联合国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再次提醒我们消除种族主义的事业还未完成,并敦促国际社会消除种族主义这一人类身上的污点。

我们欢迎秘书长提出的加强全球反种族主义对话的倡议,这将解决所有层面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处理这个问题在任何地方带来的影响,包括对联合国组织本身产生的影响。

如果我们要做出表率,就必须以身作则。为了发起和维持真正的变革,我们还必须对联合国机构内部如何维护《宪章》进行诚实的评估。

我们表达的声援完全符合我们作为国际公务员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应该站出来,大声反对压迫。作为领导者,我们赞同《宪章》所载的核心信念、价值观和原则,它们让我们选择不再保持沉默。

我们承诺利用我们的专业知识、领导能力和任务授权来应对根源性问题和结构改革,如果我们要结束种族主义,就必须实施这些改革。

在令人厌恶的跨大西洋非洲人贸易开始近500年后,我们已经抵达了道德苍穹的一个重要节点,因为非洲人后裔国际十年将于2024年结束,距今只剩四年。让我们用集体的声音来实现社区的愿望,希望联合国能够发挥道德力量,实现全球变革。让我们发出声音,为实现《2063年议程》所载的非洲自身的变革愿景做出贡献,这一愿景契合全球《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非洲不仅是人类的发祥地,也是人类文明的先驱。世界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与和平,非洲大陆必须发挥明确的作用。这是非洲统一组织创始人的梦想,也是像夸梅•恩克鲁玛 (Kwame Nkrumah) 这样的杰出领导人和像谢赫•安塔•迪奥普 (Cheikh Anta Diop) 这样的杰出知识分子的坚定信念。

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纳尔逊•曼德拉总统的话:“剥夺人民的人权,就是挑战他们的人性。”

让我们牢记民权领袖范尼•卢•哈默 (Fannie Lou Hamer) 的告诫:“在每个人都变得自由之前,没有人是自由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对所有地方的正义构成威胁。”

他们的言论体现了南非作为“彩虹之国”的寓意,正如和平缔造者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所说:“黑人的解放是白人解放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除非我们所有人都获得自由,否则没有人会自由。

(*)以下所有签署人均为联合国副秘书长级别高级官员。他们以个人身份签署了声明

话题: